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非默的诗


□ 非默

  

  非 默

  夜鸟

没有谁来敲门

墙上的挂钟不安地嘀嗒着

我整夜和衣侧卧

背对着那只鸟

窗子早已在黄昏时打开

那只鸟一动不动蹲在窗台上

那鸟儿不鸣不叫

天一亮就会悄悄消失

我始终没有看清它的颜色

我不敢转过身去

那双幽幽的冷眼使我发冷

我知道那只鸟在注视着我

想象中正一点一点将我啄食

船形的枕头开始在室内漂浮

提醒我今晚的月亮很圆

幸福的是人常因恐惧而狂喜

在这寂寞的长夜

你竟能一个人拥有一只鸟

并且没有谁来敲门

  无题

把眼睛藏进风里

把宽大的额头

藏进不平静的波浪里

有鸟替你飞翔有玫瑰替你呼吸

风追逐风,落叶追逐落叶

语言的面孔涂满词句的泡沫

谁在寻找自己的声音

又在要求自己的颜色

脚和道路都在苦苦寻找

感受着无法互相发现的痛苦

当日子一一倒下,时光的墓园

多少折断的羽毛如漂?白的墓碑

你来了,你存在,然后你消失

没有谁能够成为不变的风景

呼吸在风景之外翅膀之外

最终,你只能茫然凝视

孤独地悬在四个季节之间

——像一只倒挂的蝙蝠

  一刹

这是人生所能期待的最好时刻

我们由此而学会感恩

深渊也不会令你惊恐

你在黑暗中一点一点亮起来

那束光来自你心里最深的地方

你苍白的四肢不再流血

任辽阔的风从荒芜的额上吹过

静静倾听着世界的陷落

如倾听一支正在消逝的颂歌

遥远的事物开始向你慢慢接近

这凝神的瞬间熠熠生辉

崇高的愿望如破旧的船帆

无数次升起又无数次落下

你曾飘然来到日夜向往的海上

这时刻使你庄严又使你温柔

置身其中却又浑然不觉

日子的双目失明空空的房间里

你赤裸着被钉在潮湿的墙上

  弦上

那弦上的声音是愈去愈远了

群鸟飞过后

我们只能面对一片收获净尽的大地

虔敬的日子还未上路

温柔的歌曲就已消歇

房屋是没有的

爱是没有的

有的只是拍不完的石头

和泊满天涯的脚步声

落光叶子的树木静静围在一起

等待着第一场大雪的来临

谁也不知道该怎样度过冬天的长夜

那弦上的手又该如何弹拨我们

在这荒凉的季节

既无人召唤亦无人倾听

  雪夜

照眼的星子一闪

——第一片雪花飘落了

紧接着就是你的诗

一个字一个字往下落

洁白的稿纸在面前铺开

瞬间便有纷纷扬扬的落雪

独自一人在雪夜里行走

听得见自己的一呼一吸

微弱的雪光中你惊异地看见

在你足迹所至的地方

隐约有野兽出没的痕迹

走过池塘和村舍谷仓和牧场

曾经黑暗的心注满遥远的光芒

这一夜你走了很远的路而那些字那些词如移动的

手指轻轻触开石头的花朵

当孤独的足音渐渐逝入空无

你伏在温暖的晨曦里酣然睡去

有白白的雪花覆盖着你

有黑黑的野兽守候着你

  悄悄

独自来到世界

住在城市

或乡村

你已习惯一个人说话

悄悄说些草木能懂的话

说些禽兽能懂的话

悄悄说些星星能懂的话

说些雪人能懂的话

在没有大海的地方

多说一些鸥鸟的事情

让深山里的石头

听见鲸鱼在歌唱

愿意听你说话的人

在暗中伸出手来

让眼睛和眼睛

悄悄碰出火光

  一块滚动的石头

一块滚动的石头

什么时候开始滚动

从大水里滚过

从大火里滚过

石头包藏着

  时间的黑暗

石头隐匿着

  自身的火光

石头 滚过

  鸟的巢

石头 滚过

  兽的穴

一块滚动的石头

衮人人的世界’

一块滚动的石头

开始 正确的思想

一块滚动的石头

终于不再滚动

一块石头 终于

从地上站起身来

一块石头 终于

朝高高的山顶走去

  乌鸦

一个有雪的上午

穿过房屋后面的林子

我走了很远

去为一首诗

寻找一个形式

太阳很亮

雪地的反光白得耀眼

一个人感受着

天地间的那种静

能够听到雪尘

从空中洒落的声音

一棵高大的树上

落满了乌鸦 

乌鸦是黑色的

  责任编辑/孔令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非默的诗”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