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旅游民俗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大渡河:不再奔腾的河流


□ 牛 黄

大渡河一直是条野性的河流。从“鹅毛投水见底沉”的民间俗语,到“大渡桥横铁索寒”的著名诗句,从乾隆皇帝打金川的惨烈战役,到石达开喋血安顺场的悲壮故事,无一不充满了铮铮血性。伴随着22座水电站的诞生和长达500公里峡谷带的消失,或许这一切都将成为难以追忆的历史。
大渡河:不再奔腾的河流图片1

水电的绿色之争

从四川峨边县开始,我们的汽车就在峡谷中穿行。
在我的左边是高达千米的悬崖,右边是咆哮的大渡河,与我们相伴而行的是成昆铁路。当成昆铁路与大渡河分道扬镳的时候,瀑布沟就到了。
在大渡河规划的22个梯级电站中,瀑布沟是最大的一个,设计装机容量330万千瓦,与二滩水电站相当。
尽管我以前设想过施工时的宏大场景,但到了现场那情形仍然令人震撼。
电站坝址位于尼日河和大渡河的交汇处,滔滔江水在这里有一个90度的大转弯。站在大渡河右岸的施工便道上,可以看到整个工地的全景:载重汽车来回穿梭,一排排打桩机起起落落,高达几十米的塔吊在空中反复划着弧形。巨大的山体被削平了,山上布满了隧道,与整个宏大的工地相比,大渡河竟成了涓涓细流,沿着山体中间修好的导流洞温顺地穿过,再回到它原来的河道中去。
在一处临近公路的施工场地,来自四川金堂的曾庆明正在搅拌混凝土,然后把拌好的砂浆顺着30多米高的山坡用管道输送到下面的一个施工平台。
“你好,”我跨上一个卵石堆向他走过去,“你在这干了很长时间了吧。”
大渡河:不再奔腾的河流图片2
“刚来一年。”
“以前呢?”
“以前在李子坪干过,在青衣江干过,在宝兴河干过,从一个电站到另外一个电站,反正哪里挣钱多就往哪里跑,”曾庆明搓了搓手中的泥土,手指在空中划了道弧线,“在这一片山区,大大小小的水电站恐怕有好几百个呢!”
实际上,曾庆明所看到的仍然是极少的一部分。整个西南地区,包括长江上游、珠江上游、澜沧江、怒江等流域,云、贵、川、桂各省区,几乎无河不修坝,无江不规划梯级电站。
据初步统计,金沙江干流大于15万千瓦的电站就规划了21座,其中仅乌东德、白鹤滩、溪洛渡、向家坝4座电站总装机容量就达3850万千瓦;岷江上游7级,岷江支流青衣江规划18级;雅砻江干流规划21级;云南澜沧江干流上游将建15座梯级电站,总装机容量2560万千瓦;嘉陵江干流及各支流、乌江干流及各支流也大致相同。总之,干流梯级、支流梯级,甚至第四、五级支流也搞梯级开发。
如今,西部的这些陡峭山峦间,已经成为国内几大电力集团的巨大工地:以往人迹罕至的山沟,如今车水马龙。过去水急浪高的峡口,现在已被水泥大坝拦腰斩断。照这样的速度,30年之后,长江、珠江、澜沧江等都将成为无数断节连接的阶梯,大江之水不再是天上来,而是“梯”上来,西南的天然河流将消失殆尽。
在这场繁忙的跑马圈水运动中,透露着我们对能源的巨大需求。
近年来,由于经济的持续强劲增长,使中国成为全球第一煤炭消费大国,是仅次于美国的第二石油、电力消费大国。由于煤炭、石油都是不可再生的资源,太阳能、风能等新兴能源的商业化应用尚需时日,因此,水电便成为中国当今惟一可以大规模开发的可再生能源。
从汉源县乌斯河到乐山金口河,是大渡河最壮美的一段。千百年来,滔滔江水切割出了2600多米深的峡谷,是世界上难得的地质奇观,而水电站的修建,无疑会使曾经的雄奇险峻减缓不少,曾经的气势磅礴变得平庸起来。
大渡河:不再奔腾的河流图片3
在金口大峡谷核心部位,装机68万千瓦的深溪沟电站正在紧张施工,巨大的吊桥横跨两岸,载重卡车源源不断地从高达十余米的导流洞中运出一车车弃渣,来自全国各地的建筑工人布满了长达2公里的工区。
一辆装满碎石的卡车从吊桥上驶过,扬起的灰尘让旁边指挥车辆的工人本能地转过头来,我看到他的脸上满是尘土和汗水。
“这个工地上人不少吧,”我上前问道。
“可能有几百人吧,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
“你知道这里是大峡谷吗?”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