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黄错的祭奠


□ 曲圣文


太阳快陕下山的时候,姐夫才骑着车子下班回家。本该上午或者早晨的上坟祭祖也就只好这时才去,尽管这不符合常规,但也没有别的办法,请祖宗原谅。姐夫又去邻家借来一辆破自行车——岛里崎岖不平的道路和道路上很重的盐碱,使每家的自行车都是一副历尽沧桑的模样。姐夫把他上班骑的那辆好一点的自行车给了我,就陪着我上路了。
姐姐所在的村子叫药王庙,离我的老家下堡村大概有七八里路,虽不算远,但道路年久失修,如今早已呈显出衰败之态,通往外界的路还是多年以前的模样。而姐姐家所在地通往乡政府的路早在几年前就已修成规整的柏油路。好在祖居距乡政府所在地不远,可以借一段路,但离开大路之后就是一阵黑灯瞎火的风景,大概在晚饭前后赶到了那里,径去远房叔叔家。叔叔原以为我们不会去了,上午上坟时已给我们的祖坟上添了新土。但我们既已赶到,就还是陪着我和姐夫往山上走去。叔叔在老家算是能人,尤擅公关。其实,乡里乡亲并没有现代意义上的公关,但邻里交往总少不了各式纠纷和磨擦,闹得不可开交时,大家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他。叔叔也是了得,真是凭借三寸不烂之舌,化干戈为玉帛,可谓口到病除。乡亲们的评价是“好嘴养活三口家”。
乡下的黄昏是真正的黄昏。太阳落山后,天地间一派混沌,依稀可见山的轮廓,而散乱的民居则显出一种迷茫和深沉一一即便是现在,他们也不习惯早年打开电灯。偶见的几处灯火更显高深莫测。祖坟在村子东面的山上,是前些年迁过来的。这里离村子大概也有三四里路的模样,我们三个人在黄昏里说着走着,四周浮荡着渐渐深沉的夜色,像是走在梦境中,也像走在往事里。这条山路是我再熟悉不过的了。当年随父母下乡时我正上小学,放学后和假日都要到村子周围的山上拾草,而村东的这座山是我们来得最多的地方。中学毕业后又到生产队干活,这也是经常走的路。尤其是有一段时间我曾在农闲季节牵着两条耕牛在这一带放牧,一次其中的一头发情我一时牵不住,差点撞了人。而这条道又是人们出岛的必经之路,最难忘的就是考上大学之后去报到的情景。一个和我要好的中学同学从我家里开始,推着自行车步行了一个半小时,一直送到岛子东端的渡口——那时跨海大桥尚来修建,岛里的人要出岛只能经这个渡口到东岸乘车,而这一次的出岛也就此改变了我的命运。这是一九七八年的秋天,收获过的田野一片沉寂,一如乡亲们对我考上大学保持的缄默。
夜色中,路旁绿色的庄稼已是墨一般黑,并不时弄出些可疑的声响和奇异的姿态,渲染出一种遥不可及的情境和伸手可触的神秘。祖坟在山的南麓,有碑,有碑文,字写得尚可,这一点父亲较为满意。因为躺在里面的祖祖辈辈父当年曾给别人书写碑文,在文革中已被砸坏的残碑上依稀可寻。父亲算是有一点家学,字也说得过去。惭愧的是到我这里竟然毛笔字都不会写了,而我却是学中文的大学生。站在这里可以看到整个的下堡村,看到一部分的其他村;向西能看到海——那里原来是一片荒凉的海滩,如今已被开发成旅游区;向南能看到贯通海岛东西的公路,视野很开阔。但当时视线所及则是一派混沌中的山野。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