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向日葵的沸点(外一篇)



  或者,我是受文森特·凡高的画影响太深了,我至今相信向日葵不是一种普通的植物,它更像是上帝的信使。秋天的原野,向日葵成片地开放,将太阳无数倍地放大,将阳光聚集在一起,也将秋天的金黄色调无与伦比地渲染和夸张。这是一种让人忧郁或狂躁的颜色,它的颜色黄铜一样融化,将所有的锋利化为虚无。或者,将虚无的阳光无数倍地浓缩,直至成为一种真实的物质。我不敢直接触摸它的金黄,它应该还有着炽热的温度,它有着阳光般纯粹的结晶,而不是黄铜的冰冷身体。我的目光被它狂潮般的金黄色所淹没,我感觉到来自于灵魂深处的战栗,这是一种我应该敬畏的生命。它执著地将脸始终朝向太阳,秋天的天空纯净得无以比拟,那种蓝色是一种冷静的、低沉而博大的情绪状态,太阳孤独地漂泊于天空,它的光芒多么忧郁而孤独。秋风拂起大地的尘埃,向日葵姿势优雅地微微倾斜,一种来自于灵魂或者天堂高处的歌声自心底响起。这是一种绝唱,秋草凋零的原野,生命的迹象日渐消失,向日葵独自承担起生命歌者的角色。宽大的叶子已经不再像夏天那么滋润和浓艳,一种经历沧桑的疲惫和颓然写满了每一片叶子。
  我看到在秋天的田野里收拾着最后几片玉米地的农者,他们无不俯伏着,向着大地深深地弯下腰。已经死亡的玉米棵一行行站立,叶子枯萎了,饱满的穗依然像另一个待发的生命一样光彩炫然,我想到了那一只产羔的山羊。玉米地旁边就是向日葵地,这是截然不同的两种世界。相信向日葵是有灵魂的植物,它对于太阳有着执著的崇拜,甚至它能够思索自然与生命的诸多秘密。当凡高画下那些向日葵的时候,一定会被自己的画所震撼,他不假思索地使用了最恰当的颜色和色调,用一种近乎疯狂的颤抖的手法将内心的感受一点点地涂抹于画布上。那些金黄色至今依然打动着我们,超越了时间和空间,永恒的阳光留在了他幽暗的画室里,当他的脑海一片迷茫的时候,画上的向日葵让他稍稍冷静了片刻。这种来自于北美荒原的植物,多么狂热地追求着阳光。那种金色多么宁静,纯粹得几乎一尘不染。当我走过一片向日葵地的时候,我的身体与灵魂化为一片金黄,它将我融化,直至合而为一。它那暗褐色的花盘,暴突而起的子房,密集而有序的排列,秩序井然的整体,士兵一般。厚实而宽大的叶片,颓然下垂,这是一种智慧和理性的选择。原野上刮起的风将所有的热情和幻想都刮跑了,剩下的就是理性和无奈了。老玉米选择了退出,向日葵在做最后的绝唱。博尔赫斯在诗中唱道:当我们看到它的时候,它只剩下了阳光。凡高在阿尔的田野里看到的或许就是秋天的向日葵,它显得多么狂野不羁,肆意张扬的花萼——枯干、坚硬、锐利的芒刺,被风吹得失水的花瓣,多么倔强地舒展着,它有些卷曲,因而显得不太规整有序。那些张扬的楞边和花萼的锋芒刺中了凡高的神经,它那青铜色的光芒再一次将他内心的脆弱击碎,他亲吻着失水的花瓣和萼片,他陷入了一种癫狂的状态。
  那些细微的晶芒,来自于秋天原野的植物之上,泥土之上。绿色正在一点点地被风刮走。阳光倾斜着投向大地,向日葵最后占据着的地方,我的精神在一点点接近沸点。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