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青春的未名湖


□ 崔道怡




每个人一生中在心里,都会葆有一方水土,常能唤起美好记忆。
我的那方水土,名叫未名湖。名而未名,便引人遐想于未名中。
走进北京大学的西校门,迎面是办公楼。飞檐高脊,绿瓦灰墙,犹如殿堂,却不富丽,肃穆而优雅,绕过办公楼,穿过山林间曲曲折折的小径,便见一泓池水,坦坦荡荡,映着湖心的岛、岛上的亭、岛边的石舫、岛对岸高而玲珑的宝塔。
时当初秋,湖边环绕的一树树杨柳,依然悬垂鲜绿;环湖小路旁的山坡上,几棵黄栌间杂于苍翠青松,一蓬蓬心形叶片则已染上娇嫩的嫣红。而这红,这绿,都比不上那一汪湖水的色泽,那一脉波纹的光影,玉一样的澄碧,冰也似的清明
仿佛国画,幽幽淡淡,意境深远,但又不那么空灵;仿佛油画,浓浓艳艳,五彩缤纷,但又不那么凝重。仿佛走进仙境,神韵飘飘,情思渺渺,而实际感受的是人间情景;仿佛进入梦境,恍恍惚惚,朦朦胧胧,而内心品味着的则是庆幸。
那是只有来到久已向往的地方,才会产生的感受。1952年初秋,我赶上了好时节,如愿以偿报考进了北京大学。北大刚跟燕京大学合并,校址从红楼迁到燕园。我成为燕园之北大的第一届新生,建国后第一批来到未名湖畔的大学生
如果不是新中国正招揽人才,不甚强调出身,如果不是对大学生实行免费,包揽食宿一切开支,我是不可能来到未名湖畔的。因为,我父亲有所谓“历史问题”,“文革”过后才得清白。因为,我家庭生活贫困,无力供给我进高等学府。
参加工作以后,强调阶级成分,家庭出身的思想包袱一直压抑我心,压抑着我的命运。只有在燕园,是我有生以来最轻松最舒心的日子。虽还没能独立于世,但已走出阴影笼罩下的家庭环境,我可以无挂碍投身于未名湖的诗情画意之中。
人的生存状态与生命价值,离不开社会和自然环境的制约。
在我寂寞的读书生涯中,给我身心以慰藉的,唯有未名湖。



我性格内向孤僻,不愿也不善交际,更倾心于亲近自然。
未名湖便是我唯一的精神寄托,是我的伴侣,我的知己。
四年间,每当学完一天课程,晚饭后该上自习的时候,我都会先来到未名湖。晚霞照耀水面,铺开绚丽锦缎,而那斑斓色彩都浸润在水中,便成为水中云,是立体的,有层次的,变换着的。只有沉沉塔影,深深倒映在水深处,凝然不动。
轻轻绕湖一周,便沿环山小径,走进办公楼南的庑殿式图书馆。一排排书桌,一盏盏台灯,照亮着一颗颗求知的心。在图书馆里读文学名著,是我的追求、我的享受。大学期间的诸多夜晚,我都是在这样的营养、这样的美感中度过的。
每当假期,风和日丽,我便到我一个人拥有的露天图书馆,未名湖边。湖边半岛,建有绿瓦红墙的单拱券门,花神庙的庙门。大殿原在山坡,如今只剩废墟。而这废墟,杂花生树,成为一处幽静场所。在庙门前,沿湖高低错落,一圈石岸。
这石岸,这废墟,便是我的圣地。席地而坐,手捧书卷,沉醉于身处其间的现实情景,神游于心所痴迷的文学幻境。此情此境,使我的学习成果收益倍增。若旁边没有人,我时常读出声。若读的是古诗词,读的是普希金,便会成为朗诵。
一次全校朗诵竞赛,班里让我参赛的就是普希金的《致大海》。时当深秋,落叶铺金,又值傍晚,夕阳火红,我走进废墟,在一派金红中放声吟咏:“大海,你是我心灵的愿望之所在。我时常沿着你的岸边,一个人静悄悄地徘徊……”
那次朗诵,虽获得同学们的激情赞誉,却被一位校领导批评为“颓废情绪”。我渴望个性舒张,我追求学有专长,但那时校园里也已经兴起了社会上的“批判”风浪。我只能向湖水倾诉我的委屈:“哦,再见吧,大海,我的心灵充满了你……”
而今回想,当年的批评加深我的记忆,《致大海》确实是我的心声。
在那时,未名湖就是我心中的“大海”,是“我心灵的愿望之所在”。



当性与情欲望成熟,第一次跟异性约会的地方,该是终生难忘的。
我的第一次约会,同时也就是分手,使我更难忘记,难忘未名湖。
这种事情,如今有的早在初中就已发生,而我们那个年代大都是在大学期间。我更晚熟,直到大二才蠢蠢欲动:一见到她,见到那位气质、神情、容貌、身形在我心目中都是最美的女生,便会产生莫名其妙的幻想与冲动。
开始是在图书馆里,她常坐在我的对面,埋头一段时间,便会抬起头来,目光偶尔碰撞,不禁相视一笑。她的微笑,恬静柔美,时常令我魂不守舍,难再定下心来读书。她感觉到了,此后一经接触便立即闪开,回避我喷火的目光……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