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批评的概念,还是艺术史的对象?


□ 余 丁

“毛泽东时代美术”这一命题能不能成为美术史的研究范畴,或仅仅作为一个批评的概念,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从普遍意义上说,艺术史的研究对象是艺术家、艺术作品、艺术现象,尽管现在历史学与文化批评、视觉文化研究的关系越来越密切,但是历史就是历史,历史研究应该有其内在的规定性,艺术史也不例外。
“毛泽东时代”是一个特定的历史概念,但对于这个概念的历史分期,它起始年代是不是在1942年,可以商榷。毛泽东是一位历史人物,是一位政治人物,以一位历史人物的名字来定义一个时代,在历史学上不是没有先例,例如18世纪末到19世纪初的法国,有拿破仑时代,它是以一位历史人物对历史产生影响的政治活动的起止年代来定义一个时代的。还有英国的维多利亚时代等等。
但是“毛泽东时代美术”是指什么?是指这一个历史时期的所有美术活动、艺术家和艺术作品,还是特指某种类型的艺术家、艺术作品,例如革命美术?如果是前者的话,我认为这一概念是没有意义的,因为按照编年史的顺序就可以包括这些研究对象,如果是后者的话,那么它作为美术史的研究对象就似乎有些不妥。
我们可以举一些艺术史上的例子来说明,大卫、格罗都是拿破仑的御用画家,但是在艺术史研究中没有人把他们视为拿破仑时代的画家,也没有人把他们的创作称为“拿破仑时代的美术”,他们仍然按照历史学的分期被划入18世纪末19世纪初的法国新古典主义。原先认为17世纪是巴洛克时代,因为巴洛克艺术作为一种艺术风格,对于17世纪欧洲美术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但艺术史界很快就否定了这一说法,认为17世纪还有其他的艺术现象如学院主义、现实主义等等。因此,把一个政治人物的行为或思想所影响的时期、或者某一种类型和风格作为美术史分期依据的时候,是应该慎重的。
艺术史研究是以个案为基础的历史研究。了解每一个案的特征,进而论证他们共同的特性,才能得出结论,才能够确定一个艺术史研究对象的时代特征。无论是风格学、图像学还是应用社会学的研究方法,都离不开个案。如果事先给出一个既定的框架,然后在研究每一个个案的时候套用这个框架,就难免会陷入一种既定的模式,陷入教条主义,而不能完全还原历史的真实。艺术史不能等同于历史研究、社会学研究或者视觉文化研究,或者其他任何研究,它更多地依赖于具体的图像,依赖于从具体的艺术家和作品出发。
“毛泽东时代美术”这一概念的提出,我认为其批评的意义重于艺术史的意义。作为批评概念,它可以成为研究某一个特定历史时期的特定美术现象,或者特定风格的工具或者方法。作为一种工具和方法,它能够为我们研究这一特定时期的美术现象提供社会学的、意识形态的帮助。但它能否等同于革命美术,我觉得仍然可以讨论。如果用这一工具简单地套用这一时期的所有艺术现象,我认为是不符合历史事实的,它只能是一种“想象”。从艺术史方法来讲,任何一种工具都有局限,都不是绝对的。例如潘诺夫斯基的图像学研究主要解决古代美术,特别是文艺复兴时期的艺术史问题,但面对西方现代主义运动,这种方法往往束手无策。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文艺研究》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文艺研究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