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迎面吹来故乡的风


□ 梁端春

  读完贵刊今年第5期《李大筐的脚和李小筐的爱情》这篇小说时,我想起了《高山下的花环》,作品虽欠雕琢,但真是那种可以流传下去的好作品,有一句歌词是这样写的:迎面吹来凉爽的风。而我读这篇小说不久,却慢慢感觉迎面吹来的是故乡的风,那风清新、天然,让人倍感亲切,而且那风还特别有乡野趣味,时不时就把我看乐了,这是指作者的文风自然幽默。
  当然,《李大筐的脚与李小筐的爱情》这篇小说最出彩的地方还在于作者对人物的成功刻划上,像李好嘴的儿媳,作品提到她的,只有一句话,就这一句话也是为了写李好嘴而顺带捎的一句,而且在这一句话里她说的只是一个字“爹”。好就好在这一个“爹”字她是一连喊了好几遍的,这便把一个又气又忍不住冲口说出了气话的农村小媳妇活脱脱给刻划出来了。用句却仅一句,用字也仅一字,不得不叹服作者用笔的经济与传神。类似的例子还体现在对那个骂狗的人的刻划上,也是短短的经济文字,却让我们看见了一个路见不平想拔刀相助又不敢又不甘,便骂狗出气的人。虽然作者并未给我们说那人的年龄、相貌、姓甚名谁,但作者却在屈指可数的几十字里给我们传达了人性中的善与丑,甚至善丑面前他如何掌握,作者也给我们作了比较生活化人性化的真实的刻划。
  在这篇作品里,作者刻划得最成功的自然是李大筐了。读李大筐的生活时,我想起了故乡的一个侄子来,他在我的印象中从来都是合不拢嘴的,整天没大没小的,他爹拿他没法。他俩儿子口里喊他爸,心里却从没拿他当父辈样的人去敬畏。往往是一句话的事,他爷们之间就干起架来,嘻打哈笑的,什么话都说,还你骂我也骂彼此骂着玩。我想,因为有了李大筐这特别有趣的父亲,便奠定了作品的幽默风格。但读完整篇小说时,我才对李大筐有了更深的认识:他虽胡闹不分长幼,其实骨子里,他还是有分寸的。他表面上不在乎儿子的爱情,其实内心里无奈,没法呀。一旦机会来时,他立刻不说“我的脚咋办”的话了,还对儿子又拧又训的,百般苦心地让儿子把自己背了回家。后来他的腿跛了,还说是为省钱,这又何尝不是在为儿子的爱情作长远打算呢?我之所以对李大筐有这么多的理解,完全是因为作品结尾处的一句话“李大筐连头也没抬”给引起的。想想,原来一个与儿闹惯了的人,突然就不与儿子开玩笑了,连头也不抬了,这是为什么呢?直到这时,我才理解,作为一家之主一个父亲,李大筐心里也愁。于是,李大筐的形象一下子在我眼前就更加真实起来,那可是一个形神兼备的一个活生生的人啊!作品的风格除了幽默之外,也更多了份凝重!
  至于李小筐,作者把他刻划得也真实、特别得很。在这里我主要想说说他的真实性完全有别于其他农村题材里的类似形象。都什么年代了,那些小说一写农村小青年,还是那么憨厚那么老实,竞和他们的父辈相似得原地不动。孰不知现在的农村小青年与城里的新人类相比,明显的区别只是都有手机,手机响了后,一个响了就接,接了就聊,并不想多在平钱事;一个却响了就关,关了再打,打的当然是不花钱的单位电话了,与农村的相比,城市的更现实,不怎么顾掉不掉价的事。......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