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初中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又见到了水等


□ 尚 楠等

  又见到了水
  北京市朝阳师范学校附属小学六(1)班尚楠
  
  “水哎——水哎——”这是我到了这座城市后头一次听到的最熟悉的声音。“啊!是水,一定是水来了!”我高兴得颤抖起来,急急忙忙往外跑。
  “水,水!”见到水,我像见到了百年没见的亲人一样冲过去,紧紧抱住了他,不松开。水也很激动,很开心。他捧着我的脸,嘴里发出“水水水”的声音,我知道他要表达的意思,他是在说:“哟,沙吉,你变得漂亮了,我都快认不出来了!”唉,我又一次觉得水不会说话真是不好,我又少了一次听别人夸我漂亮的机会。可是,水是怎么到这个城市里来的?他是特意来找我的吗?他现在靠什么生活?他过得好吗?这些我都很想知道,可水没法告诉我。
  见到了水以后的日子里,我每时每刻都在想着云婆婆,想着边边,想着妖门和腰门,想着白猫,想着青榴,想着巧巧和木秋千,还有铜锣和苇林姐……我希望有一天能再见到他们。
  童年的回忆,使我忍不住走到窗户旁,推开窗子,窗外是一条繁华的大街,人来车往。我在心里默默地喊道:“我想念你——我的童年!”
  
  重返小城
  北京市朝阳师范学校附属小学六(1)班 杜海铭
  
  又是七年过去了,当我再次回到我生活了七年的地方时,我呆住了——原来的小镇已经变成了繁华的城市,虽然各家各户的大门都气派多了,但那两扇腰门依旧存在。
  我没有急着去云婆婆家,而是先在四周转了转,当我走上那条没有太大变化的青石板路时,我想到了水。他现在还好吗?他回来了吗?哎哟,我的额头又隐隐地痛了起来。
  在走过一个生意看起来很不错的酒店时,我停住了,“木木客栈”?我愣住了,真的吗?是苇林姐把客栈又开了起来,还是铜锣真的回来了呢?我疑惑地走进客栈,刚一抬头,就把我吓了一大跳——一个高大壮实、充满活力的男孩站在我面前,我不禁大叫一声:“铜锣!”
  他好像也被我吓住了似的轻轻地叫道:“沙……沙吉?”
  “你真是铜锣?”还没等他说话,我又迫不及待地问,“你怎么回来了?你是怎么回来的?苇林姐呢?”铜锣笑着告诉我说:“那次遇险后,我凭着水性游出了洞,后来碰到了一只小渔船,打鱼的老人救了我……我姐嘛,正在那儿忙呢。”
  苇林姐好像听到了什么,跑了过来,看见我,忍不住哭了起来,我也想哭,可我更觉得欣喜和快乐。
  
  水回来了,又走了
  北京市朝阳师范学校附属小学六(1)班 张晨璐
  
  十年后,沙吉回到小城看望云婆婆。云婆婆看到沙吉变得更漂亮更可爱,跟小时候大大的不同了,觉得很欣慰。
  沙吉正和云婆婆聊着天,突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好像是在喊谁,仔细一听,便听见了:“水哎——水哎——”
  沙吉连忙跑出去,看见远处有一个高高大大的身影。这个人慢慢地走近,他的面孔渐渐清晰起来。
  “水,水,是水!”沙吉大声喊着。
  水好像不认识沙吉了,疑惑地望着这个突然出现在他面前的女孩。沙吉便在他的脑门上弹了一下,水顿时明白了。他一边笑,一边激动地说:“水,水,水。”
  沙吉觉得水长高了,也壮了。他们彼此注视着,笑着。
  第二天,沙吉被一阵吵闹声惊醒了,从床上坐起来,便听见“水水”的声音,听上去特别着急。沙吉赶紧起来,跑下楼去,当她把腰门打开时,便看见水在那里手舞足蹈的,好像在对她说:“我要走了,可能再也不会回来了,你要照顾好自己。”比画完了之后,水便头也不回地走了。沙吉在他背后哭着喊着,但沙吉的哭喊声没有使水回头,只留了一个背影给沙吉。
  后来,听云婆婆说,水在一个大城市里找了一份不错的工作,几次回来都找过沙吉,这回终于见到了她,他就觉得安心了,就走了。听了云婆婆的话,沙吉在心里默默地为水祝福…… ■
  
  三篇续写结局各有不同,但是文字里都氤氲着一圈圈化不开的、淡淡的忧伤,即使是笑着的脸也挂着泪水,我想这是因为三位小作者和《腰门》的作者彭学军老师一样在怀念,怀念逝去的日子与不再相见的伙伴!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