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童年的游戏


□ 朱金晨
许久许久没有这样放飞自己的心情了。
“老夫聊发少年狂”。读了辛弃疾的诗句这么多年来,还是这次到了崇明前卫村这个农家乐俱乐部里,才有了切身体验。踩高跷、滚铁圈这些儿时在弄堂里所玩过的游戏,突然重现在眼前,真让我又惊又喜,又热又狂,竟然忘记了自己的年龄,加入了这支自娱自乐的队伍,成了个地地道道的老顽童。
站在一边的儿子,瞧着我用一根钢丝做成的弯钩,沿着小小的场子,步履轻巧地将一只铁圈玩得团团转,时不时地还能做出跨下滚,背后转等各种有难度的表演动作,也饶有兴趣地走上场来想显露一下身手。可还没有滚上几步就宣告失败,任凭他使出多大力,那铁圈就是不听他的使唤,这也难怪,别说他有生以来从未见过这样的游戏,就是我也久违了,少说也别离30多年。对于我这一代人来说,自然会生出一种亲切感,而对于儿子那一代人来说,一时很难相信:父母一辈们的童年与少年,是在这土得掉渣的铁圈上滚过来的。儿子也终于知道:“别看这游戏玩具构造简单,掌上没有修炼出一定的功夫,是断断玩不转的。记得小时候,在弄口看见那些大孩子们玩得红红火火,心里痒痒得很,赶紧回家动起了“歪脑筋”,避开大人的目光,悄悄地将盛水的木桶上的箍圈用锤子敲了下来,木桶瞬间散了架,变成了一堆木板,我才不管呢,又找了根粗铅丝做成了弯钩。玩具是有了,但到了自己手里,一点儿也不听从使唤,练了好几天,才总算入了门……为了练成一手滚圈功夫,挨了大人狠狠地一顿揍,那么一只好好的木桶给报废了,到商铺里买来还才没几天呢。“真是个败家子”,父亲一边厉声训斥着,一边找了根钢丝,在炉子上退了退火,还挺认真地帮我重新做了弯钩,并帮我总结道:“铅丝做的太软使不出力,无法去推动铁圈向前滚动着。”从他那拧紧了浓眉间,我又一次感受到什么叫作打是疼骂是爱。
现在想想小小年纪的我,那时也太顽皮了。家里关门用的大木栓,上边钉了两块垫脚木,当起了高跷撑着走路,弄得家里晚上拴不了门。还有锅盖啊,壶盖啊,茶杯盖啊,只要盖上有盖头,能够扣住线,我都会找来拉铃子。铁皮的铝合金的盖子还经得起折腾,玻璃的瓷器的盖头一旦扔在地上全都化成碎片了,客人来临,母亲沏茶连一只完整的杯子都拿不出来。最让她感到生气的是我一身干净衣服才换上没几天,卧在地上打弹子,又沾上了不少泥浆。说起打弹子进老虎洞,还真有点今天时兴的打高尔夫球的味道,不同的是前者是用手指弹击,后者是用球杆击打。相同的都是将弹子与高尔夫球击进洞里。有时,我还真怀疑高尔夫球是从中国小孩打弹子游戏上发展起来的,当然这是不可能的。不过,高尔夫球这项运动起源自中国,而不是苏格兰等地,这已成了国际体坛的一个热议。
我们儿时的这些弄堂游戏,信手数来足有几十种,都是因时制宜、因地制宜,或是价廉物美,或是土法上马,各有所取,自得其乐。不过,有的几乎失传了,像抽陀子这种游戏,很有玩味,一只用硬木车削成的上身是平面型,下身是尖锥体取名陀子的玩具,玩者在陀子上用绳子绕上几圈,用力甩在地上,便会旋传起来,尔后只要见它晃荡身体快停止旋转了,迅速再用绳子抽打它,于是又欢快地转个不停,这样周而复始,可以一直痛快地玩下去。鉴于陀子这种需抽打再旋转的个性,大伙都又给它起了个俗名:“贱骨头。”不打就不动,一打就加速,你说它贱不贱啊?那时,陀子在不少小摊贩那里都有得买,几分钱一只,这玩艺儿自己做不了,需要车床车削。儿子小的时候,是七十年代末期,我也曾有心到处觅找陀子的着落,至今也没寻到一点影踪。究其原因有:小贩怕是卖不动这老玩艺,也不敢去进货;厂家呢,目光也不放在这蝇头小利上,一只芭比娃娃出口创汇可顶好几百只陀子。说到底大家还是担心没有市场,现在儿童玩具多着呢,日本厂商开发的小机器人,一推上柜台就供不应求……我也曾想过,陀子无货供应,无处购买,也不必大惊小怪的,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游戏。再说这种弄堂游戏得有几个人在一起玩才上劲?城市发展了到处皆见动迁,孩子们都搬进水泥板相隔的高楼里,哪像我们儿时,在弄堂里一呼百诺。放在我们眼前的现实就是:当玩具变得越来越智能化和私人化,那些强调群体和运动的弄堂游戏,无奈地在高楼林立的大城市里渐渐消失。现在的孩子,大多时间过着从课桌到计算机桌的”两桌一线“的生活,纵然在最适合开展集体活动的校园里,他们也少有机会去玩这些传统游戏。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Tags:童年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