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祭火


□ 程相崧

  口程相崧

  1

  支书找到桂花的时候,这女人正在忙年。

  放在过去,农村里是进了腊月就能闻到浓浓的年味儿的。一日日热闹起来的年集,娃儿们忍不住燃放的零星鞭炮,因为扫尘、祭灶和为家人裁制过年的新衣裳而忙碌起来的女人们的脚步,都让人感觉到一段跟平常不一样的日子正在悄悄儿地到来。现如今娃儿们放假晚,纵使放了寒假,也恋着上网看电视,鞭炮是非到了腊月二十八九才能听到稀稀拉拉的几声。加上吃穿不愁,年集也不似从前的熙攘热闹。但毕竟已经过了腊月二十三儿的小年,桂花觉得再不忙忙实在有些不像样子了。她先打扫了灶屋,在灶台旁贴上了新请来的灶神像。然后把堂屋里的桌椅橱柜擦了一遍,又拿抹布抹了门窗玻璃。就连房梁和顶棚上的尘土也用竹竿绑着鸡毛掸子掸了一遍。坐下来正打算将第二天镇集上需要买的年货在纸上列一个清单,支书程喜田这时进了门儿。支书进门儿便说:

  “东升家的,我有件重要的事体,想请你领着村里女人们办一办哩。”

  桂花听支书说得郑重其事,便放下手中的纸笔,问啥事儿。

  “我想请你领着村里的女人们,把年后初七火神祭的队伍拉起来呢。”

  按照这里的习惯,每到正月初七火神节这天,白天是必要踩高跷扭秧歌祭送火神爷爷的。火神祭结束之后,晚上村里男娃们还要用玉米秸秆添上易燃的麦草等物绑成火把,朝村外送火神。晚上的送火神好说,白天的火神祭,就是从前男人们在家里的时候,也要头年里就拉起队伍,排练上十来天。虽说是祖宗传下来的习俗,可在桂花的记忆里,村里的火神祭似乎好多年都没有搞过了。老喜田是哪根筋不对劲儿,今年忽又想起了这个?桂花愣了一愣,半天才回过神儿来。她盯着支书一脸认真的表情,疑惑地问:

  “祭火神,踩高跷,是爷们家的事儿哩,你咋找上俺?”

  桂花说的一点儿不差,在从前,火神节只是男人们(也包括男娃儿)的节日,火神祭也只是男人们的狂欢。拿虎头牌的打伞的跟踩高跷的都是年轻的小伙子,当“人上人”和扮演火神爷爷的也是五六岁的男娃儿。女人们只能远远躲在人后看热闹呢。若是嫁到婆家还没有当家的新媳妇,就连热闹也看不成。初七这天不单不能参加跟火神有关的任何活动,还要回娘家“躲火”。如果新媳妇娘家远,不能回去,到了晚上婆家就会把她扣在笸篮底下,以防她看到婆家的灯火。

  “你也是个糊涂人,村里的精壮劳力这些年都在外面打工,得到腊月二十八九才能回。就算回来了,也就能呆个个把星期,大部分年初六就走了,能赶上初七的火神祭?要不这活动也不会一停这些年都没有再搞呢。”

  桂花听明白了,这些年村里的男人们一窝蜂地出去打工,春节假期也短得可怜,支书靠那些男劳力是靠不住了。但他又不想这习俗断了,便想起了留在村里的娘们儿家来。大约支书觉得,桂花性格泼辣外向,若是她能牵个头儿到各家去串哄串哄,召集起来几十个女人是不成问题的。支书这么一找,桂花还真的有点儿动心。从前火神祭年年搞,她每年都跟着看。活动的每一道程序每一个细节,她至今还清清楚楚地记在脑中哩。她自信真搞起来应该不会让人笑话。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星火·中短篇小说》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