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山海的呼唤


□ 林华(高山族)

◎ 林华(高山族)

烟波浩淼的台湾海峡,是一道天然屏障,将我的故乡、我的亲人、我向往的美丽的台湾岛,横亘在海峡的另一边。

忘不了小时候上地理课老师讲的一个比喻。他说:如果说中国版图是一只引颈高歌的雄鸡,那么台湾岛就是雄鸡的一只足,没有足,雄鸡如何能奔跑而展翅高飞!放学以后,我兴奋地将老师的比喻讲给父亲听。父亲高兴地告诉我:台湾岛不仅是中国版图上不可缺少的一片土地,她还是我的故乡,那里有巍峨耸立连绵不断的高山与林海,有一望无际清澄碧蓝的大海与天空,那里是我祖辈生息繁衍的地方,是我心灵的家园,我灵魂的故乡。记得兴奋之余,父亲的声音却有些异样,脸色暗淡下去不再沉吟,而他眼神中透出的苍凉和忧伤,使我不能忘记,使我终于理解了,却是成年以后的事情。

有一件事是童年的我难以明了的,为什么我不能像其他小伙伴儿一样,在祖母的怀抱里承欢膝下?为什么我的故乡远在海峡的彼岸可望而不可及?我只知道,故乡烟波浩渺的美丽图景永远是既清晰又模糊地在记忆里摇荡,虽然童年的我,难以勾勒出它完整光鲜的影像,然而那时却是非常的向往,非常的憧憬,也非常的甜蜜。想往和思念总是悠悠地在心底升腾起伏。每当我看到飘洋过海的大船,或是翱翔在蓝天快速闪过的飞机时,我常常希望自己能变成一件小小的邮包,被贴上一枚小小的邮票,坐上轮船或飞机漂洋过海,被发送到故乡和亲人的手中。

然而,我终于没能变成一件小小的邮包。乡愁似一枚黄叶夹藏在岁月的希冀的年轮里,静静地散发出它日久弥香的悠远的气息,留下一道道斑驳的痕迹,将我的童年、少年、青年串联在一起而至今天。

我的父亲是生活在大陆的台湾高山族。高山族在台湾被称为原住民族。原住民是最早居住在台湾的本土居民,由于历史和现实的原因,原住民族在台湾始终属于弱势群体。在大陆的台湾高山族只有一个背景,就是解放战争期间,因战争原因,从台湾移居到大陆定居的原住民老兵。这些原住民老兵中的许多人,后来脱颖而出成为大陆和台湾老一代高山族同胞中的佼佼者和优秀分子。

我的父亲就是第一代大陆高山族同胞优秀分子中的一员。在他的履历介绍中有这样的一段描述:“1947年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野战军,在荆州分区司令部任警卫战士;1949年调上海“台湾干部训练团”学习;1952年调入中央民族学院预科进修,毕业后留校中国少数民族语言文学系,长期从事高山族阿美语的教学与研究工作。”

五十年代,台湾高山语的研究工作是在极其艰苦的条件下起步的。由于台湾与大陆完全隔绝,不可能进行实地调查获取第一手资料,而高山族又是只有语言没有文字的民族,现有的可供参考的资料仅限于一些日文材料和历史文献中零星的记载。尤其是作为本民族专家学者的大陆高山族同胞,当时他们的汉语水平还较低,汉语文程度几乎为零。在来大陆之前,他们一句汉语都不会说,一句汉语文都看不懂。提高自身修养和学养的任务与繁重的科研任务,同时摆在了他们的面前。父亲那一代人,就是这样在这片未开垦的处女地上开始了艰苦的耕耘和播种。从五十年代起,走过改革开放三十年直至今天,经历了半个多世纪的风雨历程,中央民族大学高山语教研室(现为南岛语教研室),始终是大陆唯一的高山族语文研究的学术中心和权威机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