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纸上运河


□ 柯 平

  夜泊瓜洲
  
  瓜洲位于长江北岸,与镇江面对着面,彼此守着中间一条大江。从地理位置上看,相互深情遥望着,如同传说里的牛郎织女,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的样子,实际上每天不知有多少船只在这中间往来穿梭,人来货往,熙熙攘攘,热闹非常。从历史上看,隋代以前这里本为江心北侧一块淤积的沙洲,因了时间的力量,后来逐渐跟北岸融为一体了。王安石说的“京口瓜洲一水间,钟山只隔数重山”,就很像地理老师在为我们上课。过来后下榻锦春园边的小旅馆,一是因为地处城北,门前就是古运河,二是想沾点领导的光,《履园丛话》说乾隆六次下江南,都是在这座园子里过的夜,可见这地方很有些名堂。当时有个随从叫成亲王的乘机上诗吹捧:“锦春园里万花荣,媚景熙阳照眼明。百里蜀冈遥挹翠,一渠邗水近涵清。独怜废砌横今古,颇见幽篁记姓名。来日江船须早放,倚阑愁绝莫风生。”马屁拍得不轻。不过诗中“百里蜀冈遥挹翠,一渠邗水近涵清”这两句,因为用的是运河的典,还是让我感觉亲切。蜀冈是唐代高官兼水利学家杜亚的政绩,在扬州瘦西湖附近。邗沟系吴王阖闾为伐魏所开凿,是中国最早的人工河流之一,这两处著名工程,都是古代水利史上的大手笔。
  昨天在宁波参加诗歌界的活动,抽隙去天一阁看藏目,尽管有熟人带过去,范钦当年的手迹,还是没能看到。电脑调出目录,因文件容量较大,又碍着内部规定,打印起来麻烦,只好坐在屏幕前聚精会神看了半小时,连眼皮都没时间眨一下。直到那时,我还没想到一天后自己的身体竟然会出现在这里。后来是一位朋友偶然说起要到扬州公干,而且是自己开车,一时兴起就跟了过来。一路上想着陆游的那首七律《书愤》,年轻时初读这诗时,心里颇多纳闷,心想这江南秀丽之地在他诗中,何以竟呈现出一片肃杀之气?“铁马金风大散关”倒也罢了,因为咏的本来就是西北边事,这前一句“楼船夜渡瓜洲雪”却有些无法理解了。后来读《宋史》,才知这地方南宋时是国防前线,当时国家的一次次北伐,都是从这里起的兵。陆游本人乾道五年任职四川夔州通判,就曾在这待了好几天,查《入蜀记》得知,当时的原因是船上的帆坏掉了,没法再使用。瓜洲当地偏偏又无售,要赶到苏州去买,只好耐心住下来等。白天闲得发慌,就站在窗口看江面上的风景,“两日间阅往来渡者,无虑千人,大抵多军人也。”这种记述应该是真实可信的。还有他雇的那艘船的尺寸,也值得注意,“樯高五丈六尺,帆二十六幅”,可见当时由于造船业的发达,在运河行驶的船只,规模气派都已远胜从前。这首诗即写于那几日中,身处这样的气氛之中,加上又是新官上任,一时豪情激越,说话口气大点,应该可以理解。
  但宋代瓜洲经济军事地位的上升,背后的代价却是扬州的衰落,这一点是这次来了以后才知道的。好像是从晚唐开始的吧,因长江河口东移,加上河道南徙,扬州的古运河已不像从前那么通畅。长江北岸有两个小镇因此而受益,一个是真州,即现在的仪征,另一个就是瓜洲,以其有利的地理位置逐渐取代了前者,成为东南漕船首选的转输地。根据《宋史·河渠志》里的记录,当时南方通往首都的漕运,多先集中在这一带,再由汴河北运。也没多少时间,就发展成为“繁盛殷埠,甲于扬郡”的综合性港口。俗话说得好,一个人运气来了,真是城墙也挡不住,一个地方想来也是这样的吧。当瓜洲的地方官忙着数银子,在扬州当太守的欧阳修却发出“十里楼台歌吹繁,扬州无复似当年”的感叹。写《容斋随笔》的洪迈说得更是可怜兮兮:“本朝承平百七十年,尚不及唐之一,今日真可酸鼻也”,伤心到差点要让人给他递手绢。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