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知识含量:散文审美的另一纬度


□ 古 耜

  对于那些习惯了在散文中“独抒性灵”的作家来说,看到我把知识含量说成是散文审美的一种纬度,或许会觉得不以为然乃至大谬不然,其实,我提出这样的命题并非故作惊人之语;而不过是从特定的视角,对丰富但却散在的中外散文创作和理论实践,进行了一种便捷性的抽象和陌生化的概括。 在这方面,中外散文创作和理论实践本身无疑更为生动,更为雄辩,也更具说服力。
   不妨来看西方散文的例子。 萧伯纳的《贝多芬百年祭》是广为传播的散文名篇。这篇作品之所以影响众多读者,固然是因为作家准确而深刻地阐发了贝多芬的伟大和天才之处,只是为这种精湛阐发提供感性支撑和细节依据的,却分明是作家那丰富多彩的音乐知识。劳伦斯的《性与可爱》以别具洞见的主题言说见长,不过,这些有关性与爱的独特见解,却常常和孔雀、夜莺的生物规律,以及生活和艺术的有趣现象交织在一起,从而呈现出知识的魅力。至于法布尔的《昆虫记》、普里什文的《鸟儿不惊的地方》等生态散文,更是凭着细腻的观察和灵动的书写,而将大自然的般般奥妙与种种知识,直接转化成了散文的艺术之美。同样的情况在中国散文里亦屡屡可见。譬如:我们读鲁迅的散文,除了感到灵魂的震撼,还每每被一种目送手挥,左右逢源的知识挥洒所吸引、所折服。郑振铎的散文亦极具知识含量,无论早期的《欧行日记》抑或后来的《考古游记》,均属知识的高山与大海,读者神游其备间,真可谓山阴道上,应接不暇。而林语堂的散文之所以能够风靡欧美,在很大程度上恰恰得益于它对中国文化知识的广泛涉猎与充分承载。此外,在黄裳、汪曾祺、秦牧、邓拓的散文中,丰富多彩的知识形态亦令人陶醉和神往。或许正是基于这样的事实,写了《金蔷薇》的巴乌斯托斯基才断言:“人类知识的任何领域都蕴含着无穷的诗意。”因此,“幸福只属于知识丰富的人。一个人懂得越多,他就越能清楚地在那些知识贫乏的人无法发现诗意的地方发现大地的诗意。”同样,在国际华文世界产生了重要影响的学者、作家、翻译家余光中先生,也一再强调散文的知性和感性这两大基本元素,而他所说的知性便“包括知识与见解”。这也就是说,散文的知性,除了见解,便是知识。
   毋庸置疑,散文创作是需要知识含量的。如果说这种知识含量在以往漫长的岁月里,还只是散文催生和酿成自身艺术美感的一种条件、一种手段,那么,到了全社会进入信息时代的今天,它则明显上升为散文作品理应具备的重要品质和必须强化的重要纬度。应当承认,在一个信息无处不在,信息就是效率、就是财富、就是生存与发展的社会环境里,人们对信息的欲求必然会空前强烈,而这种欲求也必然要反映到散文的阅读和接受中。具体来说,当下的读者阅读散文,已不再仅仅满足于情感的抚慰和精神的愉悦;而是希望在此同时,能够透过文本,更为广泛深入、也更为科学真切地了解和把握自身所面临的时代,以及自己所面对的生活,就中获得心灵的自由与选择的自觉。在这种情况下,散文作品的知识含量便呈现出空前的价值。因为从某种意义讲,知识也是一种信息,而且是经过提炼和梳理的、高质量的信息;散文作品一旦拥有了开阔的知识背景和丰富的知识含量,实际上便有效地强化和扩大了自身的信息密度,便有可能提供通透豁朗而又立体多元的认识空间,这无疑呼应着读者阅读需求的新变,进而有助于实现主客体之间的同频共振和与时俱进。
   当然,这里有一点也必须指出:我们看重和强调散文的知识含量,并不意味着承认散文写作就是知识的罗列和胪陈,更不等于肯定散文文本的知识含量与审美含量成绝对的正比,即:散文的知识含量越高,其审美价值越大。事实上,对于散文作家和作品来说,知识含量永远是一种复杂、多面、充满变数、不易把握的元素,甚至是一柄需要精心舞弄、以免自伤的双刃剑。关于这点,英国哲学家怀特海的一段诗论,很值得我们撷来回味一番。他认为:“有些诗人知识应该丰富些(尤其是在今天);而其他诗人要是知识少些,反而可能成为比较优秀的诗人。莎士比亚知道得不太多,却写出了优秀的诗篇;反之,弥尔顿由于懂得太多,致使他的诗歌充满了学究气。”显然,在这段话里,论者提示我们: 诗人需要一定的知识修养,但更需要一种足以将这些知识修养感性化、审美化的能力,需要一种“六经注我”而非“我注六经”的从容与超越,否则,知识学养便有可能成为创作的梗阻和负累。诗歌如此,散文似乎也不例外。至于散文创作应当如何完成知识审美化的过程,同样是一个颇费斟酌的话题,我们另文再叙。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2008年第03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