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诗向卑微


□ 易州米(回族)

倒下的老鞋匠,姓许

  他身下压着的不是春天的花花草草

  而是五彩缤纷的鞋子

  是他养家糊口的手艺

  他倒在温暖的晌午

  午饭是温的,手里的一双凉鞋是温的

  锥子、剪子、锤子还有那台跟他多年的钉鞋机

  都因为他忙碌的手而温暖

  只有他一下子那么冷

  就连街对面的医院

  都让他暖不过来

  老许倒下了,一双

  几乎一生都在向下看的眼睛闭上了

  从此以后不会再有

  秀气、肥大、苍老、年轻的脚

  急切地站在他的面前

  老许倒下了

  他将从更低的位置

  仰视路上的鞋子和脚

  不再需要支起破旧的遮阳伞

  打开带锁的工具箱

  走下讲台的人

  那个走下讲台的人

  再有几十天

  就不用每天迈上这级台阶了

  压不住的咳嗽

  此刻,刚好震落手臂上的粉笔屑

  好快的两节课啊

  让几十年短得就像几次铃声

  年年更新的教案

  今天这一本,将幸运地和主人一起退休

  他很满意与它的合作

  把五十九个春天的温暖都写在了里面

  而在第六十个春天到来的时候

  他将郑重地放下它

  转身,安心去根治腰疼和喉炎

  为儿子准备一个别致的婚礼

  只可惜,陪老伴出去走走的心愿

  已没有人与他一起实现

  麻 雀

  那样一大群,会飞的枯叶

  从一棵树到另一棵树

  把枝条按得颤抖

  已找不到一个果子和一只虫子

  它们兴奋地在说什么

  看不出消瘦,或许严寒

  已让它们穿上了所有的羽毛

  把干瘪的肠胃藏得很深

  它们很像落魄的丐帮

  但它们不甘心被豢养

  更不会沿街乞讨和哭泣

  此刻,寒风无情地推搡它们

  它们只能匆忙逃离

  拔几根翎羽还给大地

  车 夫

  多么沧桑的马车啊

  老车夫使唤着两匹老马

  木制的大车板

  被岁月布满沟壑

  一杆长鞭抱在怀里

  却从未见他甩起过

  他和他的两匹老马比全村所有生灵

  都要见过世面

  出村的土路有一半

  是两匹老马踩出来的

  他被它们送到过很远的地方

  又一次次带回来然而这一次

  乡亲们从一盘土炕上

  把他送到村后的山坡上

  他却再也找不着家门

  村里少了一个无儿无女的车夫

  多了两匹老马沙哑的嘶鸣

  夜的街市

  夜的街市,人头攒动

  那些衣衫褴褛的工人

  在建筑工地上忍受了一天之后

  真的无法接着在工棚里

  忍受嘈杂和汗臭了

  寒风里,杂货铺前那台打哆嗦的电视

  就可以让他们掩紧衣襟

  高兴大半个晚上

  幻想有一只锅,蒸一顿白米饭的人

  一定已经对一天三餐的清汤寡水

  和两个又冷又黑的馒头开始作呕了

  除此之外,我没有听到

  他们更多的委屈和抱怨

  我的城市,恐怕更不会听到

  寒 冷

  最冷的冬天

  三九,没有一朵云在天空逗留

  那份蓝,在画布外原来更冷

  小贩守着几车冻僵的水果蔬菜

  秋天已很遥远

  路边的绿篱被包裹得很幸福

  一定要跑出来玩的孩子

  被父母包裹得很幸福

  但更幸福的人

  一定是那些大包小包扛在肩上

  准备离开这座城市的农民工

  已近年关,他们最清楚

  用什么包裹内心的空

  火车票

  严冬的广场上有一支蜿蜒的队列

  那么长的耐心,原来

  只是为了尽快离开

  冰一样的纸片,一旦到了手心里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诗向卑微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