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大熊猫的两个愿望


□ 金 瓯

大熊猫一直有两个愿望,第一是希望能好好睡一觉,把脸上的黑眼圈睡掉;第二是希望能在有生之年,拍一张彩色照片。

黑眼圈

晚饭虽然吃得很晚,她俩还是稍稍睡了一会儿,九点四十多一点儿,玛丽叫醒了杜蓝,她已经装扮好了,让杜蓝起来洗脸而她则先去发动车。
车已经买了两个多月了,可她还是一丝不苟地按着卖车的那个小于的说法,天天提前给车预热。这正是一年中最冷的月份,穷人总是不大出门的,她待在车里搓了一会儿手,慢慢地把暖气打开,又顺手按开了音响,佩蒂·史密斯的声音仿佛化冻一样地淌了出来。这张唱片的编号是7,她不自觉地老是去拨7这个号,每次她都觉得自己只不过是随意地按了一下,可每次听到的总是她最喜欢的佩蒂的声音。先让她意外地怔上一会儿,然后心情就马上愉快了。杜蓝就不是这样的,杜蓝一上车就会心急火燎地把这首歌拍掉,嘟囔一句“这是什么破玩意儿”,然后会换上一张“内阁”或者一张“恐惧工厂”,好像她俩这会儿要参加一场紧急动员的反恐战斗似的,听这种音乐不开快车是不可能的。
车门响了一下,杜蓝钻了进来,她总是坚持穿黑色的网眼丝袜。“这是工作服。”她这样说,并用手指去点每个在场的人,像是要让大家深深地记住这一点。“如果你不穿工作服,人家又怎会一眼就看出你是干什么的呢?”不过今天她没有一上来就换唱片,而是侧着头听了一阵儿,仿佛她那冻僵的脖子还没有从胸膛里完全伸出来,佩蒂的声音重新低了下去,但她好像什么都不准备说。
“走吗?”玛丽小声问了一句。
“走吧。”她说。
车子向前驶去,她们好像只知道这样逼过去,但不知驶向何处。巷子很窄,街也不宽,车在来到街上的时候微微地倾斜了一下,玛丽踩了油门,车快起来了。
“换一张吧。”杜蓝小声说。
绕过这条斜街,很快就到了三环,车像是深吸了一口气那样跑起来,杜蓝点了一支香烟。这是她今天的第三包烟的头一支,出门之前她就已经把它拆开了放进包里。她总是坚持用火柴,在家里没有火柴的时候,玛丽听见过她半夜起床去折腾煤气灶,即便这样,她仍会把别人落在家里的打火机扔掉,好像那是她第一件要做的重要的事情,好像没有什么比打火机更让她讨厌和不能忍受了。
玛丽是不吸烟的,但她几乎可以接受所有的吸烟者所制造出来的所有的令人反感的东西,烟灰、烟蒂、受到污染的空气,以及杜蓝那难以抑制的,在入睡前半小时左右呛坏耳朵的咳嗽声。
今天杜蓝并没有马上换上“内阁”或“恐惧工厂”,她用一张国语女歌手的流行歌代替了佩蒂·史密斯,这张唱片玛丽只有在她不在场的时候才会听,因为她以前说过她讨厌听懂歌里的歌词,那会让她觉得这首歌不过如此。她这样说的时候,玛丽是相信她的,杜蓝讨阅艮多东西,这些东西里有些玛丽并不讨厌,甚至还会喜欢,可玛丽从来没有讨厌过杜蓝,她完全信任她,信任她的那些理由。那些理由多么好啊,多么的不可思议。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十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十月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