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醉酒记


□ 万里容

  我的酒量不大,但我的酒欲是极大的。
  皆因人生总经不起反复推敲琢磨,仿佛什么都有,又什么都没有,有时难免以酒来颠覆自己。那种游离竟是美妙的,醉酒带来了畸锐的快乐。有人吵吵闹闹如初生,有人悲悲凄凄如末日,醒者如观戏,醉者只一径与自我作战!
  我对酒表现出的喜欢,常使旁人吃惊。酒如奔马,载人一日千里;酒如魔镜,令人原形毕露。生活中,响亮的烦恼如铜管乐,微弱的快乐如弦乐,内心挣扎如爵士鼓一般颠狂,梦想至多是难得的几个休止符,喘息未定;醉酒,则应是众声俱鸣中的一个走音了。
  记忆里,两个男孩两个女孩,欢游至午夜,小屋的阁楼上,大家和衣挤在一处睡了,一人夜起,叮当一声,踢翻了墙角处的一个瓶子,立时满室异香,惊动我们。一瓶被主人家藏起的新疆伊犁土制的“玫瑰香”酒,像凉爽微甜的春雨或是柔嫩的叹息一般的酒香,飘散开来。
  这热烈、有趣、令人疲倦的酒,这飞翔的、旷野的、花红柳绿的酒,我可以说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一位诗人的咒语,惊动我们年轻生命中关于美的幻觉。我多么喜欢这第一次,在早晨的鸽羽灰的微光中软软地醉去,我的慌乱与脸红,明媚与迅速地长大。
  薄如蝉翼的酒香。
  十七岁的天空一片轰鸣。
  饮酒要饮得畅快,一是心中无阴影,二是不争强好胜,三是把酒当作好友。
  不舍得喝醉的人是可怕的,至少是无趣的。最无情的应曾是最多情的,最敢于醉的也是最勇于醒的。我那么想。
  爱酒的人重性情。我的一个女友,举啤酒瓶而饮如吹号角,喝多了就拍桌子,啪的一下四座皆惊顾,她却在那里痴痴笑笑。另有一诤友常爱说喝高了,一个“高”字,一说就有了极速奔驰的感觉。也有的人是那种很安静的豪饮,坐在那里一杯又一杯地自己劝说自己,然后一语不发地站起就走,满脸倔犟。
  醉酒使我们,可以作为一个冥想者,一个视而不见的人,一个听而不闻的人,拟想出翅膀、皇冠、时光倒流等非现实的幸福。
  对生命的怀疑和痛恨,爱和甜蜜屈服,全都浮了起来又沉了下去,如此反反又复复!
  成年人醉酒后的纯真无邪,大抵是让我感动的,至于那些酒后的恶言兽行乱性,却也不能归罪于酒,皆因人性之薄恶与软弱,被酒精无情放大勾引。
  中学时,那个教授历史课的女老师,姓马,短发,洁净,写得一手十分神气的板书。她的丈夫却是一个十足恶劣的酒徒,行走如懒惰且杀气腾腾的熊,常在乱醉中毒打妻子。我曾见她在课前扶墙慢慢一步步向教室挪去,推开门后,她脸上的疼痛和屈辱都不见了,只是嘴唇上留下青白的牙印。
  后来一度我因生病缺课数日,返校时才知出事了,马老师将她丈夫以乱刀戳死。事发前,她把办公室打理整齐,在家门口遇到邻家孩子,她长久地把手放在孩子的软发上抚摸,默默无言。
  有看见的人说,被发现时,她坐在屋子中央,地上的血向四处惊慌乱流,一堆酒瓶子东倒西歪,她正把那些烈酒不断地喝下去,像喝最苦的药。那人咋舌:“吓,那酒气……”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沙地》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沙地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