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牡丹亭》“至情”主题的历史文化渊源


□ 刘松来 乐帧益

  内容提要 本文从历史文化的维度系统梳理《牡丹亭》中“至情”主题的形成过程与演变轨迹,力图阐明“至情”主题的渊源有自和历史悠久,并揭示《牡丹亭》中这一主题超越同类作品的精神价值与哲学意蕴,从而为人们解读《牡丹亭》提供一个理论的新视角。
  关键词 牡丹亭 至情主题 文化渊源
  
  《牡丹亭》是我国戏曲史上一部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传奇作品,对后世影响极为深远。汤显祖在《牡丹亭·题词》中宣称:“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可以生。生而不可与死,死而不可复生者,皆非情之至也。”汤氏认为这种一往情深﹑超越生死的感情不同于普通的男女恋情,而是“情之至”。所谓“情不知所起”,是指这种“情”乃与生俱来,不需要任何具体缘由;而“生者可以死,死可以生”,则是指这种“情”具有超越生死的绝对自由性。这种不能“以理相格”的“情”,即是所谓“至情”。我们认为《牡丹亭》中的“至情”主题并非汤氏凭空创造,而是渊源有自。梳理浩瀚的中国文学史,人们将会发现这种“至情”主题早在原始神话中便初见端倪,并在后世的文学作品中不断演变且最终定型。
  
  一﹑二妃殉情——“至情”主题的原始胚胎
  
  关于舜帝之二妃娥皇、女英的神话传说,古书中较为常见,《山海经·中山经》即有“洞庭之山……帝之二女居之”的记载。在《水经注·湘水》中,传说舜之二妃是溺水而亡的:“大舜之陟方也,二妃从征,溺于湘江,神游洞庭之渊,出入潇湘之浦。”而《群芳谱》则有如下文字:“世传二妃将沉湘水,望苍梧而泣,洒泪成斑。”可见二妃是伤心欲绝,含泪殉情的。西晋张华《博物志·史补》云:“尧之二女,舜之二妃,曰湘夫人。帝崩,二妃啼,以涕挥竹,竹尽斑。”
  这个在民间传说中逐渐成型的凄美神话故事有三处情节特别值得后人重视:其一,二妃深爱自己的丈夫(这是其殉情的基础);其二,二妃因为丈夫的死悲痛不已,最终殉情而亡;其三,二妃死前,泪水溅竹而成斑状,故成“湘妃竹”(即斑竹)。考诸文学史可以发现,以上三个情节实际上已经隐含着后世表现“至情”主题文学作品的三大要素:男女互爱、殉情而亡、天显灵异。
  如果说娥皇、女英的故事纯属神话,那么有关孟姜女的传说则多少可从古代典籍中找到一些历史依据。《左传·襄公二十三年》有杞梁妻郊迎丈夫灵柩的记载:“齐侯归,遇杞梁之妻于郊,使吊之。辞曰:‘殖之有罪,何辱命焉?若免于罪,犹有先人之敝庐在,下妾不得与郊吊。’齐侯吊诸其室。”类似的记载还先后出现在《礼记·檀弓》和《韩诗外传》中,据考证这便是孟姜女传说的源头。到了汉代经学家刘向的《列女传》中,原先的历史记载不但加入了许多“三从四德”之类的说教内容,而且掺入了不少神话成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文艺研究》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文艺研究 Tags:牡丹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