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房子啊,房子


□ 王凤林(蒙古族)

◎王凤林(蒙古族)

  这几天赵祥发疯似的买报纸,买当地的报纸,日报晚报生活报娱乐报商业报街头小报,只要有卖房广告的,他都买。他租住的狭窄阴暗的二居室,简直成了小型阅览室,沙发上床上桌上椅上茶几上饭桌上地上铺满了报纸。他觉得自己就像一只蜗牛一样在报纸间爬来爬去。眼睛上戴着瓶底似的近视镜,手里还举着一柄放大镜,那双深陷的发黑的眼睛发出幽深的光,在字里行间爬来爬去,寻找着售房广告,寻找着属于自己未来的家——房源——房子——狗日的房子!

  他妈的,这位置太偏了,这不是跑到农村去了吗?如果不是羡慕城市的繁华与热闹,谁还舍得离开小县城,跑到大城市干什么。开发商不知想什么,把楼建到郊区以外,你以为家家都有车吗?老子是教师,是中学老师,挣死工资的,挣的是有数的钱,买房子是被逼无奈,还要贷款,哪能做买车的美梦?这个楼盘更缺德,都建到火葬场跟前了,还是高层,让人对着火葬场的大烟囱过日子吗?说把火葬场迁走再建成公园,谁信呢,那是你开发商一句醉话就能搬走的吗?就是搬走了,住进以后,也会天天晚上做噩梦的。这几处还可以,距离市中心较近,上班上学买菜休闲购物走亲访友……都方便。不愧是“黄金交点”、“贵族地段”、“林阴大道,湖景公园”、“高贵无比,至尊无上”、“帝王生活,神仙享受”……狗日的,房子广告也写得像诗,比诗还诗,比诗还屎,狗日的房子!

  在众多房产开发公司的商业广告中,他选择了几个比较理想的楼盘,按照上面的联系电话打过去。房产公司接电话的大都是甜甜的女孩子,不断地询问购房者的家庭情况,包括家里多少口人,老少几代,亲属多否,有无学生,在哪里上班,工资多少等等,问得像派出所查户籍的,问完之后,便热情推荐理想的房号。在问话中不住地刺探你的信息,不住地揣摩你的想法,不住地变化她的推销视角,总之,想让你一次上钩为止,不想让你再寻第二家公司。每次都是赵祥先切断电话。临了,甜甜的女孩子还是依依不舍,约你有时间到售楼处看看。赵祥心疼电话费,礼貌地说声再见。妈的,这女孩子怎么像“不粘胶”一样,粘上你就没完没了的。不过,倒不烦人,那声音有点像吸铁石,还真有点磁性呢。但一想到房子的价钱,他心里就像压住了一块大石头一样堵得慌,女孩子的那点磁性就不复存在了。什么破地方,楼价涨到八千五了,还说是均价,还说是优惠价,还说是跳楼价,狗屁,简直是宰人价了!

  他从日报爬到晚报上,晚报上广告特多,卖药的治病的招工的招聘的招生的出国旅游的搬家的婚庆的起名的家教的疏通下水道的卖衣卖袜的卖车卖狗的征婚的求职的……售楼的广告最牛气,它不往一堆小广告里钻,自己独占一个版面,红红的,绿绿的,大大的,牛牛的,色彩鲜艳,气势磅礴,就如同他们初次进入一个平房居民小区开拓新楼盘一样,对周围的平房摆出一脸的牛气,一脸的鄙夷,一脸的趾高气扬。这只蜗牛在这些高楼广告面前自惭形秽,望一望高高的巍峨的“楼群”,下面有园林,有一泓碧水,景色优美,他不知该选哪栋更好。奶奶的,买不起,先过一过眼瘾也不错。广告语也是咄咄逼人:“大盘起势,豪华地带。闹中取静,闲适心情。富人居所,无愧今生。”他妈的,这是富人居所,哪是我这穷酸的教书匠的居所呀,狗日的房子也嫌贫爱富。他本想一阅而过,不打电话了,但心里有一个魔鬼在作怪,拿过手机拨通了联系电话。是一位很绅士的男士接听电话,他一句“对不起,打错了”就挂断了电话。他又拨通一家楼盘出售的电话,听到一个甜甜的女士的声音,他笑了,问楼盘项目的地点,问楼层的价格,问周围的环境,有无公园,有无休闲场地,问交通是否便利,问是否有车库,问最高多少层,问项目经理是谁,可否优惠,问多大户型,多大面积,问将来物业管理,问将来安全保卫,问一次交清有多大比例的优惠,他问得慢条斯理,俨然是一个大款,一个富商,一个暴发户,对方答得一丝不苟。妈的,咱买不起,还不能在电话里享受—下吗。

