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长乐


□ 赵晏彪
长乐
作者:赵晏彪


  每逢春日初至,心里都有某种异样的感受。这种感受其实与气候无关,只是一种情结或是一种心绪。开始连我自己也感到莫名其妙,渐渐地,我才觉得这种心绪其实是喜和憾的混合物。喜者,因阴历三月初四是我的生日,尽管有些人从不愿意提及自己又长一岁,一则害怕退休,不忍心离开自己工作多年的岗位;二则担心失去位子;其三,恐年长一岁就离坟墓近了一步……种种而已。
   余不惧休而归家,亦不想争其一官半职,至于是否上天堂或者下地狱嘛,那要看你生前是否积德行善了。母亲把我带到这世上,她老人家说,希望自己的儿子一生都快乐,所以我自懂事时始,便认为新的一岁的开始,如旭日又升,令我浑身充满了活力,因为新的一年,会有新的目标,新的追求和新的创造在等我去实现。
   人无目标,活如走兽;人无追求,活无动力;而人无创造,只是享受他人的成果苟活于世,岂不枉来一遭?故而新的一年里我会有诸多想法去兑现,这便是喜也。而其憾是因为每逢生日这一天,常人都喜欢吃喝一顿,庆祝一番,乃人之常情,然我于32岁以前似乎没有过生日这个概念。这倒不是家境贫寒,也不是父母不喜欢我;相反身为长子、长孙,祖父、祖母视我如掌上明珠,疼爱有加。而不知怎地,祖母竟然下达了一条似乎不近人情的“旨意”:“什么时候晏彪当上了爸爸再给他过生日,那时他自然就知道做父母的该有多不易了。”当时年幼,不知祖母话之内涵亦不知做父母之艰辛;但祖母是我们一家之主,说话很有权威,况且我是她老人家一手带大的,祖母的言行对我的一生都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故一直不敢违。直至1989年我得子之后,祖母也履行了她的诺言,为我做了一顿最爱吃的炸酱面。
  正是因了这个缘故,我似乎对过生日少了些兴趣。不知从何时起养成了在那一天拿出自己的影集,细细观赏影集中的亲朋好友们,权作精神大餐,而这种习惯一直保持至今。为何言憾?因为随着年龄的增长,友人与师长也在增岁,每当我翻看影集时,几乎每年都有一至两位师长及文友离我而去,只有凭借着往日留下的音容笑貌追忆着我们的友谊,他们的美德,岂非大憾?
  关于过生日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在我40岁生日时,恰好在胡青老人家里,她是著名作家老舍先生夫人,时年已经九十多岁,知道我过生日,老人家特意送我两个字———长乐。
  此为何意?老人告诉我,人生不过百年,在短暂人生之途中能够不断找其乐,予其乐,不就是最大的快乐吗?不仅老人的话令我终生难忘,其书法亦弥足珍贵,尤“找其乐,予其乐”之语深铭五内。每当品味胡老的“长乐”二字,总有感悟。想当年,老人家曾以90高寿尚能挥毫而手不颤,无论求字、索画者为何人,她老人家从不拒绝,其行善之心不分长幼、职位高低,每每以长乐之心处事,以长乐之心待人,整日快乐如佛,岂不长寿?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