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文革中性启蒙读物的曲线传播


□ 梅 鹰

  30年前,在街头接吻是要被抓去坐牢的,而“黄色手抄本”《少女之心》却意外充当了无数少男少女的性启蒙读物。为了读到它,青年人不惜铤而走险。
  在街头接吻就要坐牢的事情,现在应该没有多少人相信了,不过,这却是真实地发生在三十年前。在70年代,爱情是严重的“违禁品”,“性”则尤甚。就是在这样的时代,却有一本名叫《少女之心》的“黄色”手抄本在民间广泛流传,成为很多人的性启蒙读物。
  《少女之心》又名《曼娜回忆录》,讲述的是主人公曼娜和表哥少华、同学林涛之间的三角恋情,曼娜有着遏制不住的两性冲动,在性和心灵方面对男性有深刻的渴望。
  上海学者朱大可读过十几个版本的《少女之心》,最早接触到《少女之心》是在1974年。“当时我还在念中学,不记得是谁传给我的,晚上八点左右送到,第二天早晨八点,书就被另一个人取走,拿到书后,我立即套上了毛选的书皮。”
  朱大可的同学们大多都看过《少女之心》。一说起曼娜,大家都心领神会。当时正在北京铁合金厂当炉前工的张宝瑞虽然没有读过《少女之心》,不过,“在工厂值夜班时,我发现总有一些人喜欢在休息室的隐蔽处神侃,打听才知道。他们说的是《少女之心》。我当时比较传统,作为生产班长,还出面阻止了他们。”
  
  久禁不绝的“禁书”
  
  无书可读,是手抄本流行的原因之一。“那是一个书荒的时代,书店虽然开门,但卖的都是毛选,公开出版的是《艳阳天》、《金光大道》、《西沙之战》,鲁迅的小说如《孔已己》、《阿Q正传》,还有八个样板戏。”
  “没有任何一个时代像我们所处的时代那样,在书和生命之间也能建立最深切的联系。”朱大可上中学时参加的几次聚众打架,不为别的,就为了一个人不还另一个人书,他们甚至还为此成立了帮会。最激烈的一次还动了刀子,对方落荒而逃,第二天,书就被中间人送了回来。
  当时抄书是非常隐蔽的,拿到手抄本后,你分几页,我分几页,然后再夹上复写纸,一次就能印五六份。抄好后集中起来,再订一订,书就成了。一般男生都爱做抄书这类事儿,女生多打掩护,帮着抄笔记,以免被老师抓住。“要是抓住就不得了,这都是些封资惨,得查你家的成分,取消你的困难补助。”
  朱大可回忆说,“我当时并没有想过去把《少女之心》抄下来。有些同学秘密地传抄,甚至为此手都抄肿了。不过,抄妙女之心》的人不算最多,大家一般是看过就算了。很多人是抄《唐诗三百首》和王力的《诗词格律》,这些书也都是违禁品,属于‘封资修”。
  
  事实上,自70年代开始广泛传播以来,《少女之心》就一直是公安机关多次通报查抄的主要作品。许多读者因为传抄该文受到批斗,乃至被以“流氓罪”劳动教养。到了1975年年初,因为这一“淫秽”手抄本的大范围流行,姚文元还专门颁布了“围剿手抄本”的命令。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青春潮活力派》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