  妻子听出了猫腻,冲他犯急:看你个德性,问个房子也腻歪歪的,抱着电话跟那个小妮子闲扯啥,你问那么好的位置,你问那么大的面积,还想娶二房啊?你买得起吗,就算白给你,你连装修都装不起。对那小妮子有意思啊,美的你,白送你你未必敢正眼看一眼,就你那个样的,也不对着镜子照一照,看着就让人恶心!干了半辈子人类灵魂工程师了,挣那几吊钱,将够买人家一个厕所的,还有脸问有没有车库,你那破自行车还配住车库吗?你怎么不问问有没有机场呢,否则你的飞机可往哪停放?还在这里穷装呢!怎么样,找到富人的感觉了吗?你快点打听,别在这儿瞎消磨时间,眼看就要过年了,年前要是买不上,年后的房价还往上蹿呢,到时候,你哭都来不及,你哭都没人听!起来,让我过去。

  趴在地上的蜗牛屁股上挨了老婆一脚,他挂断电话。于啥干啥,我这不是普遍撒网吗,谁不知道过了年房价要涨,连看大门的都知道,还用你说,就你那破乌鸦嘴,不涨也让你给叫唤涨了。老婆的讽刺,他已经习惯了,刚结婚时脸皮薄,受不了,几十年过去,脸皮练厚了,也麻木了’扎一锥子也不会出血。原来自己又穷又酸,一副穷酸相,头戴“穷”“酸”两顶帽子,现在是只穷不酸,只剩下一顶“穷”帽子,这也算是人格的一种进步。他在原来的单位,那也是一个响当当的人物:高级教师省级骨干县人大代表省级优质课市级教育科研成果奖国家级论文语文协会理事青少年心理健康学会副会长……这奖那奖没少得,光证书就装了半麻袋,像宝贝似的放在家里最安全的地方,比老婆放钱的地方还安全。可是,这荣耀的光环只让自己的身心感到愉悦,却不能当饭菜吃,不能当孩子上大学的学费,不能当房子不能当车。几十年的奋斗,他业务地位与日俱增,在小县城里可谓大师级人物,可经济地位却随着孩子上大学而日趋下降,政治地位相当于副处级,那是国家工资方案上明确写着的:中学高级职称相当于副处级。这二十多年的教书生涯,最让他荣耀的是他的班上走出一个在中宣部任职的学生,这学生不光他常挂在嘴边上,每年过年回家都来看他,给他带人头马喝,因借这学生的光,县委书记县长对他也很客气。最让他感到丢脸的是他的班上也出过抢劫杀人犯,抢了一台新出租车,杀了女司机,在案件调查时,他羞得差点找个地缝钻进去。尽管如此,他在这小县城里,仍然是大师级人物,别人无法与他比肩。今年暑假,他忽然发现有个全国有名的大城市招聘教师,开始他没动那个心思,只是当着老婆孩子说大话,说自己若去应聘,一定不会有别人的。没想到老婆孩子却对他嗤之以鼻,就你那两下子,离开咱县这块巴掌大的地方’你连讨饭都找不到门口。于是,他非要赌这口气不可。没想到,他真的马到成功,虽说夺的不是头名状元,可也是在众多应聘者中名列前茅。老婆孩子原来只是一句玩笑话,没想到当家人果然有这等本事。这等好事当然是求之不得,于是全家喜出望外,很高兴地跟他进城。搬家那天,他雇了三辆汽车,长途跋涉了一整天,浩浩荡荡地开进大都市,开到了城里自己新上任的学校,把家暂时安置到学校附近的出租房里。六十平方米的房子,怎能装得下三汽车家当,装车时,赵祥想把一些看似无用的物件扔掉或卖掉,妻子坚决反对。破家值万贯,什么东西也舍不得扔,什么东西也不能扔,扔了不值钱,再买得花钱。要扔就扔书吧,就数那十几袋子破书占地方,运起来最沉重,搬进屋里最占地方。赵祥坚决反对,扔了书就是把魂扔了’他会失魂落魄一蹶不振六神无主魂无定所会成为行尸走肉。东西装不下’就存放在楼道里,还提心吊胆怕招来邻居们的指责。快买个大房子吧,免得把人挤得喘不过气来,免得招惹着别人生气,自己也生气。一打听,傻眼了,他们手头那几张存折,到复印部再复印六遍,也买不起一套四五十平方米的房子。奶奶的,进城有什么好,一下了成了穷光蛋了,连个“窝”也没有了,成流民了’流行的说法叫“飘族”,这么大年纪了,飘起来了,飘得心里没底,怪不好受的。于是下狠心借贷购房,好在有按揭贷款和住房公积金贷款。看了一天报纸,打了一天电话,发现报纸上的广告,尽是高价楼盘,如果要买,那贷款的数额恐怕到退休也还不完。怎么也不能给孩子留下那么重的债务啊,那还叫父母吗?奋斗一辈子只给孩子留套房子,外加上高筑的债台!哎,悲哀中的悲哀啊!他给新的同事打电话咨询,问有什么办法买到便宜的房子。同事笑了,你太天真了,那样的房子在十年前也许能买到,现在简直就是天方夜谭。不过老房子面积小,可以节省开支。二手房源可以问中介,不过中介收取百分之一的中介费。不问中介也可以,那要上网去查。同事说得很明白,赵祥听得也很明白。他决定,晚上去网吧,查它个狗日的。

分享:
 
更多关于“房子啊,房子”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