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铁匠三


□ 阴玉军

  铁匠三的铺子在村东头的一间土屋里。屋墙被岁月剥蚀得坑坑洼洼,墙上零星挂着几件早已过时的农具。屋子正中是火炉,上面跳着几缕似熄未熄的火苗。火炉旁放着一个蓄满水的铁桶,紧挨铁桶的是木桩。木桩上放着钳子和铁砧,铁砧已磨损了不少,似乎在向人们诉说着它年代的久远和主人曾经的辉煌。

  在这间土屋里,铁匠三度过了人生的大半时光。从十八岁起,他就跟着师傅抡大锤。师傅左手拿钳子夹着铁器,右手用小锤敲。师傅的小锤敲到哪儿,他的大锤就砸到哪儿。就在这种“叮叮当当”的敲打声中,他熬成了师傅,练得了一手好本领,打胚、下钢、成型、打磨、淬火,样样拿得起放得下。因为手艺好,来修理家什的络绎不绝。特别是每年农忙前夕,屋里挤满了人,叮当声也彻夜响个不停。铁匠三真正红火是大炼钢铁时代,他曾一人看管十个铁炉,因表现出色,赢得大伙的好评,公社书记亲自带着文艺宣传队为他演出。

  似乎一眨眼工夫,一切都变了样儿:进城的多了,种地的少了;种地用机器的多了,手工劳作的少了。铁匠三的生意自然冷清下来,他还是一天不落地到土屋里转转,生怕错过修理家什的。明知十有八九是空等,仍一直坚持着。

  老天不负有心人,还真让他等来了。这天,来了个中年男子,要打把镰刀。有了生意,铁匠三非常高兴,忙着生火、找料。边忙活边和来人聊天,对方却有一搭无一搭的,不很耐烦。铁匠三识趣地住了嘴,凝神聚力打镰刀。很久没动过铁锤,有些生疏,不过铁匠三还是很快打出了一把锋利的镰刀。中年男子交了钱,一声不吭地走了。

  做完这个活,铁匠三兴奋了好几天。接下来的日子就如腌了三天的胡萝卜,不咸不淡地过着。

  冬阳暖照的一个下午,来了两个大盖帽,瘦的一脸严肃:“你就是铁匠三?”铁匠三从没和大盖帽打过交道,心里怦怦直跳。毕竟见过点世面,很快镇定下来:“嗯,啥事?”胖的拿出一把镰刀:“这是你打的吗?”铁匠三对自己打出的每一样东西如同孩子般熟悉,一眼就认出来了:“是俺打的,咋了?”“还记得打镰刀人的模样吗?”瘦的紧接着问。铁匠三摇了摇头:“是个中年人,穿黑褂子,胡子拉碴,其他的没记住。到底出啥事了?”“前不久有个人被杀了,这把镰刀就是留在现场的凶器。”铁匠三一屁股跌在地上,傻了眼。大盖帽见再也问不出什么有价值的东西,悻悻地走了。

  铁匠三做梦也想不到,自己引以为豪的手艺竞成了杀人凶器。这事成了吞进肚子里的一只苍蝇,让他耿耿于怀。从此,除了到土屋转转,他大部分时光是顶着寒风到派出所打听杀人案的进展。一来二去,人家不耐烦了:“你以为这是逮只麻雀吗?哪那么容易。”铁匠三只好垂头丧气地回去。

  天气很快转暖了。和钻出地面的小草似的,铁匠三也走出土屋,推着那辆老掉牙的小推车,装上木桩、铁砧、铁桶、大锤、小锤、钳子,走街串巷找活干了。偶尔碰到恋旧的,拿出锈迹斑斑的锼头、镰刀让他拾掇拾掇,反正也花不了几个钱;但大部分时间是瞎逛。饿了,就着咸菜吃块自带的煎饼;渴了,随便找个人家讨杯开水。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