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从本土视点想象“全球化”


□ 张颐武

  周大新无疑是一个立足于本土日常生活的作家。他的作品以表现中国中原腹地的生活见长。他的想象力和思考的焦点始终是面对中国内地社会的,但最近这个作家的写作有了深刻的变化,他开始探讨和接触全球化给中国带来的冲击和变化,其表现的空间也转到了大都市生活。他的长篇《21大厦》正是从一个负面的角度对于“全球化”的追问和反思。他透过一个来自乡间的保安的眼光,观照当下的都市生活,透过他的痛苦和不安表现了全球化的冲击带来的困扰,表现绝对的物质主义和欲望带来的负面的效应。而这篇《浪进船舱》则正好是那个长篇的反面的表现。在这里周大新用一种乐观的、前冲的调子表现了对于全球化的某种肯定,也用一种寓言式的表现提供了来自本土的对于全球化的独特想象。
  《浪进船舱》表现了一个奇特的婚姻。它是一种所谓“跨文化”的婚姻。一个来自传统的革命家庭的男性与一个具有美国教育的华人女性之间产生了爱情并且结了婚。这种对于婚姻状况中的文化差异的表现是文学一直关切的问题。因为婚姻的私生活特征可以使人将文化的差异的最为微妙和难以言传的特点加以表现。周大新也试图用婚姻的状况来表现这种不同文化背景和社会环境中的人的差异性。这一婚姻的表现并不是具体而微的,周大新也并没有追求对于生活中差异的逼真表现,也许他对于跨国文化差异的体验尚不足以提供一种逼真的表现的空间。于是周大新的表现乃是寓言式的,他极为戏剧性地选择了一个来自美国一个相对个人主义的女性闵茗和来自革命家庭和传统中国背景的梁智之间的感情经验。这本身就构成了一种有趣的文化张力。周大新尝试在一系列差异中表现“全球化”带来的冲击和变化的复杂性。可以看得出他对于“全球化”的想象的资源仍然来自中国本土,未必能够把握一个来自美国的华人女性的全部自我感受。但周大新试图提供两种文化背景和生活方式中的人的相互理解的努力和尝试的企图还是可以清晰地表现出来。
  在这里,一方面是梁智父亲的革命军队的背景带来的家风和闵茗来自美国的生活方式的差异,另一方面则是梁智妈妈的佛教信仰和奶奶的道教信仰与闵茗的基督教信仰之间的差异。一个是来自不同现代性的选择的差异;一个是不同传统之间的差异。这种差异带来了许多问题和误解,对于这些问题的探索的尝试是这篇小说的焦点。其实这篇小说表现的这些差异的出现有一个周大新已经提及但并未强调,却极为重要的背景,也就是经过了近年的高速的经济成长和中国全球化与市场化的进程,中国已经成为全球经济和社会的最为引人注目的增长点,在全球的格局中,中国既已经成为了新的制造的中心,也已经成为具有巨大魅力的市场。中国成了跨国资本的最为重要的投资的空间。于是,像闵茗或者她的父亲这样的人来到中国,不仅仅是由于文化认同,其实中国所提供的巨大的机会和可能性才是问题的关键。在这个闵茗的所谓“偶然”的在中国就职或者“爸爸”在中国投资的根本问题,其实就是爸爸“口头上”所说的,“北京是今天世界上最可能赚钱的地方,应该去占一块地盘”。中国经济的高速成长产生的前冲的能量吸引了这些“环球居民”。在这里的差异其实是在世界各处游走的“环球居民”和在本土生根的“核心居民”之间的差异。这种差异并非我们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耳熟能详的中西文化的差异,而是在新的“全球化”取代“现代化”的背景之下,在中国已经成为全球经济和文化的一个关键的“节点”的时刻,在中国出现的文化差异。对于它的“想象”已经不仅仅一种自我贬抑和自我否定的特征,而是具有一种告别了百年的屈辱和悲情的新的民族性格的生成的含义。周大新饶有兴味地表现的这些差异里面其实包含了一种对于不同传统和文化背景的尊重的理想。尽管他的处理有些戏剧化,却依然表现了这种差异的具体而微的特点。如在教堂的婚礼上作为解放军师长的梁智的爸爸由于有救灾任务不得不离开,或者将梁智爸爸的纪念品当成废物,以及家庭中的生育意识的差异等等,当然让人忍俊不禁,却也相当尖锐地表现了不同文化的差异。这种差异对于周大新来说都具有一种寓言的性质。它提供的是一个植根于中国内部的本土作家对于全球化的独特的反应。......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