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蝎子和壁虎


蓝蓝的天映照着蓝蓝的海,蓝蓝的海环抱着美丽的长山岛,这里驻扎着我的大兵丈夫和他的战友。
  那是一个夏季,我带着孩子来到了他的驻地——北长山岛。军营就坐落在一个不足百人的小渔村旁边。门口就是大海,波涛不停地拍打着海岸,反复地唱着生活的咏叹调,给人一种清新的感觉。喜欢大海的儿子,在海边捉小螃蟹,一直玩到很晚才回家休息。宿舍虽然简陋,但毕竟是温馨的家,我们很快进入了梦乡。
  正当我睡得正香的时候,忽然感觉胳膊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地扎了一下,又痛又麻。我迷迷糊糊地坐起来,嘴里却在大喊:“我的胳膊,我的胳膊!”大兵听到了我的喊声,“呼”地一下,从床上蹦起来,“怎么了?怎么了?”一个劲地问。我说:“我也不清楚怎么回事,胳膊疼得受不了。”借着灯光,他仔细地看了看我的胳膊。我这才发现,我的胳膊好像是被什么东西蜇了,红红的一大片,用手一摸硬硬的,越看越觉得疼,心里有一种想哭的感觉,嘴里却嘟囔着:“这是啥地方,连睡觉都睡不安稳,难道这有蜂子?”听了我的话,大兵也不言语,我被一种莫名的失落包围着。
  在我的记忆中,蜇人最厉害的就是大黄蜂了,可今天蜇我的凭感觉可比大黄蜂厉害多了。我捧着自己的胳膊,一个劲地吹气,尽量减轻疼痛。再看那一位,走到床前,一手抱起熟睡的孩子,一只手轻轻地掀开被子,这一掀,我的眼睛瞪圆了,嘴也张大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妈呀,棉被下面藏着一只翘起尾巴张牙舞爪的大蝎子,这可是我第一次近距离接触它,我真的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也闹不明白,它是什么时候来到我们的宿舍参观的。再看那只暴露在灯光下的蝎子,“嗖”的就溜到了床下。大兵可来劲了,拿起地上的拖鞋,脑袋钻到床下,“啪”的一下,那蝎子就老实地趴在地上再也不动了。我担心它没死,用拖鞋捅捅它,确实不动了。我才把心放到了肚子里。
  大兵这时也轻松了,连忙说:“没事了,没事了。”听了他的话,我就放心了,我忙问:“海边经常有蝎子到家里来吗?”他说:“海边有蝎子,但也不是经常到家里来,今天大概是听说你来了,想到咱家里看你吧。”我说:“海边的蝎子还挺有人情味啊!”他笑着说:“睡吧,明天还要上班呢!”熄灯,躺下,想睡觉可胳膊疼痛得厉害,无法入睡。我只得睁着眼睛,看窗外的明月,听大海的涛声,似乎这样可以减轻一点疼痛。也不知到了什么时候,我隐隐约约感到,窗玻璃上有什么东西在爬,速度也不快。我吓坏了,猛地推醒了身边的大兵,急促地说:“有蝎子,有蝎子。”他从床上跳起来,大声问:“在哪儿?在哪儿?”我打开灯,指了指玻璃。大兵蹑手蹑脚地走到窗下,抬起头,往空中看了看,说那不是蝎子,是一只壁虎在捉虫子。我不相信他的话,亲自看了看,确实不是蝎子,我大概是被蝎子吓破了胆吧。大兵拍拍我的肩膀,笑了笑说,不会再有蝎子了,放心睡吧。
  大兵很快入睡了,发出均匀的鼾声。我翻过来转过去,就是不敢睡。越睡不着胳膊越难受,我只好盯着那只壁虎,看它在玻璃上爬来爬去的,拖着那长长的尾巴,不知怎么回事,我又把它和蝎子联系在一起,老是感觉它就是可怕的蝎子。我又忍不住,打开灯,推推大兵,小声地问:“玻璃上不是蝎子吧?”“是壁虎!”他回答,就像是在说梦话。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威海卫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