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狼 缘


□ 赵 凯

父亲原名赵庆年,母亲在父亲参加工作填表时为丈夫改名为赵英超。父亲这立行社会的名字,是爱情给的。
奔波在外经历的一些风险,父亲回家从来不讲,怕亲人担心;老了,病中的父亲拉着母亲的手,才唠点嗑儿。比如那次遇狼,这是父亲此生惟有的一次与狼相识——野狼、真正的狼!
父亲参加工作组,赴长白山区,一回外出调查,独行山路,迎面就撞见了那狼,那传说中的狼。父亲生在平原,没见过狼,光听说过狼,此刻,心里的狼与眼前的狼合而为一了;父亲恐惧而坚强地站定了,狼也坚强而恐惧地迎在那儿,目光与目光较量着——我想像中用手去牵拨父亲与狼的凝视光线,感觉很有弹力,扯不断!
对峙中,人不敢跑,狼不敢冲,太阳宽容的笑瞰着——
终于,山弯转出来一辆牛车,吧狼冲跑了。太平平了:我不甘心!总感觉父亲与那狼应该有一场精彩的交锋,那此阿是我的父亲。于是,想像中的我仿如化作了那只狼,蹲在了父亲面前——
这只狼,形象优美,线条健俊,毛色不是死寂的灰白,而是奶白色,流溢出一派活的生命力,着狼眼,能看透很多东西,甚或看到有些人眼也看不到的,必然它看到我父亲身畔还站着个人:这人不是孤立的!
在路上,人与狼面对面相峙,眼看眼进行目光交流,精神对话,想像那狼骄傲欺问:你为啥不瞪我?
父亲作笑说:我不爱瞪人;
我倒是感觉父亲的一生中,不会瞪人!所以,他才会正步走过那比这狼不知可怕多少倍的“文革”啊。狼的眼光像钢锥飞来,我父亲的目光是三昧真火,能熔之:
狼疑惑了:人见了我,不是瞪我,就是怕我:你不瞪我,咋还不吓得往回跑呢?
父亲镇静笑说:因为,我要往前走,我、必须走过去;
我想父亲已做了必要时拼命相搏的准备,他既怕狼又爱狼,像对待一个陌生的有好感又需防范的人;狼的眼光化作了漫天箭雨,人的目光成为了涅槃的圣火,一羽羽飞矢都瞬间炭红了。
狼又问:你要过去干什么?
父亲端色说:我要去救人;
狼思索蹙眉了自语般道:救人?
——狼的眼光之箭炭化后又变成了长出新叶的绿枝,人的目光由野火幻作了生机淙淙的流水,滋养和平。
有一位女同志,有人密告她是叛徒,我已调查清楚,是诬陷,我必须赶回去,为她澄清,时间紧迫,我怕她会死去,被杀或自杀!她还有个吃奶的孩子啊——
像对一个人在倾诉。或许父亲的成功,就在于把它当人看了;父亲一生的言行,都是这般情怀!父亲的目光是复苏的春风,是有血脉的夏日阳光。是饱熟的秋色,在这冰天雪地中像是改变了季节,唤萌了那狼的动物本性中的生命情怀,目光对接中,心血也在交流,驯化了狼的心,那狼眼慢慢变为人眼了,她(他)——不知是男狼女狼——说: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