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西域寻鹰记——鹰猎活动值得发扬光大吗?


□ 赵序茅 马鸣

  鹰猎,即驯养猛禽进行捕猎,具有悠久的历史。早在4000年前,中亚的一些民族就有养鹰、驯鹰的习俗;远古文化遗存的岩画或图腾中也存有先民驯鹰和狩猎活动的相关记录。随着时代的变迁,鹰猎渐渐淡出人们的生活。近年来,由于民族、区域和文化等因素的不断变化,鹰猎文化再次得到了世人的关注。在猛禽等珍稀动物受到法律严格保护的今天,捕鹰、养鹰和驯鹰却可以“法外开恩”,有些地方甚至因此成为“鹰猎之乡”或“文化遗产地”,驯鹰者还享有国家补助。猛禽无法进行人工繁殖,所有猎鹰均来自野外,所以这种文化的复苏势必给猛禽保护带来严重的挑战。在这种形势下,2012~2013年,我们“金雕课题组”成员对新疆南部塔里木盆地的鹰猎情况展开了调查。

  初见猎鹰

  2012年的最后一周,我们来到南疆之行的第一站——喀什。在新疆有这样的说法:不到喀什,妄到新疆。喀什对我们这些汉族人来说,可谓是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普通话基本用不上,我们只能借助夸张的手势与当地人交流,终于在附近找到几个巴扎(当地的集市),那里是我们调查的重点。

  走访中,我们没有发现巴扎里有人出售架鹰。我和同事暗自庆幸:可能是这几年猛禽贸易控制得比较好,要知道五六年前巴扎里经常能见到待价而沽的猎鹰。然而可惜的是,没高兴多久我们就明白了:有些事情“眼见未必为实,耳昕未必为虚”。

  在维吾尔族人的生活圈里,我们这样两个背着大包的汉人很容易引起关注。一位热情的大哥出于好奇开始打探我们的来意。借助猛禽图册的指引,他们一眼就认出来我们要找的是“卡丘”(当地维吾尔族人管苍鹰、雀鹰等叫卡丘),并不停地询问我们是不是要买,能出多少钱?俨然把我们当成了商贩。我们这才意识到猛禽贸易转入地下了。

  接下来的两天里,我们从喀什到英吉沙再到莎车,了解到的情况都差不多,无论是巴扎还是农贸市场里都见不到猎鹰。我们依旧不时向人打探:“见过卡丘吗?”丝绸之路上的生意人随口就会回答:“见过,你们出多少钱昵?”由于人地生疏,我们没敢贸然出价,当地人对我们似乎也缺乏信任。因此,尽管我们了解到一些鹰猎的信息,但是始终没有见到猎鹰。

  直到2013年1月3日,我们决定转变思路,把自己的身份由科研调查人员暂时伪装成收购猛禽的商贩,果然收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当我们在叶城的达萨依巴格乡以购买者的身份大胆出价的时候,奇迹发生了,之前那些沉默的人一下子精神起来,话也突然多了,一半维语、一半汉语,外加各种各样的手势。热情驱散了冷漠,健谈替代了摇头,气氛顿时活跃了起来,有的帮我们联系卖家,有的帮我们叫车,有的记下了我们的联系方式……

  在热心朋友的带领下,我们辗转七八里路,来到一片荒凉开阔的戈壁。此刻早有七八个人在此等待,其中~个20多岁的小伙子手臂上举着“卡丘”。这是一只雌性苍鹰(Accipiter gentilis),大约2岁多,瘦瘦的,脖子上系着一个铃铛,腿被绳子捆着,绳子的一头被主人紧紧地攥住。看到我们的到来,这个小家伙明显有些惊慌,不停地挣扎,却始终无法摆脱主人手中那根绳子。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大自然》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大自然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