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安静写作


□ 苏历铭

  安静是一种状态,会给我们足够大的空间和足够长的时间,能够与生活拉开距离,认真审视自己所要表达的想法.进而才能深刻诠释内心真实的意图。

  我所说的安静写作,并不是要割断所有与外界的联络,完全处于一种与世隔绝的封闭状态,而是指内心能够有效剔除现世的杂音与诱惑,忠实于自己的内心感受和体验,表达出最真实的灵魂之声。古语说,“小隐在山林,大隐于市朝”,即所谓隐士看破红尘隐居于山林只是形式上的“隐”,并不是真正达到物我两忘的心境。相反,在最世俗的市朝中排除嘈杂的干扰,隐居于市朝而获得心灵清醒,却是“隐”的真正境界。偶尔寻找僻静之地写字,仅仅是安静写作的一种形式主义状态,而安静写作则是一种深入骨髓的生命态度,是一个诗人不可或缺的优秀品质。

  市场经济的迅猛发展已使中国经济总量规模跃居全球第二的位置,在这场来势汹涌又将愈加壮烈的财富大潮中,精神世界退缩到人类心灵的边缘。各种文学形式正不同程度地介入到娱乐狂潮之中,曾被誉为“文学之父”的诗歌,则成为现代人避之不及的无用之物。人们钟情诗意,却拒绝诗歌,诗歌文本已变成小众群体内部的事情。这或许是人类发展进程中的一个阶段或一个结果,在怀念诗歌曾经强盛和繁荣的同时,我们必须认识到,诗人群体变成当代社会生活中最为稀罕的动物。

  我善意地把写分行文字的人统称为诗人,他们构建着中国现代诗的全貌。在物欲横流的现代生活中,他们不辞辛苦地垒砌中国诗坛的梦想与光荣,其中也裹挟进来浮躁、轻薄、功利、媚俗等现象。中国诗坛正在渐渐丧失它的创造性,逐步沦落为表演的舞台,主张高于实践,活动大于创作,诗人多于作品,已经成为中国现代诗不容忽视的倾向。

  诗歌写作多元化以来,各种虚张声势的大旗此起彼伏地涌现于中国诗坛之上,某些诗人热衷于诗歌虚幻王国里的事件。他们忘记或者从未知晓诗歌写作的本质,非要把诗人称谓镀上华丽的花边,不断地在舞台上伸展自己的腰肢,然后努力告诉所有人:“看啊,这是诗歌界最美的舞蹈!”他们忽略文本而重身份,忽略写作而重名声,生拉硬扯地拼凑冷拼盘,然后冒充诗歌的盛宴。热衷于闹剧的制造已经成为中国诗坛的常态,现在,与诗歌本质相悖的种种诗歌现象比比皆是,而中国诗坛一直是这类寄生虫繁衍的土壤,他们堂而皇之地登场,煞有介事地上演肥皂剧。

  有些诗人并不明白安静是诗人的一个可贵品质,他们拒绝安静,俨然已经成为娱乐明星。安静地观察与思考,本可以改变诗歌表面化和苍白化的缺憾,但有些人似乎不再相信安静的力量,无法沉静下来,因此在鹊起的名声背后,我们阅读不到与之相匹配的作品。急功近利正成为诗歌界的传染病。

  安静会让人寂寞,它要求诗人远离现世功利性的诱惑,把心灵还原为一个诗人应有的心灵,否则他完成不了一个优秀诗人承担的使命。对于真正的诗人来说,安静是一种不可或缺的品质,一旦成为所谓热点人物,无疑是一种灾难。他要背弃文学安静的特质,在热闹和喧哗中逐渐丧失自我,而可悲的是,这种热点人物不是社会的,只是局限于诗歌界并自生自灭。写作应该是世界上最孤寂的职业,如同一个遇险者在荒漠上挣扎,没有人能够帮上他,没有人能够写出他内心要写的文字。遇险者要全神贯注地寻找到水源和方向,他必须一个人对抗,只有这样做,他才会从腹地走出来,完成他的思考和生命的作品。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