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灵位安在哪里


□ 刘建华

  四男二女六个崽女,死去的老头子的灵位竟然无处安放,活着的魏婆婆的心又何曾有地方安放?那个抱着独眼鸭逡巡在几个儿子房前的老婆婆,谁在暮色中看见了她的凄凉?
  
  魏婆婆终于看到窗户的缝隙里透进来一丝光亮,心里舒了口气,这就可以起床了。及至穿衣的时候,她就惯性地忙乱起来,如今手脚不灵便了,但心里的急忙却不减当年。为此她常常穿反了毛衣,或是把棉袄的扣子扣到了罩衣上。
  其实如今魏婆婆还用急忙什么呢,四男二女六个崽女早已各自嫁娶,分家另住了,老伴魏公公也谢世了一年多,偌大的魏家老屋只剩下她一个人住着。不用早起煮好饭打发崽女们上学,也不用服侍魏公公田里出早工,连猪牛大牲口也不养了。她有的是闲工夫可以多睡一会儿,就是多睡半天也不要紧呢。
  可是她如今上了年纪,睡眠就要得少了。年壮的时候,她的身子在活计上绑着,忙得只恨把眼皮挂起来不让合上,那时最大的盼望就是哪天把魔一样缠在身上的任务做了结,打扁脑袋好好睡一觉。谁知如今任务是了结了,可觉却不要睡了。每晚打个盹就醒,醒了就再睡不着,躺在床上腰酸背疼,盼不来天亮,那个难受竟比做活还苦呢。
  魏婆婆起床后,一边扣着衣扣,一边就去院子里。她先打开鸡舍,十几只鸡就“咯咯咯”地冲出来,扑扇着翅膀,伸长一条腿拉直,又换另一条腿伸长拉直。那只大雄鸡则耸起脖子,把脖子上的红毛松开了竖起来,使劲甩几下头,用嘴巴在地上叩叩,再拉开大翅膀扇起来,扇落一地的鸡毛。魏婆婆就会心一笑:你们也睡累了。
  睡累了的还有鸭舍里的四只鸭,听见鸡放出来了,它们等得不耐烦,“呱呱”地在里面叫着,用嘴甲啄得木板的舍门“哒哒”作响,发表它们的抗议。魏婆婆骂一声:“等我来,赶头刀啊?”说着把鸭舍门也打开了。
  鸭比较怕饿,一出来顾不上拉腿扇翅,急不可待地一齐抬起头,仰着长脖子围着魏婆婆乞食,连那只瞎了一只眼的独眼花鸭也叫得挺卖力,一点不偷懒。
  这时黄狗也从狗洞里钻出来,挂起后腿在木槿树扎成的篱笆上撒了一泡尿。
  院子里就有了生气,魏婆婆也不觉得孤寂了,倒好像力气也睡醒了,从骨子里爬出来。她就回到屋里,用塑料小盆盛出半盆鸡食,撒到院里。这是她拾的禾穗谷子,她收的苞谷米,她的这些收成够鸡鸭吃上一阵子。
  鸡鸭开始早食,只只都像上足了发条,争先恐后地低头狠啄。那只大雄鸡尤其霸道,兀然占在中间,样子像在跟谷食拼命。它穷凶极恶的吃相,让魏婆婆想起男人,先前魏公公年轻的时候,还有她的四个儿子都是这般吃法,正是他们那种饿鬼般的食量,让她累了一辈子。
  魏婆婆有点看不上雄鸡的吃相。其实她用不着喂养这么一只能吃不下蛋的大雄鸡,如今不孵小鸡了,鸡苗都是到孵化场去买,雄鸡还有什么用呢?如果说打鸣报晓,她更加不需要,她比鸡醒得早多了。但她还是喂养了一只,她想这么多的母鸡,没有一只公鸡也可怜,就养一只吧。养是养了,但是见它妻妾成群还这么不管不顾霸道地吃,魏婆婆就有点生它的气。她抬起脚伸进鸡团里拨了它一下,雄鸡打了个趔趄,立马又站稳了,复又没命地吃食。魏婆婆这个不友好的动作显然没给它带来多大麻烦,倒是其他的鸡受了惊,散开了一下又聚拢来。魏婆婆叹了口气,不再去管它们,退到鸡舍旁边,弯腰向里巡睃,拾起几只蛋进屋里去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