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双人旁


□ 程迎兵

1

徐小兵是被楼梯口一阵疯狂的鞭炮声给炸醒的。他看了看时间,早上五点十八分,他知道他又将迎来一位新邻居。

他的邻居总是更换不停。短则三个月,长则一年,他的邻居就要更换一遍,以至于他已想不起对面那间房子,最初的房主是哪位了。

对面邻居的朋友很多。透过猫眼,徐小兵看见邻居家大门开着,门口横七竖八放着款式不一的鞋子,各色人等在屋里走来走去。他一时无法分辨出谁是男主人,以及女主人。

直到傍晚,邻居才锁上大门,率至爱亲朋奔饭店去了。夜里九点多,徐小兵听见楼道传来粗重的脚步声,接着是开门声。他趴到猫眼前,借着昏暗的走廊灯,看见了一男一女两个背影,随后是重重地关门声。

徐小兵在客厅站了一会儿,然后对妻子说,嘈杂的一天总算过去了。

徐小兵与妻子在这个小区里住了近十年,从未动过要换套大居室的念头,这间七十二平米的屋子充满了生活气息,很养人。徐小兵与妻子结婚近十年了,儿子在寄宿学校上学,半个月回来一次。虽然他早已想不起他是怎么认识妻子的,但他还是一直觉得他的婚姻是幸福的。

妻子与邻居相处的状态,如同这个小城的大多数人一样,早上出门晚上进门,碰见了就点点头,面带微笑,彼此不问姓名,但她非常羡慕婚姻幸福的家庭。而徐小兵则不同,虽然表面上与妻子一样,但他羡慕每一个在婚姻状态的家庭,比如更换不停的邻居,他们向他展现出了婚姻中的千姿百态,因此他对邻居们充满了探索的欲望。

新邻居很安静,基本听不到有什么大的动静。其实这栋十六层的居民楼始终很安静,偶尔能听见电梯抵达时,那声“叮”的清脆声响。

那天晚上,徐小兵首先听见的就是这声“叮”,紧接着就是自家的大门被人擂得“咚咚”响。他让妻子去看看是谁,妻子在猫眼里瞅了瞅,然后打开了门。

徐小兵从房间里走出来,看见门口站着一个气喘吁吁的女人,她说她是他们对门的邻居,并急切地要求进门。他瞥了一眼这位女邻居,又看了看妻子,然后让她进了门。

妻子给女邻居倒了杯水,又热情地招呼她在沙发上坐下,徐小兵则走进房间看电视。过了一会儿,他听见这位女邻居的言辞变得愤怒,又过了一会儿,伴随着妻子劝慰声的还有压抑的啜泣声。徐小兵不知发生了什么,于是装作去喝水来到客厅,女邻居见他出来,抬起头朝他勉强笑了一下,徐小兵也看了她一眼,连忙说了声“你好”,然后继续看电视去了。

徐小兵看了女邻居一眼,也就是这无意中的一眼,让他对电视剧里的情节失去了兴趣。女邻居长发,及肩处的头发染成了淡黄色,呈波浪状。穿着一条宽松的多袋裤,平底的暗红色皮鞋放在门口,这是他喜欢的装束。

女邻居大约又坐了半个小时,然后在妻子的“没关系没关系,都是邻居嘛”声中离开了。一俟邻居出门,徐小兵迫不及待地想问妻子事情的前因后果,但他忍住了。他知道妻子会迫不及待地告诉他的,就像徐小兵每天都在收拾她留下的垃圾,而她同样每天也在收拾徐小兵留下的垃圾。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