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玛丽-安托瓦内特与十八世纪法国的公共领域


□ 庞冠群

  法国革命爆发后,埃德蒙·柏克在谈到对路易十六的王后玛丽-安托瓦内特的印象时,曾颇为感慨地写下这样一段话:
  她闪耀得像是启明星,充满了生气、光辉和欢愉。啊!是什么样的革命!我必须要有怎样的一颗心,才能不动感情地关照那场升起和那场没落!……我简直没有梦想过,我竟然活着看到了在一个充满豪侠之士的国度里、在一个充满了荣誉的人们和骑士的国度里,会有这样的灾难落在她的身上。我以为哪怕是一个对她带有侮辱性的眼光,都必定会有一万支宝剑拔出鞘来复仇的。但是骑士的时代已经成为过去了。(《法国革命论》,何兆武、许振洲、彭刚译,商务印书馆一九九八年版,101页)
  柏克眼中气质非凡、宛若仙人的王后在法国革命前夕与革命中,成为各种小册子和革命报刊谩骂的对象,她被称为“奥地利女人”(玛丽-安托瓦内特系奥地利公主)、“赤字夫人”、“梅萨利纳”(Messalina,罗马皇帝克劳狄一世的第三个妻子,淫乱阴险,因与情夫阴谋夺取政权被处死)以及“民族身上的瘤子”(埃贝尔语)。革命者眼中的这个“法国人的灾星、吸人血的东西”于一七九三年十月十六日被送上了断头台。同时代的民众大多不会赞同柏克,而是接近在大革命前任美国驻法大使的托马斯·杰斐逊的观点。杰斐逊认为这位王后对路易十六的软弱意志起着绝对的支配作用,她摧毁了国王的开明统治。他甚至宣称,“如果没有王后,就不会发生革命”。
  在玛丽-安托瓦内特身后的漫长岁月中,其命运总能激起传记作家的兴趣,而且随着时光的流逝,人们试图以更客观、更人性化的眼光来复原这位被妖魔化的王后。二○○一年,英国作家安东尼娅·弗雷泽(Antonia Fraser)推出的《玛丽-安托瓦内特》就体现了这种倾向。二○○六年,美国女导演索菲娅·科波拉(Sophia Coppola)将弗雷泽的作品搬上了银幕,她以略带同情的视角刻画了作为女人的玛丽-安托瓦内特的心理肖像。这部美国大片令昔日的毒蛇王后一时间成了时尚的宠儿,封面上印有王后画像或女演员邓斯特(Kirsten Dunst)剧照的杂志遍布巴黎街头。
  当大众文化对玛丽-安托瓦内特的印象悄然改变时,学术界又持怎样的观点?耐人寻味的是,这位命运与大革命纠缠在一起的王后长期以来未能在法国革命史研究中占有一席之地。当代历史学家绝不同意杰斐逊的“没有王后就没有法国革命”的观点,他们试图阐释导致革命来临的种种因素的错综复杂之处,作为个体的玛丽-安托瓦内特被深深地忽略了。不过,这种局面近年来发生了转变。二○○三年,由法国史专家德娜·古德曼主编的《玛丽-安托瓦内特:关于王后身体的写作》(Dena Goodman, ed., Marie-Antoinette: Writings on the Body of the Queen. Routledge, 2003)便体现了学术界关于玛丽-安托瓦内特研究的最新成就。本书关注的一个重要问题是,王后的身体及言行如何成为公众关注的焦点,如何成为小册子诋毁的对象,进而展现出那个时代的女性,尤其是王后与公共领域及政治文化的关系。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