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袁容的婚姻》/一只忧郁的洋葱


□ 孙华迪


本片中的袁蓉和田健,是一对结婚20年的老夫老妻,两个老实本分凑在一起踏踏实实过日子的人,有一个刚刚十多岁的女儿,一直很平静地生活——用一个词汇就可以集中的概括,稳定。稳定的习性,稳定的工作,稳定的家庭,稳定的生活,随便哪个旁人看来,这样的一个家,这样的两个人,不但稳定,而且般配。
可就是这样两个般配的人居然会有一日再也过不下去了。他们很平静地决定要分开,甚至没有一个勉强说得过去的理由,那个曾经很稳定的家,也正式地被拆散了。
当然,结婚不是选劳模,没有那么精确统一的标准和要求。般配的两个人不一定就合适。袁蓉和田健都属于很有追求和原则的人,思想上也很深刻,这样两个很深刻的人守在一起,却过着很平庸的日子,跟普通大众的日常生活,不见得有很大不同。多数情况都是这样的,夫妻二人日日相对,在一起那么多年,真的没有意思。过日子就像打麻将当相公,既没有赢家的喜悦,也没有输家的烦恼。可就是还得在那儿坐着耗着,守着那个明知没有喜悦的结局。
她和他日日相对了 20年。他们之间太熟悉了,熟悉得让他们自己都不知所措。当一个人把另一个人已经看透了,那是很恐怖的。正如田健所说,他总感到袁蓉的那双眼睛在时刻盯着他的后脑勺,走哪儿盯哪儿,无处不在,烦得田健几乎崩溃。心理是需要界限的,特别是夫妻,终归是不同的两个个体,不可能消融了自我的界限,不可能完全一致——假若真是完全一致了,天天和一个镜子里的自我如影随形,岂不郁闷坏了。
《袁容的<a href=婚姻》/一只忧郁的洋葱图片1" />
很多原本相爱后来却分手的人,有一种悲剧的可能性,在于他们做了夫妻。正如那句,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着。好比同一只孔雀,在情人眼里,看到的是孔雀的正面,这是人都乐于展现的一部分,自然很漂亮对于一个妻子,她看到的是这只孔雀的背面。这才是真正的本性,这就是生活的实质。而这背面——可就不那么好看了。
这是一个令人忧郁的事实。
我们都认识忧郁,常常和它狭路相逢,挥之不去。婚姻是只忧郁的洋葱。它近在咫尺,散发着独特而辛辣的味道,人们忐忐忑忑战战兢兢地走上去,剥开它。然后泪流满面。从此很难戒掉这个味道,也很难完全地轻易地放弃它。婚姻就像耗竭太快的电器,需要时时补充新的电源。而本片中的这对夫妻,如同很多的老夫老妻一样,这么多年了,岂止懒得去充电,根本早已经疲倦。
疲倦了的爱情。疲倦了的感觉。疲倦了的婚姻。疲倦潜移默化地浸泡着人们的神经,生活纳入尘封模式,爱情的弹性老化了,婚姻刻板地重复着重复着,再无新意,更无发展。于是人们了无热情,于是人们心灰意懒。疲倦到了极点的时候,人再不会有能力觉得快乐,没有感觉,没有感官,只学会了感受苦难。在这种时候,人们常常会认为,离了会更好,分开会更好,换一种生活方式会更好,总之就是认为一定会比现在好。可惜的是,几乎百分之百的结局是,奇迹没有出现。出现的只是另一种形式的悲剧。
20年。桃树跟李树嫁接,都长成一棵树了,怎么能说走就走呢。树枝折断了都会有伤痕。更何况人呢。经历了些许曲折风波,排除了些许人生过客,这时的袁蓉和田健,对于婚姻和生活,有了新的理解和领悟。终于他们学会了修补婚姻,重新来过。结尾田健意料之中地出现在袁蓉的面前,却是以全新的感觉和风貌。
我们再重新了解一次,好吗。
只有珍贵的东西,才需要修补。我们努力地修补,是因为我们心怀期待,还有深情。就像本片中的袁蓉和田健,最终,还是缓缓地,缓缓地,肩并肩,重新走到一起。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