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学者的品质


□ 韩石山

来的人不少呀,谢谢同学们。
本来我想讲《怎样做学问》,已经写了粗略的讲稿,这个题目太大了,不是一两个小时能讲透的,还是讲《学者的品质》吧。这是讲稿的第一部分。整个讲稿分三个部分,一是品质,二是方法,三是语言。这次的讲座是历史系办的,我把我的老同学孙益力先生也请了来,刚才我们一起喝了点酒;离的这么远,你们不管饭,他替你们管了。孙老师是历史系的教授,我也是历史系毕业的,比孙老师低一级。孙老师的学问比我好,我讲的不对的地方,老孙你可要指正呀,别误导了同学们。
最近太忙,这个讲稿准备的不充分,有的是新写的,有的还是旧稿子,你们看,连纸都不一样。这几张竖写的,是前年在北京大学讲的稿子。这两张复印的,是我嫌抄写麻烦,干脆就复印了。不是去街上复印的,那就更麻烦了,我的书房里就有复印机。我平常去哪儿演讲,都是写好讲稿的,这也是当教员当下的毛病,总觉得只有写下讲稿才叫认真。这次实在是太忙了,顾不上。不过,不要怕,只要思维清楚,总能把它们串在一起的。

品质,说到底是智商问题

先把这两张复印的讲了,要不一会儿忘了。
前些日子读张岱的《瑯(女睘)文集》,他的文采,他的气节,那是没说的。读的过程中,我有个发现,就是觉得张岱这个人实在了不起,数学好,脑子清楚。他是专攻了历史与文学,要是专攻数学,也会有成绩的。张岱这个人,你们该是知道的,是个典型的晚明文人,好像中学课本上选过他的《西湖七月半》。那是在他的《陶庵梦忆》里的,不是在《瑯(女睘)文集》里的。《瑯(女睘)文集》是他的一本杂著。
为什么说他的数学好呢,你们听听他的这段话,不念了,只说说大概的意思。在给泰山写的《岱志》里,他说,一座山啊,要是高上数十仞的话,离上十里远就看不见了,要是高上数百仞的话,离上一百里远也看不见了。可泰山呢,从泰安城里看去,不觉得多么高,可是到了黄河的船上,七百里远了,还能看到泰山像女人的螺髻一样。这样一想,泰山的高度哪是可以计算的。再算一下,山东的地势,高出江南不知几千万仞,而泰山又高出山东几千万仞,这样一来,要是从江南出发步行到泰山顶上,脚下每高出一咫尺,都是泰山的高度。你看,这脑子多清楚,数学多好!多少人写泰山,只是感叹登临怎样的艰辛,登上了怎样的一览众山小,从没有一个人用数学的方法算出泰山的巍峨高耸。如果有人编《泰山诗文集》,张岱的这篇是非收不可的,这不是写文章,这是做研究,做学问啊。
第二张是从最近一期的《传记文学》上复印的,是范曾写陈省身的文章中的一页。陈省身该知道吧,世界级的数学大师,诺贝尔奖没有数学奖,要是有,他肯定得了。晚年回国住在天津。范曾是个大画家,南开大学历史系毕业的。两个人是好朋友,陈省身最近死了,范曾写文章怀念他。文章里写了陈省身生前,他和陈的一次对话。范问:“人们对大师之产生各有所说,你做何解?”陈说:“一半机遇,一半天赋。”范问:“努力其无用乎?”陈略停数秒,出人意外地回答说:“每一个人都在努力,与成为大师关系不大的,成功与成为大师是两回事。”范曾接下来说,以他的体会,成为大师,必须具备三个条件,一是智,二是慧,三是灵。实际上,这三条的意思都差不多,只是表现在不同的方面,说白了就是聪明,有慧根,有灵气,一句话就是智商高。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