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房子啊,房子


□ 王凤林(蒙古族)

◎王凤林(蒙古族)

  这几天赵祥发疯似的买报纸,买当地的报纸,日报晚报生活报娱乐报商业报街头小报,只要有卖房广告的,他都买。他租住的狭窄阴暗的二居室,简直成了小型阅览室,沙发上床上桌上椅上茶几上饭桌上地上铺满了报纸。他觉得自己就像一只蜗牛一样在报纸间爬来爬去。眼睛上戴着瓶底似的近视镜,手里还举着一柄放大镜,那双深陷的发黑的眼睛发出幽深的光,在字里行间爬来爬去,寻找着售房广告,寻找着属于自己未来的家——房源——房子——狗日的房子!

  他妈的,这位置太偏了,这不是跑到农村去了吗?如果不是羡慕城市的繁华与热闹,谁还舍得离开小县城,跑到大城市干什么。开发商不知想什么,把楼建到郊区以外,你以为家家都有车吗?老子是教师,是中学老师,挣死工资的,挣的是有数的钱,买房子是被逼无奈,还要贷款,哪能做买车的美梦?这个楼盘更缺德,都建到火葬场跟前了,还是高层,让人对着火葬场的大烟囱过日子吗?说把火葬场迁走再建成公园,谁信呢,那是你开发商一句醉话就能搬走的吗?就是搬走了,住进以后,也会天天晚上做噩梦的。这几处还可以,距离市中心较近,上班上学买菜休闲购物走亲访友……都方便。不愧是“黄金交点”、“贵族地段”、“林阴大道,湖景公园”、“高贵无比,至尊无上”、“帝王生活,神仙享受”……狗日的,房子广告也写得像诗,比诗还诗,比诗还屎,狗日的房子!

  在众多房产开发公司的商业广告中,他选择了几个比较理想的楼盘,按照上面的联系电话打过去。房产公司接电话的大都是甜甜的女孩子,不断地询问购房者的家庭情况,包括家里多少口人,老少几代,亲属多否,有无学生,在哪里上班,工资多少等等,问得像派出所查户籍的,问完之后,便热情推荐理想的房号。在问话中不住地刺探你的信息,不住地揣摩你的想法,不住地变化她的推销视角,总之,想让你一次上钩为止,不想让你再寻第二家公司。每次都是赵祥先切断电话。临了,甜甜的女孩子还是依依不舍,约你有时间到售楼处看看。赵祥心疼电话费,礼貌地说声再见。妈的,这女孩子怎么像“不粘胶”一样,粘上你就没完没了的。不过,倒不烦人,那声音有点像吸铁石,还真有点磁性呢。但一想到房子的价钱,他心里就像压住了一块大石头一样堵得慌,女孩子的那点磁性就不复存在了。什么破地方,楼价涨到八千五了,还说是均价,还说是优惠价,还说是跳楼价,狗屁,简直是宰人价了!

  他从日报爬到晚报上,晚报上广告特多,卖药的治病的招工的招聘的招生的出国的旅游的搬家的婚庆的起名的家教的疏通下水道的卖衣卖袜的卖车卖狗的征婚的求职的……售楼的广告最牛气,它不往一堆小广告里钻,自己独占一个版面,红红的,绿绿的,大大的,牛牛的,色彩鲜艳,气势磅礴,就如同他们初次进入一个平房居民小区开拓新楼盘一样,对周围的平房摆出一脸的牛气,一脸的鄙夷,一脸的趾高气扬。这只蜗牛在这些高楼广告面前自惭形秽,望一望高高的巍峨的“楼群”,下面有园林,有一泓碧水,景色优美,他不知该选哪栋更好。奶奶的,买不起,先过一过眼瘾也不错。广告语也是咄咄逼人:“大盘起势,豪华地带。闹中取静,闲适心情。富人居所,无愧今生。”他妈的,这是富人居所,哪是我这穷酸的教书匠的居所呀,狗日的房子也嫌贫爱富。他本想一阅而过,不打电话了,但心里有一个魔鬼在作怪,拿过手机拨通了联系电话。是一位很绅士的男士接听电话,他一句“对不起,打错了”就挂断了电话。他又拨通一家楼盘出售的电话,听到一个甜甜的女士的声音,他笑了,问楼盘项目的地点,问楼层的价格,问周围的环境,有无公园,有无休闲场地,问交通是否便利,问是否有车库,问最高多少层,问项目经理是谁,可否优惠,问多大户型,多大面积,问将来物业管理,问将来安全保卫,问一次交清有多大比例的优惠,他问得慢条斯理,俨然是一个大款,一个富商,一个暴发户,对方答得一丝不苟。妈的,咱买不起,还不能在电话里享受—下吗。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您可能对以下文章感兴趣:
  • 房子啊,房子
  • 旅行者
  • 情人节的礼物
  • 妈妈
  •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