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七访山丹——艾黎的精神在召唤


□ 吕宛如

4月下旬,北京城还没拂去一次次来自大漠的漫天沙尘,我却踏上西去的K43次列车,朝着腾格里沙漠的方向,向河西走廊的山丹进发了。
这是我第七次去山丹。这个夹在白雪皑皑的祁连山和丹碧相间的焉支山之间的丝路古镇,曾有过一度繁荣的历史,被阿拉伯客商误为中国的“都城”,但也曾败落到民国时兵匪一家、民不聊生的悲惨境地。新中国的成立带来了社会的安定、生产的发展,但环境恶化、贫困闭塞使山丹作为国家重点扶贫县的穷日子又延续了二三十年。如果没有抗战年代中国的老朋友路易·艾黎在这里兴办培黎工艺学校,开创教学与生产相结合的新型教育的那段“神话”,莫说让山丹名扬海外,引来八方支援,就连我这个友协干部,也一辈子不会来到山丹,更不要说把它同我晚年的工作与生活紧密相连,结成一种扯不断、分不开的关系。
我第一次到山丹是在1982年6月,作为翻译,我陪同路易·艾黎和老山丹培黎学校的新西兰教师司宾塞大夫,去那里参加纪念培校建校40周年大会和山丹艾黎捐赠文物纪念馆开幕典礼。那是解放以来老培校师生第一次返校欢聚,也是艾黎一生收集的3000多件价值连城的中国文物第一次在山丹展出。这次活动对整个山丹和甘肃省都成了一个喜庆的节日,它的轰动效应大大激发了各方面支持艾黎重建新山丹培校的热情。果然,到1987年我第二次去山丹时,一所以培养西北农林牧人才为宗旨的新山丹培黎农林牧学校,在4月21日艾黎来华60周年纪念的那天,建成开学了!这所学校寄托了艾黎对西北改善自然环境和贫困生活的无限深情和良苦用心,可惜由于健康原因,他未能亲临祝贺。同年9月,促进中国工业合作社国际委员会(工合国际)也在北京宣布恢复,艾黎念念不忘的抗战时期的“工合”运动开始了新生。至此,艾老晚年想要完成的两大心愿,终于都成了现实。
遗憾的是,1988年我第三次去山丹时,艾老已经辞世。我是同中、新两国的政府代表和艾老生前友好一道,伴送这位国际主义战士的骨灰,去山丹安葬的。出于对第二故乡的眷恋和对培黎学校的深情,艾黎在遗嘱中要求将他的骨灰撒在山丹的四坝滩——老培校的农场土地上。为了供后人瞻仰,他的骨灰一半如愿融入了四坝滩的泥土,另一半同他的战友、第一任山丹培校的英国校长、1945年病逝在山丹的乔治·何克一起,安息在弱水河边的艾黎-何克陵园。
在其后的1989至1999十年中,我又三次去过山丹。那时我已从友协干部变成工合国际的志愿工作者。山丹对我除了原来对培校的牵挂外,又增加了与工合的业务关系,因为它从1989年就被选作工合国际三个工合试验区、点中的重点。这三次山丹之行,大多是为了参加试验区工作会议、合作社考察、经验交流座谈会等活动,有机会接触到从县领导到村、镇干部,从工合试验区联社主任到合作社社员和村民各个阶层的人,从他们那里学习到许多过去难得了解的基层生活实际,每一次都使我越来越走近山丹的经济与社会生活。山丹人淳朴豪爽、吃苦耐劳、坚韧勇敢, 让我印象深刻,但长期的贫困闭塞 使他们开拓进取、自主创新的潜能受到了抑制,抓机遇、算细帐、讲效率的办事方法被“等、靠、要”的习惯方式拖了后腿,这一点在工合试验区工作中不乏实例。我想,认真对工合在山丹的试验未能取得预期成果的主、客观因素作一番深入研究,也许对工合未来的健康发展有可借鉴之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友声》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友声
分享: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