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未分类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遥想春秋当年


□ 任 远

  你可以说这部书是某种介乎于历史、小说和散文之间的文本。某种程度上,该书继承了易中天在百家讲坛里讲三国所重建的新草根史学的传统,是一种现代版的说书和演义。在刀光血影的大历史背后,那些民谣仍然迢迢地传递着一种温婉的情怀。
  “有中国人的地方,就有春秋”《癫狂的列国》的封面上印着的这句话,在我看来毫不夸张。十三经里,春秋三传就赫然占了三席“轴心时代”的那一段故事,作为每一个昔年{卖书^都烂熟于心的中国历史的童年记忆,无疑是深藏于华夏民族集体无意识中的文化基因。而这一段记忆和基因,实可以用“癫狂”名之。
  
  春秋列国,真话假说
  
  《癫狂的列国》全书以母子陷害,兄弟相残的郑庄公本事开篇,此后,32篇连贯而独立的春秋往事中,重复的无非是叛乱,复仇,弑君,夺妻,乱伦。这不是虚构的江湖,而是真实的历史。司马迁这样评论那段时期:“弑君三十六,亡国五十二,诸侯奔走不得保其社稷者;不可胜数”。展书阅之,满眼尽是礼崩乐坏,人心惟危,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尔虞我诈的生存之道。齐恒公想尝尽美味,易牙就不惜烹了自己三岁的儿子。人性的乖张已经超出了任何底线。
  因此,《颠狂的列国》的中心主题正是政治、性与暴力。其中的政治,当然是以最中国化的方式,即权谋运作展开的。在该书中我们一再看到,大国崛起(郑、齐、晋、楚)的路径,通常是先搞内部改革,一俟富国强兵,即通过多国集团峰会(会盟),发动“同盟国”与“协约国”之间的交战,无数小国即不得不灰飞烟灭。就如何在政治交易中进行颠覆和反颠覆而言,后来所有的史事多数只能充当春秋的注脚,所以历来权谋大师都要从中汲取养分。1960年前后,毛泽东在关于苏联《政治经济学(科书书)》的谈话中谈到了《东周列国志》,毛说:“郑庄公这个人很厉害。在国内斗争和国际斗争中都很懂得策略”,如果考虑到当时中苏交恶的背景,毛的话仿佛意味深长了。另一方面,如果没有性和暴力参与其中,政治就会缺乏美感。倾国倾城的美女必须误国误君,才可入史。孔夫人、文姜、宣姜、息妫、哀姜,骊姬……作者看来特别擅长操弄这些能撩起郁郁男人心思的红颜祸水的母题,并且在叙述中每每使人感到,只有典型的非女性主义的立场才有可能是一种人性的立场。
  诚然,《癫狂的列国》远非叙事史学,但也不同于通常的历史小说,因为它并非以刻画人物性格和描述曲折情节为目标。大多数时候,作者小心翼翼地紧贴着《左传》所勾勒的场景,重要事件都一应其旧,只是在部分时话上进行有限的虚构,而即便这样做的目的也不过是希图引起读者的愉悦。你可以说这部书是某种介乎于历史、小说和散文之间的文本。某种程度上,该书继承了易中天在百家讲坛里讲三国所重建的新草根史学的传统,是一种现代版的说书和演义。
  
  大历史背后的民间温情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南都周刊》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南都周刊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