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生命的诗意飞翔


□ 郑 丽

  摘 要:文章从林白散文的记忆视角分析林白散文创作的内在审美追求,探讨其超越日常生活的创作动力以及对美的追求,发掘了林白散文个人化写作的独特魅力。
  关键词:记忆 超越 生命 飞翔
  
  在当代女作家中,林白的写作一直持有迷人的独立姿态,她开拓了迥异于传统写作空间的更为“私人化”的写作空间。林白以细腻的笔触勾画出复杂的个人情感世界,传达出女性独有的感受和体验。林白的小说和散文放在一起阅读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她曾说过:“我的有些小说,也被人认为是散文化的小说。所以有时我把这些小说中的一些像散文的段落摘出来,安一个题目,就成了一篇散文。”林白尤其欣赏萧红的《呼兰河传》,她从这篇小说里认识到萧红写作的跨文体性,超越文体的文字深深地影响了她的创作。这是林白摆脱文体意识纠缠的自我表白,她要超越已有的文体框架的束缚,在这个意义上,她的散文更加凸显了“散”的意味。林白在此已经展示出个人自由的写作姿态,从容优雅,率意而为,将生命深处的灵感、体验和激情任意挥洒。林白的个人生活姿态与这种自由的写作姿态是互为映衬的,至少在意识深处是相通的。她在《做一个快乐的自由人不容易》中坦然宣称:“自由撰稿人当然也是好的,自由地写稿,自然地生活,纯粹而自由。这是多么地好!”这种姿态决定了林白的散文更多的是来自内心深处的叫喊,充盈着自由而随意的风格。本文从林白散文的创作视角和价值追求入手,希求探讨林白散文写作的生命意蕴及其内在魅力。
  
  一、记忆家园的建构
  林白的许多散文都与回忆有关。对人、事、物的回忆构成了其散文的内容,也是其散文叙事的重要视点。比如《怀想水稻》回忆了南方的水稻和闷热的夏天;《回忆父亲》抒写了对早亡的父亲的飘忽不定的印象;《回忆饥饿》突出了饥饿袭来时的灼烧感和无力感。《沙街》尤其是一篇重要的回忆性散文,在作品中作者详细回忆了七至十二岁时居住的沙街。沙街的布局,不同样式的房屋,沙街人的不同营生,平时的日常生活及日常娱乐在林白的笔下一一展现,层次丰满。沙街经常浮现在作者的脑海中,不仅因为这是她童年生活的家园,而且它是作者最初获取生命体验的地方。面对身边平淡的各种事物,作者一样获得了种种丰富的体验,对一个正在成长中的孩子来说,任何事物都是新鲜的,感性的,各种印象将会在记忆中伴随终生。而且,沙街还是林白小说故事经常发生的地点,如同沈从文的湘西、苏童的枫杨树乡村和潘军笔下的蓝堡,它是由记忆搭建和想象构筑的心理家园。
  林白的散文写作的记忆是一种个人记忆。在《记忆与个人化写作》一文中,林白将记忆分为两种:普遍的记忆和个人记忆。普遍的记忆是关于某年某月某日某个时间的起因、过程与结尾,是社会的主流叙事。这种普遍记忆的标准化和概括性使每个人的记忆都变成同样的记忆,它使我们丧失自己的记忆,同时也丧失着自己。个人记忆不是一种还原性的记忆的真实,而是一种以个人记忆为材料所获得的想象力。实际上,个人记忆就是一种个人想象。林白的个人记忆就具有了“改写”的功能。原本的人、事、物经过想象的加工,已经融入了作者的意愿、经验和情感,它突出的是个人情感对往事的粘缀、渲染功能。个人记忆去除了往事的平白、单一,使其富有弹性,丰富多彩,从而最大限度地发挥了文学的想象功能,而“回忆”因此也更富有美感。在《记忆与个人化写作》这篇类似于创作宣言的散文中,林白把个人记忆与个人经验看作个人化写作的基础,这种写作最大限度释放出个人性经历,徘徊在主流叙事的边缘,同时反抗男性叙事的覆盖。由此,林白将个人化写作确立为散文写作的终极价值追求,她声称:“个人化写作是一种真正生命的涌动,是个人的感性与智性、记忆与想象、心灵与身体的飞翔与跳跃,在这种飞翔中,真正的、本质的人获得前所未有的解放。”个人记忆的飞翔使林白建构了记忆的家园,这是一个独特的属于个人情感世界的家园,它用语言来构筑。林白在现实生活之外找到了一个可以放飞心灵的诗意家园,她的散文也是表达自己自由性灵的重要途径,而没有走向某些西方散文在表达情感上的那种偏执性。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