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紧急浪漫


□ 九 夕

  一醒来就是一个激灵。
  我狠狠地把眼睛揉了下,又揉了下,然后再眨巴眨巴,使劲睁开,坐在床上前前后后地打量。床罩,雪白的。地毯,大红的。窗帘,黄底紫花,厚重的。这会是哪儿?
  衣服胡乱扔在靠椅上。我伸手扯住裤脚,把裤子往怀里拽。裤子口袋里有块硬东西很沉地掉在地毯上。还好,手机没丢。摸了摸裤子口袋,鼓鼓囊囊的。嗯,钱包还在。打开钱包,把钱全部拿出来,数一张就在床上放一张,一共31张。原来多少,记不清楚了,估计没丢。我把钱捋好,捋得整整齐齐,又放回钱包,把裤子随意叠下,放在枕头旁。我想了想,又使劲踮起屁股,伸出胳膊把上衣扯了过来,从口袋里摸出烟,点了一根,索性靠在床背上悠闲地抽起来。
  烟雾缓缓升起,我闭着眼睛使劲地想昨晚的事。一直想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手指一下子痛起来,一看烟已燃尽,被子上落下很多烟灰。想把烟直接丢到地上,看看铺的是地毯,没忍心。烟灰缸放在茶几上,离得有点远,懒得起来,于是直接扭过身准备把烟按熄在床头柜上。就在下手按的那一瞬间,我发现床头柜上赫然竖着一个烟屁股。这一发现让我吃了一惊,看来在这里熄烟成了我的一贯行为。
  把烟按熄,我瞅了瞅烫红的手指,又把目光落在床头柜上。这一次又让我吃了一惊,原则地说是一大惊。床头柜上赫然竖着的是一高一矮的两个烟屁股。我把瘦高的烟屁股拔下来,看了看商标,女士的,乖乖,这烟是女士抽的呀。我吓得一个激灵从床上跳了下来。在双脚落地的那一刻,更让我感到吃惊和难堪的事情发生了。老天,我浑身上下竟然一丝不挂!
  内裤哪里去了?我提起被子翻了个儿,没有。低头看看地下,没有。又趴着看看床缝,也没有。真是奇怪了,内裤自己会长翅膀飞了不成?我从卫生间抽出浴巾缠在腰上,继续寻找,仍然没有找到。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真是蹊跷。莫非昨夜被人劫了色?可我这色,乖乖,就是在大街上插上草标免费处理,怕也无人问津呵。
  退一步说,就算有什么故事发生,我还是不信谁个会有收藏内裤的爱好。继续找!只要目光能及的地方我一概不放过,从头到尾来个地毯式搜索。说起地毯,我恨不得把地毯卷起来看看。终于,我从垃圾篓里扒出了我的内裤。原来它猥琐地躲在垃圾篓的底层,上面堆积的东西已经把它的一半给打湿了。我想反正是湿了,还不如索性让它多喝点水。我刚拧开水龙头把内裤丢进洗浴盆,就听到咚咚的敲门声。
  
  起初,我对那敲门声没很在意,也没有理睬。估计是看到屋里没反应,外面就提起了嗓子喊,老万,老万,快点开门,上班时间到了,一起走。是老秦在喊。他是我旁边办公室的,官衔和我一样,小小的科长。我说你先走。他却不走,边敲门边喊,快点,快点,有啥见不得人的,先开门嘛。
  话说到这份上不开门似乎就不大好了。我赶紧把内裤往浴巾里一卷,蹭地扔进浴缸内,胡乱把裤子套上,边系皮带边开门。老秦满脸坏笑地进来,东张西望一番,嘿嘿嘿地笑。我说你嘿个屁,我还没洗脸,一大早就听你吼吼吼,嚎丧啊。他继续嘿嘿嘿,嘿得我心里直发毛,就让他先走,可他不,说要和我一起走。我只好匆匆忙忙地洗脸刷牙。乘空儿想把内裤从浴巾内摸出来,他狗日的像个柱子样地戳在浴室门口,硬是没找到下手机会。最后只有狠狠心,对那团浴巾看了最后一眼,无可奈何地跟他一起走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