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王小花讨债


□ 张卓玛

俺叫王小花,翻过年就十七了,人们都说十七的姑娘像朵花,俺确实是俺屯子里数一数二的一朵花。不过,就算俺水灵得可以掐出水来,四乡八舍的小伙子也没几个愿上俺家提亲的,为啥呢?俺家穷呗!
穷就没法改变的么?俺不信,于是收拾好东西和隔壁的山菊一起进了城在一家玩具厂当了清洁工。
正当俺干得欢畅时,玩具厂解聘了俺。俺慌了,找到厂长,好话说了一大箩筐,不料厂长两手一摊,皮笑肉不笑的说:“厂里资金越来越紧,我们有啥办法!当然,如果你愿意帮厂里收回别的厂拖欠的资金,我们还是非常愿意要你的!”
俺不愿意丢掉玩具厂的工作,稀里糊涂就带着俺一个月的300元工资来到了新州,因为厂长说新州贸易公司欠了我们30多万元--30多万元呐,俺想着都头晕!
到了新州,俺东南西北都分不清,最后还是让路边的警察大叔把俺带到了新州贸易公司。进了总经理办公室,俺看见一个体重肯定比俺家养的大肥猪还重的男人坐在一个大黑沙发椅里面,俺猜他就是俺要找的张总经理,于是,俺怯生生地递上俺厂长的名片,讲明了俺的来意。 不料,这张总经理本来还炯炯有神的眼睛,一听我讲明来意,马上耷拉下了眼皮子:“不是我不愿意给啊!实在是无法周转啊,你看是不是回去给你们厂长说说,等过段时间手头宽余了,马上就将钱打到你们账上?”
俺自然不肯回去,回去了俺的车票岂不白掏了?俺便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的对张总经理说:“张总经理,不是俺厂长为难你,实在是因为俺们厂快发不起工资了呀!你就发发慈悲,把钱还给俺们吧!”说着说着,俺的眼泪就止不住地滑了下来,正在这时,外面响起了敲门声,原来是刚才领俺进来的秘书小姐要向张总经理汇报工作了。
秘书小姐进来以后,狐疑地看看厂长,又看看满脸泪痕的俺,没有多耽搁,两三分钟就出去了,不料,一会儿就一拨又一拨来人了,有的是汇报工作的,有的是请示工作的,每个人进来都会若有若无的瞅瞅俺。俺慌了,这么多事缠着张总经理,那俺的事啥时候解决呀,这么一想,俺冲口便说:“张总经理,你别把俺扔这儿不管呀,你不答应俺,俺只有下班后跟你回家解决了哦?”说完,俺的眼泪又不争气地滑了下来。
刚进门请示工作的经理司机愣了愣,皮笑肉不笑的说:“姐夫,哦,不,张总,你们还有事呀!那我不打搅了,你们慢慢谈,慢慢谈!”说着就退出了门外。
张总经理蹭地站了起来,叫道:“哎,小王,小王,等等!”可这小王走得比耗子还快,眨眼便没了踪影。张总经理那张胖胖的圆脸一下涨成了猪肝色,他用他那和小萝卜一样粗细的手指指着俺说:“王小姐,请你注意自己的言行,不要妨碍到了我的私人生活!现在,我还有个重要的会议要开,你请便吧!”
俺委屈地从总经理办公室里冲出来,俺想,是你欠俺的钱,你还好意思对着俺大喊大叫,俺就是问你要钱嘛,咋又妨碍到了你的私人生活?俺委屈得直哭,办公楼里的人都看着俺窃窃地说着什么,俺也不想听,俺只觉得这新州的人一个比一个脑袋里进的水多!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新故事》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新故事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