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安迪·沃霍尔来了,我们毫无准备?


  郭奕华 撰文

  “在未来,每个人都会有15分钟的成名机会”,这是安迪·沃霍尔随口的一句玩笑话还是对未来世界的畅想?无论是什么,他都预料到了。在新媒体时代,每个人都可以通过新技术展示自己,表达自己的想法。每个人都有机会成名,只是时间不会太长。

  当然,安迪沃霍尔不是一位预言家,而是位艺术家。他从小就展露出其出众的艺术天分。21岁时到纽约寻找发展的机会,24岁时以商业广告开始崭露头角,26岁时获得美国平面设计学会杰出成就奖。20世纪50年代,安迪·沃霍尔的青年时期碰到了美国蓬勃发展的商业文化。安迪以一位艺术家的敏感度抓住商业文化的符号,以代表机器生产方式的“复制”手段架构他的艺术语言,于是,我们从他的作品中看到了货架式的排列,无论是像罐头样的日用品还是如玛丽莲·梦露样的明星。从某种程度上,玛丽莲·梦露和那只罐头有着同样的价值,都是商品时代的消费品,都是可以消费的。他有一句名言:“我想成为 台机器。”在他的机器中制造出来的是商品社会的孤寂和疏离,真实表现了高度发达的商业文明社会中人们孤独、冷漠的内在情感。

  本雅明在《机械复制时代的艺术作品》一文中说道:“艺术作品的可机械复制性在世界历史上第次把艺术品从它对礼仪的寄生中解放了出来。”安迪·沃霍尔让艺术从精英、礼仪中解放,他借商业时代随处可见的商品,领导波普艺术走向新的高峰。他认为没有“原作”可言,他的作品全是“复制品”。人生的奇妙之处在于,安迪以自身的艺术行为拒绝代表精英阶级、礼仪制度的博物馆,可如今各大博物馆和美术馆却都为能有他的作品而不惜重金。他最终还是被供奉在了他极力想要逃脱的藩篱中,无论他自己是否愿意,他都成为了波普艺术的大师。

  “安迪·沃霍尔:15分钟的永恒”在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开幕了。开幕前后的那周,各大纸质,网络媒体都作了大肆宣传。从安迪·沃霍尔本人到他的波普艺术,从对策划者的采访到艺术评论者的各种言论,一时间铺天盖地。但是与宣传的热闹非凡相比,场馆中的冷清却成为事实。据相关数据的统计,这次巡回展上海站目前为止参观者日均700人次,以青年、外籍人士和艺术、设计专业学生为主。而前站香港艺术馆的参观者日均达2700人次,最高单日5300人。这两个数字的差距显而易见。再想想毕加索,全球知名度可以排在前三位,一年前“毕加索大展”在声势浩大中来到中华艺术宫,但这位大师在中国也无法避免这份尴尬。

  或许西方现代艺术或当代艺术所表现的艺术观念是产生于西方文明土壤之中,如果我们对那块土地上的文明发展尚无整体性的了解,中西方文明之间的距离便可成为无法逾越的鸿沟。即使如毕加索、安迪·沃霍尔等已被认定为一个时代的经典和大师,我们也似无知的学生,只知其名,不知其实。

  但是,如果把视野转回国内,难道我们与中国当代艺术家之间的距离就缩小了吗?答案或许非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大众与当代艺术间产生了巨大的隔阂。由西方吹来的当代艺术观念之风是以向权威、贵族、精英挑战,通过非传统媒介表达艺术家对这个世界、这个社会的态度。无论怎么看,大众似乎与当代艺术家属于同一个阵营,但我们总是无法理解那些当代艺术家的行为,总是冒出“他们到底想要做什么”等问题。到底是大众对艺术界漠不关心,还是艺术家们总是以先锋、前卫者自居脱离世俗,让这份尴尬不可避免地存在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上海艺术家》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上海艺术家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