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人间耳录经(续)


□ 张石山

牛吞蛇

中医中药,有许多神秘内容。传统的,无疑是古老的;但古老的,不一定就不是科学的。
夏日炎炎,农人怕牛羊缺盐,要碾些苦盐来喂食。此处,喂食牛羊盐分,特别叫做“啖盐”。古字古音,乡村保全着若干语言的活化石。
耕牛若是天热上火,会请兽医来看视,给病牛熬汤药来喝。
假如耕牛上火严重,农民还有一个偏方:给牛灌一条蛇来下火。
捉一条无毒蛇,最好是白蛇,装在一个竹筒里,将牛朝天高吊了,竹筒直插喉咙,一条蛇便“嘶喽”灌入牛腹。
看着可怕,听着也怪异。但据说,十分有效。

雄牛
农民需要耕牛。母牛向来不骟,让它下崽。所以母牛俗称“柠牛”。公牛,要它乖乖耕田拉车,不仅要穿牛鼻矩,而且要阉割。阉割过的公牛,别称“犍牛”。
不事阉割,专门用来交配的雄牛,才叫公牛。
雄牛交配,最为壮观。
腾出一大片场地来,大人们特别要将孩子们远远撵开,以免危险出事。发情的母牛已经急不可待,雄牛却先要在场子里撒欢尥蹶子。本能习性作怪,尽管没有竞争对手,那雄牛也要怒目圆睁,鼻息咻咻,东冲西撞。场地上,尘烟弥漫,气氛紧张。
打败了所有假设敌,人群也保持了相当距离,雄牛这才开始工作。四蹄踢踏间,后裆那里伸出阳具,通红铁硬,前尖后壮,足有二尺五六,像一支“火尖枪”。盯视了母牛牝门,雄牛从数十米开外,疯狂冲上。只见雄牛跃起,扑上母牛之际,火尖枪闪电一般插入母牛腹中。犹如电光石火,须臾完事。风驰电掣,仿佛白虹雄健、惊险,健康、壮美,看了令人神往。

野牧

山西内长城古三关,是为雁门关、宁武关与偏头关。
宁武管涔山森林茂密,保持华北全区最好林貌。其主峰芦芽山,高耸人云,状若芦芽。山西汾河源头在此,当年水势汹涌、声如雷鸣,古来建有雷鸣寺,为当地名胜。
与芦芽山相邻,有一处高山草坪,因其形状叫做荷叶坪。
荷叶坪广袤数十里,每当春耕过后、秋收之前,牲畜闲了无事,周边几县的农家都会将牛马放到坪上去野牧。任其自由奔跑、自由吃食、自由交配。据说,待各家上山牵拉牲口还家,有的母畜已经怀了身孕。
我的老家村里,虽无荷叶坪那样大的山场,到夏天牲畜也要野牧。
白天,负责放牧者要看管畜群。一者,防止牛驴吃了庄禾;二者,要吆赶牲口们到山泉去饮水。
到夜间,牲口群就扔在山里,不再着人看管。黄昏后,牛驴视力下降,不敢乱跑,会自动在山鞍山坳避风处卧了歇息。
那么,山里不惟有狼,还有豹子,牲畜不危险吗?畜群里只要有牛,不妨事。尽管是去势的犍牛,雄赳赳的气概不减。凡犍牛,会主动卧在外圈,保护圈里的母婴老弱。保护妇女儿童,颇有绅士风度。
犍牛躺卧方式,总是头尾相接,成一个闭合的防卫圈。即便只有两头牛,亦是反向卧了,头尾相顾。

牛斗虎
农家车把式们拉煤送粮,寻常走夜路。旷野漫漫,有狼嚎绕耳;视界漆黑,多鬼火闪烁。铁脚车,慢腾腾。但只要老牛驾辕,把式们便不觉恐惧。
铁脚大车,十八条车辐,称作十八罗汉;一条鞭子,说是一条龙。而老牛,号称牛王爷,雄健威猛,虫豸鬼魅且不敢作怪。
我们家乡,太行山盂县,如今豹子、山猪在山野称王。豹子、山猪都不敢与牛作对。据老人传言,山里原先还有过老虎。而能与老虎抗衡者,就是牛。
民间传说,野牧的雄牛身上带伤,原来是与老虎连日恶斗。后来,猎人打死了老虎,剥下虎皮搭在碾轱辘上;雄牛误以为老虎还在,竟一头撞去,结果相当悲壮。
直到上世纪五十年代,家乡庙会上扮红火,还有“牛斗虎”。高跷、旱船、霸王鞭、八音会,自给自足的农耕文明,曾经滋养繁盛了丰富多彩的自娱自乐的民间艺术表演。从合作化到学大寨,民间艺术遭到灭顶之灾。高跷、旱船之类,如今只剩了在电视里表演。牛斗虎是再也看不到了。
牛斗虎,与舞狮相仿佛。两人一组,前面演员戴着牛头、虎头,后面助手弓腰扮演下身。锣鼓咚咚锵锵助兴,虎的威猛、牛的雄健,活灵活现。人群里叫好呐喊,有人打响了呼哨。舞者忘乎所以,观众其乐融融。时过境迁,俱往矣;必欲一见,哪里是?

牦牛

走马黄河时,我行走的第一站是青海。
听那儿的朋友闲聊中介绍,野牦牛与家牦牛的交配情景,堪称奇异。
高原家养牦牛,形体似不若黄牛高大,但四蹄相当壮实,长毛披拂颇显威风。旅游点,则能看到通体雪白的牦牛,一边是身着民族服装的康巴汉子,在雪山背景映衬下,活脱一副高原风情图画。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