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乡野有遗贤


□ 张继红

  这是一部二十年前就该出版的学术遗著。2007年,此书终于得以出版,嘉惠学林,并告慰本书作者陈监先先生在天之灵。
  陈监先(1904-1990),一名宪章,山西崞县(今原平市)阎庄村人。先生幼入私学,就教于乡贤;青年时期,就读于山西第一师范学校。1927年6月毕业后,在阎锡山的山西省政府教育厅工作,长期主持省编教材;建国后至1970年,仍任职于省教育厅,从事语文教学研究。先生实乃山西现代教育事业的实践者、见证人。
  然而,先生的贡献不限于此。他长期致力于古代文史研究,尤精于傅山研究和古代版本目录学的研究。先生于傅山的研究是全面的,其成就是划时代的。他以乾嘉学派的方法、现代学人的眼光,耗时数十年,作《霜红龛集校补》,这是国人第一次对傅山此著作全面的校勘补佚,为后人研究傅山打定了坚实的基础,可以称傅山研究史上里程碑式的著作。遗憾的是,先生关于《霜红龛集》补佚的八十余篇傅山诗文,竟然再次遗失,现在所出版的校补著作,虽有一些补的内容,严格意义上,只能算是校记了。即使如此,此著对从事傅山研究的学者乃至作明末清初那段历史研究的学者,仍有很高的参考价值。
  先生于傅山的生年及其佚文等,也有精到的考释和论述,现存相关论文及书信十三篇。他以与郝树侯先生论辩的方式,经精心考证,认定傅山生于明万历三十五年(1607年),享年七十八岁。而今年正是傅山诞辰四百周年。
  先生于古代文史,淹博贯通,根底深厚,而尤精于版本目录学。其治学为文,务求将相关资料搜罗殆尽,然后对比勘断,故能立论扎实,使人望而壁垒森严,难以攻破。在先生遗存的傅山研究之外的学术论文及通信中,也处处可见这种严谨的治学风貌。他对王国维有关太史公司马迁生于孝景中元五年(前145年)之说,提出异议,并以严密的推断,确定司马迁实际生于汉武帝建元六年(前135年)。先生又以大量事实,对隋代王通与《中说》作了令人信服的考证,认为《中说》乃其后人委托之书。先生对汉代王充《论衡》的校勘,也用力甚多。读罢此文,尽可知悉有关《论衡》的校勘史了。
  先生在其治学与学术交往中,最可传为佳话的,则是与现代大学者胡适先生、邓广铭先生的学术往来。他不仅撰文指证胡适有关清代学者章实斋(即章学诚)研究的错误,而且将相关的材料慷慨地赠予胡适先生。这令胡先生感动不已,他特别委托邓广铭先生将陈先生的文章发表于1946年《大公报》副刊《文史周刊》。之后,又再三来信与陈先生讨论章实斋的问题。
  综览陈监先先生的学术研究和贡献,以及他特出的学术风范,可以说,先生实乃二十世纪山西文史学界,尤其是版本目录学及校勘学方面的一流专家,也是我国现当代学术界不可忽视的重要学者。他所著的文章,凡发表者,多刊于《光明日报·副刊》、《文学遗产》,或《史学》等刊物。那时,恰值“文革”前专家如云的时期,这很恰当地证明了先生的治学实力及影响力之显著。令人遗憾的是,先生的许多论文及学术性书信,从来未予发表。
  陈监先先生对其学术论著,当然自视甚重。他与省内外学人的学术通信,大多留有备份;他人来函,也认真抄录,存于箧中。早在1987年,先生就曾委托乡人孙育华先生等加以整理,希望予以出版。然而,先生乃一介穷寒书生,终身埋头著述,晚年沉迹乡下,近乎隐居。当先生于1987年整理完毕其著作及论文时,已是风烛残年;三年以后,抱憾而逝。其书稿淹没尘世,将近二十年之久。
  2005年夏秋之际,陈监先先生的乡人、我国著名书法家陈巨锁先生得悉先生遗著尚存人间,乃与学兄薛勇亲赴太原,与我商定整理出版事宜,以尽其二十余年前慨允为先生出版著作之愿。薛勇兄与我为原平中学老学友,1975年我们在校时,适值陈老先生任教于此。于是,由陈巨锁先生主持,薛勇兄等襄助,共成其事,以为为师出书,义不容辞。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