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非典型时期的典型谎言


□ 祝 勇

我们的谎言并不高明,如果那时能够到刘京同事的家里去串门,就会发现家家户户都在重复这样的谎言。不需抄袭,内容大抵一致。
“非典时期”,我成了一个谎言大师。
妻子刘京是她们医院开设非典病区之后,第一批进入病区的医护人员。那时我正为北京电视台撰写一部系列的人文纪录片,很长时间没有回家。有一天中午,我正在台里吃饭,刘京突然打来电话,说她今晚要进非典病区了,什么时候出来不知道,晚上只能匆匆回来见上一面,拿些衣服和洗漱用具就走,要我晚上一定回来,还威逼利诱:如果晚上你不回来,说不定这辈子就见不上了。最后她叮嘱我两句话:一是务必不能跟家里任何人说实情,二是实际情况比想像的严重,要我在外面一定小心。
当天晚上本来安排了一些事情,下午我料理了一下工作,就匆匆赶回家中。说谎是一门技术,它第一需要的是好的演技,明明是假话,但说起来不能心虚;第二需要好记忆力,过几天忘了自己胡编的细节,就会自己戳穿自己的谎言,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显然,从一开始我就对自己在这方面的能力产生了怀疑,因而进行了充分的准备,勤学苦练。对双方父母,刘京和我统一口径如下:她们医院设立了特别病区,但她只是进行后勤服务(她在医院的工作是健康宣传),不上第一线;另外,医院目前只收了一例疑似病人,仅仅是发烧,并未确定为非典,很可能是一场虚惊。真实的情况是,医院已经收了非典病人,而且她直接与病人接触。我至今清楚地记得那个日子:2003年4月16日,北京迎战非典的初期(四天以后,卫生部和北京市的主要领导发生了变动),由于当时经验不足,防护措施跟不上,在病毒感染者和发病者中,医护人员占了很大的比例,而且已经有医护人员死于非典。把真实情况告诉老人,他们会非常担心。
对女儿开心,显然用不着费那么多口舌,只要说妈妈有工作,这段时期回不来就行了。开心忙着画画,一时还顾不了那么多。但开心是个认死理的人,她想要妈妈的时候妈妈不在家,她可不干,特别在晚上睡前,她总要妈妈给她讲故事,不然她会大哭以示抗议,在这方面她是个坚持真理的人。很难编出一个令她信服的理由说明妈妈为什么长时间不回家。
但那天她只关心手中的水彩,糊弄她的难度不大。看来这一晚要平静地过去了,但没想到刘京又走了一步险棋。我一看到她的举动就觉得肯定要露馅———由于我把照相机拿到了电视台,刘京这天又借了一个数码相机,要跟女儿照几张合影。别说岳母一下子明白了八九分,连我的心情也被搞得一下子沉重起来,真有点生离死别的感觉了。也许,这就是她与女儿最后的合影。岳母显得很生气,她拒绝拍照,只有开心始终保持着她饱满的情绪,一看又要上镜,就鼓足精神对着镜头做起鬼脸,任我怎样“谆谆教诲”都摆不出一副淑女的模样。时间快到了,我看烂泥糊不上墙,只能将就着拍了。摁快门的时候,我心里想,别看你小丫头现在美,如果妈妈真的回不来了,以后你会后悔一辈子。这样想着,鼻子有些酸。眼看要穿帮,我赶快带开心回到她的房间,顺便稳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