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且静坐(外三篇)


□ 朱以撒

且静坐(外三篇)
朱以撒

笔走龙蛇——当我们读到这样的字眼时,眼前就会浮现出一幅充满动感的创作图景:书家站立着拉开架式,右手腕、肘、臂一律悬空,动作很大,起落迅疾,一脸英雄气,甚至“长叫三五声”、“投笔抗声连呼叫”。这种带有表演气味的书写过程,的确让观者的视觉追逐,以为遇上了大手笔。
如果是端坐而书,就显得平淡无奇,温和平静,没有看点。
一个人也很需要坐下来,收束招式,敛性息心,静态地进行腕下动作。譬如我们见过的小品、小字,它们的精美细腻,就是于坐下而产生的。
有人问宋代理学家程颐如何作学问,程只说了简洁的三个字:“且静坐。”程颐“每见人静坐,便叹其善学。”朱熹也认为读书闲暇且静坐,才能思索义理。一个书法家坐下来,不仅是一种状态趋于静止、收敛,整个心态、性情也随之安稳落座而松弛、舒展、从容。因此静坐不仅是一个外在姿态的安顿,也是内在的养护、调节,然后,可以创作了。文征明中、晚年的小楷,让人看到了坐在桌前的心理定力,均匀、持久、安然地调遣笔锋,毫不苟且精细入里,与风风火火掣笔而走全然不同,让人不能忽视坐下来的功夫。
坐而论道——为什么不站而论道呢?因为站着论说是很难进入内在的,站着意味着移动、走开,或者想尽快地解决问题。要论辨析理,坐下来意味着要拿出整块的时间来赜微索隐,而不是草草了事。晋名士书家聚在一起谈玄,谈言尽意论、才性论、养生论、佛理,这些归属于形而上的辨析,既要讲究论辩技巧,又要显示独到兴味,不踏踏实实地坐下来还真不行。这些书法家坐而论道时手执麈尾,随谈锋而动,既稳重又潇洒,不失为一种辅助坐姿的良好道具。在古代书法家的书斋生活中,坐的比例是非常大的,坐着援笔抚琴,披卷发函,秉烛促膝论艺不知夜半将至。正是坐态使身心舒适优游涵咏。清人吴乔就批评:“粗心浮气,陈浊钝滞之根也。粗浮在心,必致陈浊在笔。”浮躁为当代病,正是缺乏安然的心境。

动态、狂态的基础是静态,缺乏前期静心坐写的人,往往视坐如针毡,而以站姿狂抹来进行创作,试图通过快来遮掩笔墨的不足,结果法则愈远,风规不存。坐着写的耐性没有了,坐着写的过程缩短了,那么他站起来用笔,只是一个架式。现在,这种虚张声势的癖好,不是少了而是多了。与之相附和的是书法欣赏,坐下来欣赏的缓慢过程,也变成站立行走。展览厅里很少备有椅子,而真正要欣赏一件作品是不能一晃而过的。如果有一把椅子,安稳地坐在佳作前,会期指归,得其神理,品其妙趣,真是一件快意的事。金圣叹就谈到:“我纵心寻其起尽,以自容与其间,斯真天下之至乐也。”要达到这一境界,不坐下来着实不行。
古代的椅子设计颇具匠心,尤其明清的椅子,线条趋于简练,背板的弯度与人体背部曲线相一致,人坐其上,读书、挥毫效果奇佳。
应当给自己的精神备一张椅子,且静坐。

煎鱼之悟

读《道德经》,里边说道:“治大国若烹小鲜。”把大国的治理与生活中的煎鱼连在一起论说,着实让人有新鲜感。它的意思是,治理国家像煎鱼,不要不停地折腾,翻过来翻过去,不仅煎不好,反而把鱼给翻动得支离破碎。
书法的学习也和煎鱼有相似之处,需要相对的稳定,或者相对地投入。书法资料、信息越来越多,当代人的眼福远远超过了古人,就是地处偏僻,也可以通过各种手段获得自己所需的法帖。现在的书学者各自拥有大量的书法材料,使自己扎根在肥沃的土壤里,得以充实和壮大。在其它历史时期,人们阅读名帖的可能性很小,像唐太宗喜爱之《兰亭序》,也就他身边那几个官僚可以一起共享,百姓哪能亲睹。一个人拥有的名帖少,视野必然小,甚至还找不到自己喜爱的字帖。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字帖几乎阙如,“不知有汉,无论魏晋”,所谓书法荒年是也。
当书法碑帖不断问世,大量印刷,人人拥有精美法帖,是否就有利而无弊了呢?法帖众多令人茫然,或如四时异景,万卉殊态,观之眼花缭乱,美不胜收,以致精力分散,取舍无端。一个人没有相对稳定的阶段性目标,也就容易游移,浮轨滥辙,驾空凿虚。
这就有点像不会煎鱼的人,一边还未煎好,急忙忙翻动,最终连自己都茫然无措,不知下一步如何做好。白石道人说过:“一家之语,自有一家之风味。如乐之二十四调,各有韵声,乃是归宿处。模仿者语虽似之,韵亦无矣。”一个人缺乏一个固定的审美场,只是采集皮表,蜻蜓点水之功,阶段性效果不明显,更遑论长久理想。古书家书风内在多不同,或平澹蕴藉,或高壮浑涵,或绮丽秣郁,或苍古沉著。即便学了外表,内在却需要沉下来,深研不已。相对的封闭意即戒急戒躁,戒思迁,而专注、着意于一家,以至有阶段性小成果。
宋代魏了翁说:“日月之代明,星辰之罗布,山川之流屿,草木之休息,凡物之相错而粲然不可紊。”书法风格也有自己的戒律、规范,甚至与他体相抵触、悖逆,独立性尤其强。有的书风是不可融合的,怪异极端,合之两伤,只能一家迥立;有的书风可以融合,却要摒弃不协调处,使之双美;而有的书风相近相融未必有新意,不如远交,再起楼台。如此等等,复杂纷纭。那么,必然要有许多时日、精力对峙,研深究远。那种缺乏自我节制,放纵审美情感,使创作手法繁杂无序,也就难以凸显出特征。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