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与孔雀说话(短篇)


□ 王 芸

  老顾六点不到就醒了,睁开眼睛,捂着胸口,半天没动弹。
  儿子回来了,带回来一个硕大的白羽毛斗篷。他说这是干嘛。儿子像没听见,脸上洇出一层神秘的笑意,给他系上了白斗篷。然后,儿子牵着他的手一言不发地走到阳台上,一曲腿,一蹬地,他感觉有风丝丝缕缕地吹过发端、眉梢、脸际,衣服鼓张开来,低头一看,双脚离地好几米了。他和儿子往前飞啊飞,脖子上的系绳越勒越紧,他的呼吸渐渐急促,哑着嗓子喊浩浩、浩浩。儿子慢镜头似的回过头,满脸惊怔的表情,突然奋力挣开他的手。他向下坠去,在空中夸张地舞动四肢,下坠越来越快,越来越快。“咚”的一下,他感觉眼前一片黑暗。再睁开眼睛,人躺在床上,天微亮了。
  老顾不知道这样的梦寓意什么。待惊悸过去,他缓慢起身,身子沉重。屋里的一切呈暗灰色,墙面稍亮,也蒙了一层灰白。洗把脸,老顾感觉清爽了几分,套上白棉绸衣裤,左手拎上布袋,右手提两把用丝绸袋套着的长刀,红绸飘飘地出了门。
  三月的风还凉,将棉绸衣裤吹贴在老顾身上。他再次想起了梦,被风吹得簌簌作响的白羽毛斗篷。上周六儿子来电话,说清明回不来,争取五一回,让他多给妈烧点纸上炷香。去年清明也是这样。老顾心里沉一下,“嗯”一声说忙是好事,你们要注意身体。
  女儿在国外,想回也回不了。挂了电话,老顾从抽屉里翻出照片。老伴老于细致,一张张照片过了塑,不管怎么捏揉,都挺括括的。
  迎面走来一个老太太,老顾觉着眼熟,赶紧将帽沿压低,拐到街边花坛的另一侧,脚下频率加快了。到公园门口,鼻尖、后背渗了一层汗,帽子里也热气腾腾的,老顾拿老年证冲守门的老头晃一下,余光瞥到老头,老头没作反应。
  帽子是老顾一天无意中逛到花鸟鱼虫市场,在地摊上买的。白色帽身,帽嘴上有一行英文字母SPORT。一次孙子回来看了,大声念“斯破特”,他问啥意思,孙子大声说运动——斯破特——运动。回家戴上帽子,老顾冲骤然陌生的自己露出了无声的笑容。从那以后,这顶花七块钱买的帽子粘在了老顾的头上。帽沿有一处虚了边,后面的塑料按扣也松了,可老顾舍不得丢。
  大门右侧的灯光球场是晨舞场,放着《毕业生》的音乐,透过铁栏杆看得见一对对舞伴在场上飞旋。往里走,看见不少晨练的人,有的绕着湖边跑步,有的在山坡上做徒手操,有的在空地上练太极拳,有的冲着大树“呀呀嚯嚯”练气功。老顾将帽沿压到眉尖下,半埋着头往里走。
  走到纪念碑前,老顾停下来,将帽沿往上抬一抬,视线霎时亮阔几分。这里有一片杉树林,下面是一带蜿蜒而过的湖水。老顾走到一棵纤瘦的杉树边,树下有块石头。这里是他的地盘。
  绸袋取下来搁到石头上,抖一抖手中的两把刀,晨曦水波一样泼溅在刀面上,老顾一瞬间迷了眼。他眨眨眼睛,再睁开来,五官像被晨曦洗过一样,泛出些微光泽。
  老顾站在树下,练起初级刀术三十二式。这套刀术在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流行过,老顾那时还是小顾。几年前,无事可做的老顾突然想起练刀术,跑了几家书店,好不容易买到一本书,对照着演练起来。后来又陆续添了几套术式。每天晨练,他都先练这一套将筋骨活络开。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