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别逼我


□ 马 拉


来福在去春花家的路上,感觉复杂极了。春花要出嫁了,春花他爸让来福给春花做一套家具,春花爸拍着来福的肩膀说:“来福,春花要出嫁啦,我想请你给春花做一套家具呢,五里三村的谁不晓得来福的手艺好呢?对了,来福,春花还是你同学吧?小学的时候你们是一个班的,呵呵,你他妈的还扯过我家春花的辫子呢!”来福羞涩地笑了笑说:“叔,那多久的事情了,你还提!”春花爸也笑了笑说:“来福,那明天我在家里等你了,早点来吧!”来福点了点头,春花爸走了几步,回头看了看来福说:“呵呵,来福还不好意思呢!”
现在,来福正走在去春花家的路上,路边的野花开得怪灿烂的,来福摘了一朵戴在耳朵上,一边唱着小调一边往春花家里走。春花都要出嫁了,来福想想,觉得这日子过得可真快,掰指头一算,春花是1980年出生的,比他小两岁,也是二十多的人了,该出嫁了。来福想,春花要嫁给什么样的人呢?等到了春花家一定要问问春花。提起春花,来福就想起了读小学时候的一些事情,那时候春花还是一个扎着羊角辫的小女孩,来福记得春花似乎就坐在她的前面,来福总喜欢在后面趁春花不注意拉春花的小辫,春花就拿钢笔扎来福的手,来福右手上的一个墨点就是当年春花扎下的,现在还在呢。那个时候,农村的孩子放学总喜欢打架,来福长得壮,是个孩子头,总是领着本村的孩子和别村的孩子打架。春花村里有个叫王武的孩子也长得很壮,他是春花村的孩子头。来福经常和王武各自带着一帮人马,在田野上奔突。不过,那时候,来福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欺负春花了,春花长得漂亮极了,扎着羊角辫,穿着小碎花的小褂,脸上红扑扑的。来福总是从春花的脸想到苹果,虽然那个时候来福并不知道红苹果是什么样子的,可总无端地觉得春花的脸就像红苹果。有天放学的时候,来福带着一帮孩子又去欺负春花,一群孩子围着春花叫着,跳着,春花面不改色,径直往前走,小男孩们绕着,拦着不让春花走,他们围着春花大声地笑着,扮鬼脸,他们把春花围在中间。来福拿着一根细长的竹子敲着春花的羊角辫,有时候还敲敲春花的头。其实来福根本就没有用力,他敲得很轻,他只想春花看看他,甚至骂骂他,那样他就很开心了。可春花却不回头,甚至也没有骂。春花忽然一字一顿地说:“谁拿棍子敲我,我以后就给谁做老婆!”来福一下子呆了,手里的竹子也差点掉了下来。小男孩们也愣了一下,接着就起哄:“哦,哦,哦,春花要给来福做老婆哕!”来福狠狠地叫了一声:“不准吵了!”然后看了看春花,涨红着脸说:“春花,你真不要脸!”来福从此再也不欺负春花了。后来,来福初中毕业回家学做木匠,春花考上了高中,可高考又落榜了,无可奈何的春花只有又回到了村里。
来福想着这些事情的时候,觉得特别开心,走了没一会儿,春花家就到了。来福在春花家门口喊了一声,春花爸就从屋里出来了,春花爸给来福点上一根烟,说:“来福早啊,你看,东西都在这里,你琢磨琢磨,怎么合适怎么做。”来福点了点头说:“叔,你放心。”然后又问了句,“叔,春花在家吗?想起来好像好多年没见了。”春花爸说:“在呢!”然后冲房里喊了声:“春花,来福来了!”春花爸的声音刚落下,春花就从房里走出来了。春花看见来福的时候,叫了声,“嘿,来福,几年不见,你长得更壮实了!哟,来福还带着花呢!”来福这才想起刚才在路边摘了一朵花戴在耳朵上。他伸手把花取下来扔在地上,笑了笑说:“几年不见,你也漂亮了!”春花也笑了笑说:“哪里变漂亮了,都老姑娘了,没人要了!”来福嘿嘿笑了笑说:“没人要打什么家具啊,看来我要回去了!”春花伸手在来福的肩膀上掐了一下说:“你怎么还那么坏?小时候你尽欺负我!”来福说:“我哪敢欺负你,你看你给我的纪念还留着呢!”来福伸出右手说,“你看,还在呢。”春花拉着来福的手看了看说:“还真在呢,这么多年了怎么还没消?”来福说:“墨水在里面消不了!”春花甩下来福的手说:“谁让你那时候老拉我小辫,活该!”来福也冲着春花说:“有人还说要给我做老婆呢。”春花的脸一下子红了,说:“没个正经的。”来福觉得春花脸红的样子真好看。几年不见,春花真变大了,女人味全出来了,来福想,当时我怎么就没注意呢?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