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都市甲虫


□ 詹克明




美国学者刘易斯认为:生命体的集合也是一个生命体,他说:“一个蜂窠就是一个球形的动物。”而“城市似乎有着自己的生命。如果我们不能理解城市运行的奥妙,我们就不可能十分深入地了解整个人类社会。”正如他所言,城市的确是一个超巨型的生命体,它有自己的新陈代谢,有自己的发展增殖。从严格意义上来说,城市中的每个居民还算不上是一个真正独立的生命单元。一者,他必须依赖城市整体才能生存,水、电、煤气,粮、油、蔬菜、学校,医院,银行,电信,公交,购物,住房,影院,污水排放,垃圾清运……离开这种整体支持,他就无法独立生存。再者,任何市民都不能像单细胞动物那样成为一个完全自主自由的生存个体,他必须主动依附城市总体需求,以其专长将自己特异化为某种城市机体所需要的“元件”,进而被有序地组合在这座巨大的生命体上。城市不是天然的,而是人工打造的,它是“生命的组装”,是一个由特异化的人与人工建造物按照严格秩序组合而成的复合体。
人类从根本上来说是“反自然”的,随着文明的发展,人类越来越彻底地把自己从自然环境中剥离出来。
在原始采集狩猎时期,人类基本上是生活在自然环境之中,步入农耕文明时期,人类尚能与自然保持和谐。但在进入工业文明时期,人类则“反骨”毕露,表现出日益强烈的与自然对立倾向,逐渐与自然隔离,生活在自己创造的人工环境之中。最能体现这种彻底剥离的是城市,每一座大城市都是一个“反自然”的典型之作。城市是人类文明最集中的体现,审视城市的发展趋势也就可以把脉人类文明的总体走向。
城市最突出的特点就是人口的高度集中。正如汤因比所说:“迄今为止剧增的世界人口的大部分都已流入各个城市。”发达国家现在每四个人中就有三个生活在城市里,而且过度城市化也已成为不发达国家一个重要的人口问题。按照日本池田大作先生的看法:“在某种意义上,这类城市问题可以说正是现在文明本身缺陷最集中的暴露。”这种超高密度的生存空间本身就是与自然生态相悖的。
美国医学社会史教授罗伊·波特在《剑桥医学史》一书中说,人类祖先作为狩猎者和采集者,“他们以五十至一百人的群体分散生活。人口的低数量和低密度减少了病毒和细菌感染的机率,因此,人类并没有诸如天花或麻疹一类传染病的困扰,这些病原体的传播需要大量高密度的生存人群。”作者认为“城市是疾病的孳生地”,而且正是“城市的兴起导致传染病的流行。”
当人类散居时产生的垃圾也相对分散,并能随时为自然环境所化解。一旦聚居为千万人口的大都市,垃圾也必然集中大量产生,无法自行化解。有资料表明,“在中国,历年累积的七百二十亿吨垃圾占地面积已超过五百四十平方公里。数十米高的垃圾大山将六百六十八座城市中的大多数围抱怀中。”光是北京一年就要产生五百万吨生活垃圾,“散布在北京城郊,面积达五十万平方米以上的各种新旧垃圾填埋场已达四千余座”,这些填埋垃圾极易造成环境的二次污染,对地下水污染非常严重。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