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万物呈祥


□ 张全友

  小阿星没有吵醒正熟睡的爷爷和弟妹们,从暖烘烘的屋里挤出来,挤到这冰块似的大气里。他要先去师傅家拿到炉门上的钥匙。这个时候的天气像铁一样的冷,似乎真的要凝结成一块冰了。太阳,还在东边的山牙下睡着觉呢。天色,也极像是一片铁色。小阿星一双手捧到嘴边使劲哈着气,随后又摸摸耳朵。他觉得这样哈一下,从嘴里喷出的热气就会暖和一下手,继而还能窝窝耳瓜子。这真是一个难熬的冬天,要熬过三个月哩。等这三个月过去了,就是鸡年了。
  他们那地方,每逢大年初一早上有个喝稀粥的乡俗,一年一人喝一碗,喝一碗粥就认一岁。当地的人们都认为粥喝得越多,资历也就越大。比如吵架时那年长的会贬损对方:你才喝了几年稀粥?小阿星希望多喝粥,粥喝多了,才能快快长大成人。爷爷说,等你们粥喝多了,翅膀硬了,就成了会刨食的鸡,那样啊,爷爷就是死了,也就放心闭上眼啦。小阿星才喝了十三回粥,再喝一回,就凑够了十四碗,也就是十四岁的男子汉了。
  小阿星入师门学徒,是在“吃不吃三百六,穿不穿丈八布”的集体化年代。那年月好啊!那年月的人大脑不用思考问题,因此也就没有什么烦恼。早晨起来,不管人们吃得饱不饱,肩上一杆锹,都得去队部前的阳坡下集合。队长说,大南头洼地,出发。人们就出发了。干什么?不知道。没必要知道。到了队长自然会安排的。张三你们几个清理这里的杂草,李四你们平整那一方坷垃地。张三李四他们就去了,反正也是磨洋工。小阿星就是在这年不去上学的。爹死了,家里的中梁抽了,小阿星还能去上学吗?这是爷爷的话。爷爷说,孩子不上学了,要去学徒。
  小阿星的爷爷找到了大队书记。徐书记,孩子爹死了,我还不想丢这份手艺,就叫他跟上栓子学艺吧?爷爷在书记面前恳求着,老泪都下来了。一脸的寒碜相。徐书记说,这可是个肥差。那意思是许多人都盯着这份差事。铁匠炉遮风避雨,谁想去地里的大太阳下被晒着啊。爷爷说,换子死了,媳妇嫁了,我和这一窝孩子的日子,不好过啊。徐书记,我还不想丢这份手艺,想叫阿星去学。徐书记说,好吧,我再和他们说说,你们也着实可怜,就叫小阿星去吧。夜里,爷爷把小阿星叫到了爹的灵位前。爷爷说,跪下。小阿星不知道爷爷要他做什么,自从爹死后,小阿星常常要这样跪。他已经跪习惯了。爷爷说,孩子,你爹死娘改嫁,天生就是个命苦人,今天我跟书记说好了,你就去吧,去跟上栓子把那份祖传的手艺学到手,咱不能丢这份手艺,铁匠虽说挣不了大钱,可人家都说师傅膀子一抖,养活十来八口哩,是手囤黄金啊。爷爷说,孩子,爷知道你好上学,可你爹这个死鬼把我们爷儿给撇下了,不管咱们了。来,在你爹跟前说,你什么苦也吃得,什么罪也受得。小阿星说,爷爷,我吃得受得,不用和爹说,他已经不管咱们了。小阿星给爹的灵位磕了三个头,就去睡觉了。
  小阿星果然是好样的,他对铁匠炉的什么苦和累都吃得受得。就如这个冬天,铁匠炉三天两头得去西窑往回拉一平车炭。西窑,是村里副业队的砖窑,距铁匠炉有二里多路,何况还得去副业队借辆平车,因为白天这些平车可是有他们的事情做,白天铁匠炉上也忙,拉炭的活儿就只能溜着雨旮旯、等到大清早了再去拉。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