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曾经被误认为“彝族”的侗族


□ 吴万源

  撰文/吴万源

  我个人的民族认定颇费周折

  中国的侗族约有300余万人,集中居住在贵州、湖南、湖北和广西壮族自治区。我1932年出生于湖南省怀化市通道县播阳镇陈团村贾寨。我在小学、中学读书时,只看到汉、满、蒙、回、藏、苗、瑶的称谓,侗族榜上无名。我在小学读书时,汉族同学歧视地喊我为“苗子”。我说:“我不是苗族,我是仲家。”我们不同于苗族,也不同于瑶族,更不同于客家。用侗话讲,我们自称为干或金,称汉族为甲,称苗族为缪,称瑶族为由。我心里对民族界限非常清楚,但用汉语称自己为何民族就不十分清楚了。

  1950年4月,我和同学们参加会同专署兄弟民族干部学校学习,在填写学员登记表时,有民族一栏,不知如何填写。年纪较大的同学说史书上称我们是“蛮夷”或“东夷”,我们可能是夷族吧。于是我们42个同学都在学员登记表民族一栏填为“夷族”。1950年9月,有人说“夷族”的“夷”字有歧视少数民族的意思,现在报纸上写的是“彝族”,改成“彝”字为好。因此,便改成了“彝族”。

  1951年12月,我出席在武汉召开的中南军政委员会民族事务委员会扩大会议时,遇见两位代表,他们讲的民族语言,和我讲的民族语言一模一样。他们是广西龙胜县的侗族。这让我很困惑。这件事经层层反映后,很快就有了结果。同是1951年12月,我参加在北京召开的民族事务委员会的会议,会议期间,中共中央统战部部长李维汉同志,安排我与四川的彝族代表、贵州及广西的侗族代表进行对话。对话结果,我与彝族代表对话,一句也没有对上来,与侗族代表对话,完全没有问题。就这样我由彝族改为侗族。我写信将此事告诉我的同学们和通道家乡的干部和群众。他们也陆续由夷族改为侗族。

  通道“夷族”和芷江“僮族”原来是侗族

  1951年6月22日至10月7日,中央民族访问团访问中南地区,共分三个分团,第三分团访问湖南省。我参加了第三分团的访问工作。在访问晃县、芷江县时,经过调查,确认晃县的主要居民为侗族,但芷江县有一部分人认为自己是僮族。

  湘西南和黔桂毗连相接的地方到处是崇山峻岭,山岭中每每开有小小盆地,别有洞天,自成一居住的自然区域,俗称侗或峒。两山之间必有小溪径流,也形成居住之地,所以山岳区的地名多以溪字见称。如古时著名的五溪、九溪、八洞、三十六洞。侗族,即居住山峒之间民族的意思。宋人朱辅《溪蛮丛笑>序云:“五溪蛮皆盘瓠种也,聚落区分,名亦随异,源其故壤,环四封而居者今有五,日苗,日瑶,日僚,日僮,日仡佬,风格气习大抵相似。”这里所指的“僮族”即侗族或仲家。

  晃县的侗族与芷江县的僮族,山连山,水连水,同属一种民族语言,历史、习俗、文化艺术、宗教信仰和民族意识都相同,因此,芷江县的僮族是侗族。通道的“夷族”、芷江的“僮族”,与晃县的侗族同属一个语系一个语族一个语支,语言、历史、习俗、文化艺术、宗教信仰均相同。因此,通道的“夷族”也正式改为侗族。湖南侗族就是这样识别认定和正名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中国国家地理》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曾经被误认为“彝族”的侗族”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