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陈永林微型小说两题


□ 陈永林

  作者简介:
  
  陈永林,1972年生于江西都昌。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微型小说学会理事、江西省作协理事、滕王阁文学院合同制专业作家,已出版《白鸽子·黑鸽子》《婚殇》《栽种爱情》等九部小说集。现为《微型小说选刊》编委。
  
  怀念一只叫阿黄的狗
  
  “那天晚上一直下雨,雨下得好大,雨点砸在瓦上,劈哩啪啦地响,像放鞭炮一样。还刮好大的风,风呼呼地叫,鬼哭狼嚎一样。半夜里我起来小解,听到门外有狗呜呜的叫声……”母亲又给我讲那只叫阿黄的狗的故事。阿黄的故事,母亲不知讲了多少遍,母亲只要一有空就讲,听得我都能背下来了。
  母亲一开门,见一只黄狗躺在地上,黄狗全身湿漉漉的,还冷得发抖。母亲说:“进来吧。”
  这只狗是外村跑来的。白天就来到村里,可没有一户人家收留这狗。那时我们村里都很穷,人都吃不饱,自然没东西喂狗。
  狗进了屋,钻进灶前的稻秆里面。狗呜呜地叫。母亲猜狗饿了,拿起晚上吃剩的两个熟红薯放在狗的面前。狗两口就吃完了,狗太饿了。母亲还想给狗吃的,但家里再没啥吃的。
  天亮后,父亲撵狗走。父亲不想养这狗。
  心善的母亲说:“孩子他爹,就养了这狗吧。我们每个人嘴里省一口,就不会让它饿死。再说猫来祸,狗来福。”
  狗可怜兮兮地望着父亲,嘴里发出呜呜的乞求声,父亲再不出声了。
  黄狗就这样留下来了。母亲给黄狗起名为阿黄。
  阿黄是只极聪明的狗。仅几天时间,阿黄就认得村里所有的人。那时村人都喜欢串门,只要村人进我家,阿黄摇头摆尾的。外村人一进村,阿黄就龇牙咧嘴地狂叫。母亲有时在邻居家串门,如突然想纳鞋底,就对阿黄说:“回家拿鞋底来。”片刻阿黄就把鞋底衔来了。阿黄很听母亲的话,母亲叫阿黄干啥,阿黄就干啥。
  这天,又到了开山的日子。一年也就几天开山。开山就意味着可以上山割茅柴,其余的日子封山,禁止任何人在山上割柴。谁割柴,便罚谁的钱。母亲起床时天还黑着,母亲煮好了红薯,焖好了饭,天才亮了。父母必须在开山的几天时间割一年用的柴。父母为割更多的柴,中午也不回家,带午饭在山上吃。母亲扛着扁担出门时,阿黄一直跟在母亲身后。母亲说:“回家,你得看好大木和二木。”
  大木是我大哥,二木是我二哥,大木那年四岁。母亲出门时对大木左叮嘱右叮嘱,要大木别玩火别玩水,要大木照顾好二木。二木那年一岁多一点。母亲一走,大木就把母亲说的话忘了。大木拿火柴玩火了,灶里的茅柴着火了,火一下烧着了房子。那时村里有劳动力的人都上山割柴去了,剩下的是一些老弱病残。大木那时吓傻了,只会哭。躺在摇箩里的二木哇哇大哭。阿黄便蹿进浓烟滚滚的房子,衔起摇箩里的二木冲出门。阿黄一身的毛全烧没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Tags:陈永林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