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再论西方后现代主义伦理学审美化倾向及其影响


□ 赵炎秋

  [摘 要]伦理可以分为道德与人伦两个部分。道德是强制性的,人伦是非强制性的。当道德处于强势地位时,它必然要侵入人伦的地盘,把一些本应属于人伦的范畴划入道德的地盘。这时的伦理,在整体上呈现出理性的色彩。而当人伦处于强势时,它也必然要侵入道德的地盘,把一些应属于道德的范畴划入人伦的地盘。这时的伦理,在整体上呈现出感性的色彩,从而出现审美化的倾向。道德与人伦都既有理智的一面也有情感的一面,但就其侧重点来看,道德必然是偏于理智的,而人伦则必然是偏于情感的。因此,建立在理智主义德性基础上的伦理学,其所论述必然侧重于道德方面;而建立在情感主义基础上的伦理学,其所论述必然侧重于人伦方面。不区分道德与人伦,所谓的“理智主义德性”和“情感主义德性”实际上很难说清楚。
  [关键词]伦理学 道德 人伦后现代
  [作者简介]赵炎秋(1953-),男,湖南省邵阳市人,文学博士,湖南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主要从事文艺美学研究。
  [中图分类号]B82—054.9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0439—8041(2007)03—0048-05
  
  读了朱鸱飞博士对我发表在《学术月刊》2005年第5期的文章《西方后现代主义伦理学审美化倾向及其影响》的商榷文章《西方后现代主义伦理学审美化影响的多面性》,很受启发。我感觉,朱鹏飞对这个问题有比较深入的研究,因而在商榷文童中能够提出自己的观点,而且不少观点是站得住脚的。但是,也有些观点我不很赞成,因此在这里提出来,以就正于朱鹏飞博士和广大专家、读者。
  
  一
  
  我认为,伦理是调整人的生活、人与人之间以及人与社会之间关系的一系列规范。研究这种规范的学科就是伦理学。传统伦理学一般把伦理与道德等同起来。在西方影响较大的乔治·摩尔的《伦理学原理》认为:“在极大多数情况下,在我们的陈述中,包含‘德行’、‘恶行’、‘义务’、‘正当’、‘应该’、‘善’、‘恶’这些术语中任何一个的时候,我们就是在作伦理判断;而且,如果我们希望讨论它们的真理性,我们就会讨论伦理学的一个观点。”“这就是我们的第一个问题:什么是善和什么是恶?并且我把对这个问题(或者这些问题)的讨论叫做伦理学,因为这门科学无论如何必须包括它。”中国学者罗国杰等编著的《伦理学教程》则强调:“伦理学以道德作为自己研究的唯一客体,而道德本身,就其最一般的意义来说,总是被理解为调整人和人之间的行为规范的总和。”这样,传统伦理学就狭窄了伦理学的范围,把它与道德的范围混同起来。
  道德的确是伦理学的一个十分重要的组成部分,因为道德涉及的也是人的生活、人与人之间以及人与社会之间的关系。道德的基础是“应该”,有时甚至是“必须”。而既然是“应该”和“必须”,道德就必须假定一些基本的准则和公论,并在人与社会自身为这些准则与公论寻找依据,以社会的力量加以实施、推行。因此,道德总是带有一定的强制性,在它的后面,站着法律、社会和舆论等强制性、半强制性的力量,社会总是准备着对违反道德的个人与团体进行程度不同的惩罚。因此,道德实际上是伦理中的强制性部分。
  然而,伦理还有一个十分重要的组成部分,即非强制性的部分。无论是人的生活,还是人与人的关系以及人与社会的关系,有关的规范不可能都是强制性的。人应该赡养自己年迈的双亲,是强制性的,人应该与自己年迈的双亲多交流,则不可能是强制性的;人不应损害公物是强制性的,人应该小心照管公物则不可能是强制性(如果他没承担照管公物的责任的话);人不应虐待家庭成员,是强制性的,人应该以家庭的方式生活,则不可能是强制性的。三组选项中每一组的后一项,都不属于道德问题,但却毫无疑问属于伦理的范畴。对于伦理的这一部分,目前似乎还没有合适的术语,本文姑且将之称为“人伦”。
  与道德不同,人伦的基础不是“应该”,而是“愿意”。既然是“愿意”,人伦就不必非要假定一些基本的准则和公论,并强制社会成员实行。人伦所考虑的,主要是个体的爱好与感觉。个体觉得什么对他合适,能够给他带来幸福与满足,他就会选择什么。如“单身贵族”,他不结婚,也许有很多无奈,但只要他觉得对他来说,不结婚比结婚更能使他感觉好些,他就可以选择独身。一个人不管愿不愿意、喜不喜欢,都得赡养他的父母,因为理智告诉他,如果不赡养,他就要受到社会和舆论的压力甚至惩罚。然而,一个人如果不愿意、不喜欢,他就可以不和自己的父母交流,可以不“常回家看看”。由此可见,道德更多地偏于理性与理智,而人伦更多地偏于感性和情感。而偏于感性与情感,从某种意义上说,也就是偏于审美。
  在伦理的内部,道德与人伦是对立统一、动态平衡的。两者之间并没有绝对的界线。道德处于强势地位时,它必然要侵入人伦的地盘,把一些本应属于人伦的范畴,划入道德的地盘。这时的伦理,在整体上呈现出理性的色彩。而当人伦处于强势时,它也必然要侵入道德的地盘,把一些本应属于道德的范畴,划入人伦的地盘。这时的伦理,在整体上呈现出感性的色彩,从而出现审美化的倾向。在西方,20世纪以前,一直是“逻各斯”占据主导地位,而作为道德基础的对于人与社会的一些假定,如“普遍人性”、“人类本质”也未受到过强有力的质疑,因此,道德在伦理中一直处于强势地位。而到了20世纪,特别是20世纪下半叶之后,理性受到普遍质疑,逻各斯的地位受到削弱,而作为道德基础的对于人和社会的一些假定也遭到人们的质疑、批判甚至摒弃,道德的主导地位开始动摇。另一方面,随着地球的“缩小”,不同文化之间的交往日益密切,各种信息渠道日益畅通,道德的普泛性日益受到质疑,其人为性的一面日益突出。在这种情况下,人伦便取代道德,逐渐在某些流派如后现代主义伦理学中占据主导地位.从而使这些伦理学思想带上强烈的审美色彩。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