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覆巢之下,岂有完卵


□ 乔良

  缺少沟通有碍消解激愤

  这些年来我们逐渐缺失了一种动员民众的方式。当年,通过传达文件,可以让大家学习和了解上面的精神。而现在上面和民间几乎不沟通,像南海纷争这样的大事,不是仅仅通过新闻联播或者请几个专家在电视上亮亮相,就能解决老百姓的认识问题。应该有一种内部的、只对自己国民的解释:政府为什么这么做,这么做的理由是什么。哪些问题是想让老百姓知道的(因为对领土和国家主权问题,老百姓有起码的知情权),哪些东西是民间的误解。要把这些问题向老百姓讲清楚。

  过去我们一有什么事,文件一级一级向下传达,最终会向百姓作出解释,这样老百姓就知道中央怎么想的,有助于澄清问题。即使不能全部解决知情的问题,也能让下面了解上面的态度。现在上下之间几乎没有任何沟通,只通过中央媒体对全民作解释。这样怎么可能做到官民上下一心?没有跟老百姓沟通的管道和方式,老百姓就会误解政府。缺少沟通实际是中国今天出现很多问题的根源所在,不管是社会问题、经济问题还是国际问题,最后导致的就是民间思想混乱,甚至可能导致民间与政府的对立。

  今天是互联网时代,不想告诉老百姓的东西,他们完全可能从其他渠道获得,但实际上,老百姓掌握的信息和中央掌握的信息相比还是差得很远,这就是信息不对称。政府把掌握的信息全部向老百姓公开也是不可能的,但是政府起码应该把想让百姓知道的信息告诉他们。哪国政府都不希望老百姓总是处于情绪亢奋甚至情绪激愤的状态。那为什么不把那些可能消解激愤的信息告诉大家呢?所以我觉得这是政治执行力弱化的表现。像南海今天的问题,即使不可能像有些网民所希望的那样去解决,起码也应该把“投鼠忌器”的理由说给大家听。

  话语权功课要做足

  战争是解决争端的最后手段。除非万不得已,中国是不会在南海与各国兵戎相见的。中国的第一艘航母还需要几年才能形成战斗力。即使我们被迫自卫还击,在南海这个地方,也不适合航母战斗群的展开。

  环绕南海的周边国家虽然对我国南海主权多有觊觎,但这些国家没有一个是大国,只有印尼算是中等大国,其他都是中小国家。今天,在中国崛起的过程中,西方人对中国的崛起越来越没有雅量,越来越没有胸怀。那么,哪怕你是捍卫主权的正当行动,西方人也会大造舆论,诬称你是以大欺小。西方这种欺骗世人的舆论能力一直相当强大,这可不是用“怕听拉拉蛄叫就不种庄稼了”这么一句话就能扛过去的事。因为它这种“舆论一律”所制造的伤害,远比我们在南海打上一仗获得的利益大得多。

  首先,它会使你无法站在一个道义制高点上,去做你应该做的合乎权益的事情。美国人在这个问题上,就十分狡猾,四两拨千斤。按说美国人有的是力量,但他并不在这里使大劲。美国人在南海问题上充分表现出用“巧实力”进行博弈的心机。它只是跟越南搞了一次联合演习,示范效应就出来了,然后就把与中国有南海争端的国家全都搅和在一起,共同达成一种潜在的共识来对付中国。中国人今天不能轻易地上这个当。不上当不等于不作为,但起码在你有所作为前,在话语权上,在分化瓦解对手阵营(它们肯定不是铁板一块)上先做足功课再说。不要什么工作都不做,让人一逼你就撸胳膊挽袖子,老拳相向。鲁犬莽汉是成不了大器的。

  “主权在我”才是前提

  现在,不管有多少因素制约我们出兵南海,一个最根本的问题还是思路不清。首先要清楚,南海问题既是历史问题,也是现实问题。光拿历史说事是不够的,还要面对现实。大英帝国还曾经是“日不落帝国”呢,今天不也缩回到他自己的英伦三岛去了吗?不要光顾谈历史如何,世界正在发生变化,有些变化是在你的能力已经弱化和缩小之后发生的。不能再拿最强大的时候的例子来说话,当年大清国和俄罗斯签订不平等条约之前,我们的版图比今天还大,但是那些领土丧失了。今天我们只能说那些都是不平等条约。

  当然南海没有这些条约,但我们起码要弄清楚,有人出来说清楚,中国历来宣布南海是中国的海,或者南海大部分海域和岛礁是属于中国的,领海主张与今天的《海洋法》及《国际法》之间是什么关系?或者说,从国际法、海洋法的角度讲,有多少海洋国土属于中国,如何划界。我们首先要弄清楚,哪些部分铁定是我们的,哪些是我们掌控中,而哪些是属于我们却被别人占领了。不能笼而统之地说南海属于中国,“九段线”也必须一段一段地标注清楚经度纬度。否则,以其昏昏,如何能使天下人昭昭?这些讲不清,你就想动手,那就是师出无名,有理变无理了。

  现在政府能拿出来的证据,是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胡志明公开表明,越南对南海归属于中国没有异议。越南人现在要推翻这个东西,在国际上属于赖账行为。如果越南非要耍赖,中国怎么应对?能不能也以牙还牙,把白龙尾岛收回来?这个岛位于北部湾中心,当年为了抗美援越,我们支援给了越南。越南耍赖,我们为什么不可以翻这个旧账?国际上的事就是这样,只要你承诺了,哪怕有一天后悔了,也不能轻易赖账。愿赌服输并不只是赌场规则,也是国际行为规则。政府应该首先把这些东西弄明白。如果只是发个声明,提个抗议,那没有意义或者意义不大。真正有意义的是把所有这些工作都做到家,把全部事情说清楚,然后再确定打算干什么,怎么干。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覆巢之下,岂有完卵”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