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顾博士的婚姻经济学


□ 阿袁

  顾博夫妇第一次到中文系试讲的时候,把中文系的老师都吓了一跳。
  两人的落差实在太大,是天上人间的那种落差。顾言博士身体修长,不是一般的修长,是十分修长,站在讲台上,脑袋差不多和黑板的上沿齐了。而夫人陈小美娇小玲珑,也不是一般的娇小玲珑,是十分的娇小玲珑,站在高大的讲桌后面,整个人几乎找不着,只见一个小脑袋在那里,还总低着,黑糊糊的,和黑板打成一片。声音也低,低成了莺声燕语。还不是早晨出去觅食的唧唧喳喳的莺燕,而是傍晚倦了归巢的有气无力的莺燕。
  这是写作教研室主任俞非的比喻。俞非年轻时是个诗人,后来呢,成了诗歌批评家,是师大偶像级的教授。当然,这样讲有些不准确了,如果用英语表达这个句子,意思就会更清楚,因为“is”要用“was”,也就是说,俞非是师大当年偶像级的教授,而现在,已经沦落了。沦落的标志很多,其中之一就是,俞非到食堂去买馒头的时候,再也不会享受到特别待遇,别说食堂里的师傅不认得他,就是在那儿吃饭的学生们,也没几个过来打招呼的。这是自然,诗歌现在都不吃香了,更别说诗歌批评。皮之不存,毛将焉附?所以俞非平日的声气就有些幽怨,对人对事的看法亦有些刻薄。因为有诗歌的才华做底子,那刻薄还是升华了的刻薄,很文学很诗意,一说出来,总是很快就在中文系流行开来。这让失意的俞非略感安慰,也因为这个略感安慰,俞非更加沉迷于品评人物了,且品评的水平愈来愈高,愈来愈绝,总是三言两语,就让人形神俱备,简直有《世说新语》的风采。系主任陈季子因此建议他弄一个新版的《世说新语》,好流芳百世。这当然有讽刺和调笑的意思,但讽刺和调笑之余,也替俞非指出了一条学术之路。
  不过,就对陈小美老师的比喻而言,俞非还不是最刻薄的,最刻薄的是姚丽绢。姚丽绢是比较文学点的教研室主任,用的是比较文学的方式,说顾言博士和夫人陈小美是鹤与鸡,是鸿鹄与麻雀,是天鹅与癞蛤蟆——当然,最后一个比较比喻,是在私底下和陈季子说的。陈季子和姚丽绢的关系很好,两人既是领导与被领导,又是大学同学,还是有点儿镜花水月情意的男人与女人,关系十分多义且美好,也因为这多义和美好,姚丽绢在陈季子面前,说话和行事,向来横冲直撞无所顾忌。
  而且这一次姚丽绢之所以这么刻薄,还有很充分的理由。因为陈季子要把陈小美放在姚丽绢的教研室,这是当然,陈小美的专业是世界文学,不安排在比较文学教研室还能安排在哪个教研室?可姚丽绢那儿压根不缺老师了,至少不缺陈小美这样的老师。如果是顾言进她那个点,她还是很乐意的。她们那个点,博士相对少,男老师也相对少,大多是些科研能力不行而无比热衷于上基础课的女老师,因为这个,她早就在陈季子面前抱怨过几回,要陈季子注意生态平衡。陈季子总莞尔一笑,生态平衡自然是十分重要的,但他是系主任,要注意的生态平衡不仅是比较文学点的生态平衡,而是全中文系的生态平衡。比较文学点虽然都是女的,但文艺理论点呢,又差不多都是男的,从全局来看,雌与雄的比例,还是相当的。
  顾言就在文艺理论点。文艺理论点这两年打算申报博士点,所以要加强科研力量。顾言的科研是很厉害的,在校期间就在CSSCI的杂志上发表了好几篇论文,也拿到过教育部的课题。不仅如此,他还师出名门,他的博导,在圈内是很有影响的一个人物,近几年来都是文艺理论博士点的评审委员。也就是说,师大的中文系要拿下这个专业的博士点,有可能顾言的博导是个关键,至少是个能说上话的主儿。所以,中文系引进顾言,也是有着曲径通幽的打算。
  但引进顾言就必须解决陈小美的问题。陈小美只是个硕士,按师大现在的政策,硕士只能是教辅人员,做教务员,班主任,或到系资料室工作,总之不能到教学岗位上。但顾博夫妇不同意,顾博夫妇说,他们也联系了另一所高校,人家连试讲都省了,直接把陈小美的课程都安排好了,一门外国文学史,另一门当代外国文学作品选读。那所高校也在紧锣密鼓地准备申报博士点,是师大最直接最强大的竞争对手。陈季子这下子才慌了,赶紧打报告到校长那儿。陈小美作为特例,来到了中文系的讲台上。
  试讲当然只是走走过场,不管是谁,哪怕是校长的小姨子,要想成为师大的老师,之前也必须要试讲的,这是师大的规矩,是师大优秀的历史传统。但这传统发展到今天,已经成为一种游戏。因为讲课行不行,有没有做师大教师的资格,其实都由不得听课的教授们,而是上头早决定了的。教授听课的全部意义,在于挣那五十块的听课费,有时还能挣更多,有一百块或一百五十块,因为同时要听好几个人的试讲,比如顾博夫妇这一次,就同时让五位教授副教授在一个下午十分轻松地挣了一百块。和自己辛苦上课比起来,听课还是件惬意的事。
  当然,这惬意还不仅仅是因为挣了那点碎银子,更重要的是他们得到了一个机会,一个可以坐在那儿随意议论和批评试讲老师的机会。平日议论别人是有些不道德的,但听课时议论,那就是工作的一部分了。他们虽然不能影响校方的决定,但议论和批评的自由和快乐还是会充分利用的。议论和批评一部分关于专业,还有一部分和专业无关,完全是试讲老师的妍媸姿态,特别是女老师的妍媸姿态。比如有些女老师的打扮太招摇了,或者口红的颜色太鲜艳了,或者一颦一笑之间有些轻浮了,甚至女老师的哪个部分的长相长势,都在听课教授们的批评范畴之内。当然要在批评范畴之内,这是形式和内容的关系,好比分析一篇文章,你不仅要分析它的内涵,还要分析它的结构和表现手法。
分享:
 
更多关于“顾博士的婚姻经济学”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